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不丹】是命中注定的旅程 - 不丹九天八晚之旅

本帖最後由 chengfeng 於 2015-8-31 09:41 編輯

小妹在過去五年曾五度去到不丹旅行, 累積了不少不丹旅遊資訊和心得, 寫下過百篇不丹旅遊的網誌, 在這帖媟|集中跟大家分享資訊性資料, 務求讓大家最簡單快捷掌握如何計劃不丹旅行.



小妹的不丹旅遊網誌 - <<不丹: 是命中注定的旅程>> : http://www.venus-travelling.blogspot.com



歡迎到<<不丹: 是命中注定的旅程>> 的facebook page 給 like, 即時接收不丹旅遊最新資訊 : [url=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url]



不丹之旅Bhutan - 31 Mar 2010 (Day 1) - Paro帕羅 ~ Paro Airport帕羅機場 (Part 1)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0/05/bhutan-31-mar-2010-day-1-paro-paro.html



酒店03:30am morning call, 03:45am我已到酒店的餐室, 曼谷的機場酒店比較貼心, 知道住機場酒店的人多會趕飛機, 03:00am早餐便開始, 不過清晨的早餐不包括豐富的各種自助餐食物, 只有三兩款麵包多士可選, 而且我自覺有點趕, 匆匆吞了一個牛角包, 手中再拿了一個便離開. Concierge 的工作人員指示我到大門上車, 小麵包車已在等候, 送我和其他客人到曼谷機場.



不丹皇家航空Druk aAir 在W櫃台, 也就是曼谷機場離境大堂最右端. 排隊等候辦登機手續的乘客似乎不多, 絕大部份的外貌都是南亞裔, 應該都是不丹人吧, 看來沒有幾個西方人士, 又或者像我這樣的東亞人士.



我依網友提示, 要求要左邊後排的窗邊位置, 因為這樣可以看到喜馬拉雅山的雪嶺, 我來得早, 乘客也不多, 可以取得好位置, 不過地勤人員指時間尚早, 不可以安排我坐太後, 讓我坐第18行, 如果起機後還有位置, 我可以自行後遷. 排隊時間不長, check-in手續也很快, 約04:30我已完成check in.



五時多過了海關和安檢, 入了禁區商場閒逛, 約05:40, 我們登機了. 天仍是深藍色的, 襯著白底橙字的Drukair機身, 很醒目, 我們乘機場巴士到飛機前, 然後步上樓梯, 進入機艙. 見到身穿女裝國服kira的空中小姐在安排客人坐下, 不過空中少爺只穿普通空中少爺制服而不用穿男裝國服gho



飛機不大, 經濟艙左右兩邊每邊三個座位, 商務客位五排, 每邊兩個座位, 共二十個座位, 全機124個座位, 飛機雖小, 不過不是又舊又殘那種, 而是新型舒適的, 完全沒有殘舊二手的感覺, 全機由三位空中小姐, 一位空中少爺照顧. 飛機上當然沒有甚麼影視娛樂設備, 就連在頭頂放下來的電視也沒有. 不過看座位前放著的Druk Air航空公司雜誌, 倒有板有眼, 一點也不差於國泰港龍.




KB131準時0600起飛, 天也開始亮. 飛了大約半小時, 天空變得全清藍, 感覺清新得很. 空中服務員開始供應早餐, 飛機餐應該不是不丹口味吧, 只普通的spinach通粉薯餅等等.




飛了兩個多小時, 終於見到喜馬拉雅山的雪頂, 很美, 但看不到很清, 更難用傻瓜機拍得很清, 因為雪層很厚, 看不到網友拍回來的整個山脈, 而只看到小小一截的頂峰, 雖然這小小一截已教人傾倒. 然後見到深綠的山坡, 山離飛機比平時見到的近, 能想像這裡的山高很多.




就這樣時而深綠山坡, 時而純白雪頂的又飛了個多小時, 空中小姐也再來了一round飲料. 機長說因為氣流關係, 會盤旋多一會, 等時機降落. 那也好, 我看了很多雪山的美景, 見到有好些房子建在很高很高的山上, 真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會爬上這樣高的山, 四野無人, 然後自己在這個地方建屋生活.




本來的航程大約兩個多三個小時, 結果我們在這個天朗氣清的天氣下飛了三個多小時, 有最少一個小時也是在不丹上空盤旋, 氣流這回事真的難說, 而且據資料所寫, 帕羅機場是世上其中一個最難降落的機場.



終於我們開始降落了, 飛機離地面越來越近, 開始見到跑道, 更見到機場附近也有民居和田地. 我們的班機在不丹時間09:20am在不丹帕羅機場安全著陸, 原應08:00am著陸, 遲了一個多小時.






乘客們都急於下機, 我倒不慌不忙, 排隊從機尾下機, 走出機艙, 吸到不丹第一口空氣, 陽光普照, 清涼氣爽. 我到了不丹帕羅Bhutan, Paro.





看出去, 機場的控制塔和機場大樓, 一如資料所述, 都是不丹傳統建築的樣子. 我們的班機旁邊也停著另一部飛機, 他們也是剛降落, 乘客們也是剛下了機不久.




拍了照, 走到入境大樓, 旅客們都在排隊等候. 大堂的柱, 牆壁, 天花都有民族特色圖案裝飾, 電視機放著介紹不丹的宣傳片, 打出 “歡迎來到雷龍之地 (Welcome to the Land of Thunder Dragon.)”的字樣.





其實排隊等候辦入境手續絕對不是網友說得那麼慢, 而且入境關員都是用電腦辦手續, 由我開始排隊到辦完手續也只大概15分鐘. 辦完手續轉右出去已是行李輸送帶, 是短短一條輸送帶, 小小的一個行李大堂, 我的班機人不多, 行李也當然不多, 很快我已取到我的行李.






過了海關, 已是機場門口, 似乎沒有機場大堂, 我見到好一些穿上國服gho的導遊們聚在一起, 他們在談天, 也在留意著每位從機場走出來的旅客, 有的也有拿著名牌, 但為數不多, 有一些導遊在瞥了我一下, 然後又轉開目光, 我也有小心留意有沒有人拿著我的名牌, 不過當我穿過了那一堆導遊群之後, 依然沒有人上前招呼我, 我拿出我的service voucher, 上面有不丹這邊旅行社和負責人的名字, 我上前問正在等候客人的導遊, 這兩, 三個正在聊天的導遊們, 轉頭看我的service voucher, 又回頭到他們那堆導遊中議論和顧盼, 在這會兒一個瘦削的身影從人群中探頭出來, 他就是我的導遊 “大叔”.



旅程之前, 我知道就算只有我一個旅客, 也會有一位導遊和一位司機陪伴全程, 我只希望導遊先生就算是一個 “大叔”也不要太老, 也不要太 “佬”, 我也在想, 不丹這邊的旅行社可能也會知我是一個年輕女遊客, 可能會給我找一個比較年輕一點的導遊先生吧, 大家年輕人, 路途上會輕鬆愉快一點嘛.



結果我的導遊“大叔”一點也不大叔, 他是位陽光氣活潑開朗而健談的年輕男子, 他上前跟我握手自我介紹, 他叫Chencho Dorji. 他一手幫我接過行李箱, 帶我到我們的旅遊車, 車就泊在機場外的露天泊位, 是輛白色四驅車, 黑黝黝胖子司機叫Lhama, Chencho問我想坐前排還是後頭, 好事的我選了坐前排, 方便看風景和拍照, 於是Chencho坐到後座, 我們便開車出發.



旅遊車開出機場, 還不到上午十時, 我們沿著田場和小河駛離機場.






“你有甚麼想玩的, 想看的, 想做的就告訴我, 我會盡力去幫你完成的.”Chencho說. 從他的語氣神情, 我感覺甚麼是"使命感", 或者在他心目中, 他不是一個導遊, 他是一個向遊客介紹不丹文化的使者.



出發前我到圖書館借閱有關不丹的書, 然後上網找資料, 看人家的blog, 出發之前那一晚, 我寫下我看過資料後想在旅程做的和買的wish list.



“明天上虎穴寺, 我想騎馬上去.” 我說.



“行, 我待會打電話給horse owner預訂.”



“我想泡熱石浴(Hot stone bath).”



“沒問題, 我會安排.”



“我想看人們射箭.”



“可以, 我也會跟我的朋友比賽射箭, 我可是射箭好手來的, 常常會贏.”



“我可以試一下射箭嗎?”



“嗯….” Chencho頭側側的, 可能有點抓不著頭.



“不丹女人射箭嗎?”



“我們的國家代表隊中有女箭手, 不過日常來說, 女人都不會射箭, 女人們會為男人帶來食物和酒, 然後在觀看射箭.”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本帖最後由 chengfeng 於 2015-6-27 19:18 編輯

不丹之旅 Bhutan - Paro帕羅 ~ Ta Dzong國家博物館 - 31 Mar 2010 (Day 1)(Part 2)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程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0/05/bhutan-31-mar-2010-day-1-paro-ta-dzong.html

才幾分鐘車程, 我們已到了市中心地帶, 在這, 連加油站也是傳統不丹式建築. 我們駛入大街, 大街的兩邊是整齊的不丹式樓房, 全都是兩, 三層高. 我們先去銀行兌點不丹幣Ngultrum (Nu).

Bhutan National Bank在那些一致的不丹樓房中, 不是Chencho帶著, 但從門面真看不出是銀行.走入銀行, 櫃檯裝修以鮮藍色為主, 吊扇, 矮桌, 矮椅, 我覺得像郵局多一點. 我們走到最入面的櫃位, 前面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叔帶著一個幾歲小男孩.

“這是我的Uncle, 這是我的姪兒.” Chencho說. 早知道不丹人少, Paro人不多, 走到街上人人認識, 不是朋友便是親戚.

“他會英語的, 你跟他說話, 他聽得懂.” Chencho嘮著嘴指他的姪兒. 不丹人從小便在學校學英語.

我試著以英語跟小男孩說話, 不過一如預期, 孩子怕生, 不肯理睬.
我帶了三百多元美金來, 另外再有港幣傍身. 我問Chencho應該兌多少錢呢? 因為正如資料所說, 除自費項目(例如上述的騎馬和熱石浴)和買紀念品之外, 遊客是不大要用錢的.

“先換USD100吧, 不夠再換.” Chencho說.

櫃位小姐把USD100兌成Nu4213遞給我, 全都是紙幣, 大部份都是比較殘的舊鈔, 只有Nu 1是新簇簇的. 我在香港以HK$7.783兌USD1, 即是說我的兌換價是HK$1對Nu5.41.

不似網友所述, 我基本上沒有怎樣的排隊, 櫃位小姐也很快處理了我的服務, 由走入銀行至走出來, 大概只需五至八分鐘.

Paro的市中心的確如網上資料所說, 兩條大街而已, 比起香港旺角西洋菜街和彌敦道當然不可相提比論, 以人流量計, 可能連沙田大圍大街也比不上, 我反而想起藍地大街. 不過Paro大街很整潔, 沒有垃圾, 停泊在路兩旁的車, 車身光潔亮麗, 看上去好像全都簇新似的.

然後我們回到旅遊車上, 到酒店去. 酒店Tandiling Resort在離市中心大概五至十分鐘車程, 在小山丘上, 似乎晚上很難出去市中心逛逛. 酒店當然也是傳統建築,在不丹這麼多天, 沒見過一間不是不丹式的建築物.

酒店的房間是以兩間為一組的獨立一層小屋, 散佈在酒店接待處和餐室小屋後面的山坡. 我的房間近著酒店接待處, 房間很大, 有客廳, 電視前有茶几和藤梳化, 有梳妝台, 有一大一小兩張床, 衣櫃. 房間, 床鋪, 浴室都很整潔.

Chencho讓人送茶點進來房間, 他留下來陪我吃茶點.

“我昨天才剛送走來看Tshechu的客人, 今天你便來.”

Tshechu(祭秋)是不丹的的節慶, 我常常發音不準, 說了另外一個不丹字出來, 所以我們後來還是叫Festival算了. 不丹不同的城市的Tshechu時間不同, Paro Tshechu在三月尾, 一連四, 五天, 就在我到不丹前一天完結. 很多遊客特別為看Tshechu而到不丹, 所以要很早籌備, 網上說之前半年至九個月要著手聯絡旅行社訂團, 我籌備到不丹的日子短, 當然訂不到在Tshechu時期去不丹.

“你看這個門匙扣, 是個陽具模型來的.” Chencho笑說. 一早已在網上看到百遍說不丹人對陽具的崇拜, 在住宅外牆畫大大個陽具圖像以辟邪和期求家宅興旺, 不過倒沒想到酒店會這麼幽默, 以陽具模型為匙扣.

Chencho怕我太早起床又乘了這麼久飛機, 要我先休息一會, 十一時半在大堂門口見, 今天我們會去參觀國家博物館和Rinpung Dzong.

這天天氣也涼, 不過有太陽, 不算太冷, 我只穿中身外套, 薄長袖上衣, 短絨裙, 厚襪褲, 皮鞋, 加上頸巾已經夠了.

我們駛車出發, 沿路Chencho指給我看, 是在不丹其他地區的民眾, 特別來到Paro參與Tshechu, 就紮營在Paro一些空地上住上幾天, 他們已開始陸續拔營離去.

我們來到我不丹之旅的第一個景點, 在山崗上的Ta Dzong. 這奡X百年前是watchtower, 負責保衛前面Rinpung Dzong的瞭望塔, 現在改為National Museum.

Chencho在大閘外的售票處買了票, 我們入閘走到博物館門口, 要在門口的守衛室放下隨身袋和相機, 之前看資料也知道不丹很多寺廟和Dzong的內部不可以拍照, 要遊客放下隨身袋也不奇怪啊.

門口走進去應該是四樓吧, 博物館內部較暗, 呈圓形的, 我們一層一層、一圈一圈的走, 先走上頂層(應該是六樓), 再沿路走下去, 走到底層. 我們由四樓唐卡開始, 繪畫的唐卡, 刺繡的唐卡, 幾百年前的唐卡, 幾十年前的唐卡, Chencho細心講解唐卡堶悸漲繸苳H物和故事, 又回答我的提問, Chencho說唐卡不一定是在寺廟, 百姓家中也收藏唐卡.

走上上層有幾十年前的不丹老照片, 有郵票, 有一班不丹婆婆爬上來, 有禮的Chencho上前跟她們打招呼, 談了幾句, Chencho說她們是來參加Tshechu, 順道來Ta Dzong參觀一下, 她們之後便會回家去.

不丹的郵票是挺出名的紀念品, 不過出乎我意料之外, 不丹郵票的內容, 不一定圍繞不丹的生活, 更多時候是世界大事, 例如太空人登月. 另外見到一款 “音樂郵票”, 我之前看資料看過, 外形有點像很小的CD, 但出品日期是70年代, 那時應該未有CD, 可能是當年的唱片, 放入唱盤堣@樣可以播放.

入到其中一個房間, 有一尊四面的佛像, 每一面是一個佛教派系, 佛祖和周邊的雕像器具均呈不同的派系的風格, 有漢傳佛教的模樣, 有不丹的藏傳佛教的,

我們入到一間滿是佛像的展廳, 金身的, 銅的, Chencho說凡是供佛的, 面前都會放的水都是七碗, 佛像多是佛祖, 第二佛也即是蓮花生大士, 還有統一不丹的國王, 和其他佛教人物的雕像.

走下去有不丹傳統服飾, 不同階級的人戴的不同顏色的scarf, 硬幣, 憲法, 武器, 牢房, 古代生活用的器皿, 工具, 當中見到一個很聰明的計時器, 是一個漏斗, 倒水去下, 一滴一滴的, 滴完一碗就等於一小時.

慢慢走慢逛逛, Chencho見我很有興趣的看, 他便很耐心的每一樣展品的慢慢解說. 走到地面層出了Ta Dzong後門, 已經下午一時多. Ta Dzong後門是兩個很大的金身轉經輪,  我不知怎麼的很喜歡轉經輪, 更喜歡轉轉經輪.

“我可以轉這兩個轉經輪嗎?”

“當然可以, 不過要順時針方向的轉.”

我很高興的在轉轉轉, Chencho也大力推另外一個轉經輪.

出面是一個山坡, 看下去是Rinpung Dzong, 再看出去是Paro市的景色, 在這塈畯怚i以見到Paro機場, 其實Paro的確不大, 而且也只是那兩條大街多一點密集的建築物, 其他地方的建築物都是分散在田間.
我們兜斜路回正門, 取了袋和相機, 我們再回到Ta Dzong後門拍照.

“來之前我看網上資料, 以為gho都是橙色鮮色格仔之類, 我沒留意到原來也有純黑色的gho.” 今天Chencho穿了黑色的gho.

“其實gho有很多顏色, 白色的也有.” Chencho說.

我們乘車下山回市中心, 沿途遇上兩父子在放一堆黃牛, 這些黃牛走在大路上, 塞在我們面前. 司機Lhama不急, 不氣也不響按, 只是減慢車速, 放牛父子也不動聲色, 沒有招呼黃牛們要避開, 只是他倆個自己走到路旁. 車子慢慢駛近, 大小黃牛們應該很習慣路上的汽車, 牠們慢慢地散開在道的兩旁, 我們便駛過去.

一會便回到市中心, 我們上了大街其中一間樓房, 餐廳就在二樓. 餐廳只有我和另外一桌的西方客, 我剛坐下他們便走了, 全餐廳只淨我一個客人, 可能我來得太晚了.

我一個人他們給了我七餸一飯, 飯是紅米飯, 餸有肉, 有椰菜花, 甜薯, 乾魚, 還有一道我不知道是什麼菜類條狀植物, 我直看得縐眉, 沒一樣我吃的, 幸好再來了一碟乾餃子和不丹名菜Ema Datshi. 之前看資料說不丹菜很很很辣, 行前我已經開始 “練習”吃多點辣, 也做好辣的心理準備, 結果^面上的菜一點也不辣, 還有點甜, 怪不得Chencho不跟我一起吃飯, 這些對他來說完全不夠辣.

幸好還有Ema Datshi, 是芝士辣椒 (上圖有匙的一碟), 吃Ema Datshi也是我的wish list上其中一項, 在香港我是不會把青紅辣椒放進口的, 不過在這埵騊菄菑h汁, 很惹我興趣, 辣不過如果沒有咬中辣椒梓, 也不會太辣, Ema Datshi滿足了我對辣的期望, 吃多我吃不了, 不過我總愛撈一點來伴飯調調味.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不丹之旅Bhutan - 31 Mar 2010 (Day 1) - Paro帕羅 ~ Rinpung Dzong帕羅宗 (Part 3)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0/05/bhutan-31-mar-2010-day-1-paro-rinpung.html

飯後, 我們便出發到Rinpung Dzong. Rinpung Dzong也就是Paro Dzong, 在不丹, 通常是大城大鎮才有Dzong, 一般都是政府和僧人共用, 一半是政府辦公室, 一半是僧侶的地方.

我們先走過一道木橋, 下面應是Paro Chu帕羅河吧, 然後要走好一段上山的路, 一直瞧著Rinpung Dzong的建築群走過去. 走在山坡上, 細心的Chencho怕我剛剛飛入山區, 會容易累著, 要我停停休息. 好事的我心急想繼續走, 不過他說也停停, 讓他戴上scarf.

這scarf是很長很長寬寬的一件, 麻質的感覺, Wiki說正名是Kabney, 平民戴的是白色, 國王和國師Je Khenpo是黃色的. 戴上scarf是有特別的方式, 要戴好也要整理好一會, 我沒有留神, 也忘了拍下, 只記得scarf由左肩至右臀腰的位置從背後兜著, 在左腋胸前位置打結. 不丹男子每逢到正式場合或者是進入dzong也要戴上scarf.

“我們的司機Lhama的名字是真的嗎? 跟 “喇嘛”一樣呢.”這個問題我想了一個早上.

“是真的, 他父母找喇嘛幫他改名, 那喇嘛就幫他改名也叫 “Lhama”.”Chencho答.
來到Rinpung Dzong主樓門前的空地, 有一支旗桿高高的掛著不丹的黃橙龍國旗, 我問: “你們做學生時要學畫國旗嗎?”

“要呀.”Chencho答.

“龍很難畫呀, 怎會畫得好呢?”

“不怕, 慢慢畫便行.”Chencho微笑的說.

我們走進Rinpung Dzong, Chencho給我講解沿路的牆壁的佛教繪畫, 例如四友寓言, 蓮花生大士, 東南西北四大天王等等. 走入內庭, 很典型的不丹Dzong建築, 以白底橙花黑木為主, 襯起上來高雅清麗, Dzong的好些室內地方, 不許拍照, 不過內庭露天的地方都可以拍照的. 我們停停走走, 又爬上二樓, 遠眺Paro市全境, Rinpung Dzong的設計很和諧, 我們好像遇不到其他遊客, Dzong內也只是偶然有一, 兩個喇嘛走過. 我們慢慢的在Dzong內慢步, 不過開放給遊客的地方不多.
  
我們離開Rinpung Dzong時, 我在大門回望一下石梯, 好面熟, 應該就是梁朝偉和劉嘉玲和一大班喇嘛拍結婚照的那一道石梯吧.
   
離開Rinpung Dzong, 我們駕車回酒店, 就在回程途中, 我們遇見有人正在射箭, Chencho一看見立刻叫Lhama停車, 然後帶我下去看.

我們走到箭靶附近, 跟另外幾個西方遊客在一幅應該特別為保護觀眾免受箭傷而起的石屎牆後躲著, 牆身上有個小孔, 不知是不是特別讓觀眾可以從這個小孔觀看對面搭箭拉弓的情景.

箭靶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小, 絕對不是我們常見的那種人視線高度, 大圓形一個圈一個圈色環分明的那種, 而是小小的一個長方形木牌插在地上, 木牌上畫上一個小圓圈, 箭手們都正站在對面, 向這邊放箭過來.

所謂 “對面”, Chencho說有150米的距離, 我就覺得那個距離遠得不要說射中圓心, 要讓箭碰到箭靶也似乎極難.

Chencho說現在很少人用傳統竹製的弓箭, 人人都用美國製的鋼弓和箭, 當然他自己也是, 美國的弓箭很貴, 一把弓可以賣百多至幾百美元, 不過包保養, 如果弓壞了, 可以拿到不丹的代理商處, 他們會把弓運回美國維修, 同時會即時拿另一把弓給客人使用.

箭手們從150米外射箭過來, 不一定能射中箭靶, 但每一箭都一定能射過這150米的距離, 到達箭靶前後的位置, 臂力實在相當.

射了好多回之後, 似乎對面的箭手都把箭射完, 他們一同由對面走過來, 見他們也不是人人穿gho, 有些人是穿普通長袖上衣牛仔褲, 有年青人也有中年人, 當然全都是男士.

他們過來, 先拾回自己的箭.

我問Chencho: “是有特別記號讓他們認回自己的箭嗎?”

Chencho說箭都會有不同顏色, 記號或編號, 所以可以找回自己的箭, 一支箭也要兩, 三塊美元, 我們就見到其中一位箭手的箭身破了, 不能再用

Chencho說, 再加上射箭的其他裝備, 如護臂, 護指, 箭袋, 弓袋等等, 是十分花錢的消遣活動, 不過不丹男人人人都愛射箭, Chencho更當然是其中好手.

各自拾了箭, 比賽又再次開始, 我們再看了好一會才走.

回到酒店, 大約下午六時, Chencho約我七時到酒店餐廳吃晚飯. 我回房中休息, 電視有幾十個頻度, BBC, CNN都有, 還有很多印度頻度. 看看不丹的電視, 見到不丹的電視有不丹電影的宣傳廣告, 應該是愛情片吧, 雖然聽不明白簡介內容, 不過看上去, 倒有點印度愛情片感覺.

我進浴室洗澡, 日落之後天氣冷, 我也挺擔心會如一些網友所述會有沒有熱水或水壓不夠的情況出現, 結果是浴室的設備非常良好, 熱水夠, 水壓足, 浴室整潔, 光線充足, 比起歐洲某些酒店還要先進清潔.

坐到梳化前再看電視, 看到不丹的BBS (Bhutan Broadcasting Service)節目, 幾個穿gho的男人圍在桌前認真議論, 大概是時事議論吧, 都是說不丹語, 聽不懂.

七時去餐廳, Chencho跟我一起吃飯, 晚餐他們也是端來一大碟紅米飯幾碟小菜, 不太難吃但一定不算好吃, 而且又不是不丹菜, Chencho沒吃我這些菜, 他叫廚房另外拿了一碟飯菜給他, 一大碟紅米飯, 再加一大堆辣椒辣肉等等, 我要了一點點來吃, 果然辣得不錯.

Chencho的英語會話很好, 流利清楚, 而且詞彙比我還要多, 他說因為他在做了很多年導遊, 很多客人都是美國人, 說多了聽多了, 所以說得好.

“我已幫你訂好明天的馬, 不過馬不能走完全程, 最後一段要你自己走, 下山也要自己走, 不過你放心, 我會陪著你一起走, 萬一你走不動, 我會背你走.”Chencho的樣子很認真, 絕不是開玩笑的樣子, 看來他真的誠心誠意一定要帶我上到他們神聖的虎穴寺中.

“馬兒能幫我走多少呢? 我自己要走多少呢?”

“馬兒可以幫你走百分之八十的路吧, 餘下的百分之二十要你自己走.”

“你有沒有行山拐杖可以借我用呢?”

“有的, 我會帶來, 別擔心.”Chencho細心也小心, 我才不擔心.

“天氣冷, 你們只穿gho, 不夠呢.” 畏寒的我, 剛洗完澡時著實覺得冷.

“我們會在堶惇鵀h點厚衣, 也會穿襪褲, 還會把手縮進gho.” 說著Chencho寒著背的把手縮進gho, “或者這樣的把兩手收起來.” 他把兩隻手做一個 “請請”的動作併在一起.

飯後我走出酒店去看一會星, 天氣都頗冷, 有點風, 我穿了長褲, 薄中外套, 長袖上衣, 圍巾, 僅僅可以. 沿路沒有路燈, 附近的屋子的燈也照不到這, 路很黑, 之前我看過網友提示, 帶了手電筒, 所以沒問題. 抬頭望天, 雖然雲層一忽兒這邊, 一忽兒那邊, 我總未能看見一整個星空, 不過在天空的不同部份, 我仍看到很多星星, 雖然冷, 但很舒服, 我很久沒見過這樣廣闊的天空.

在小山崗上看下去, 看著Paro市的點點燈光. 還不知是心理作用, 還是光差的影響, 我還要背著山下的燈光望上天上, 以求更清楚看到天上星星. 雖然往山上走了一段路, 身子也熱了, 不過始終風大, 逗留了一會我便回房休息了.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不丹之旅 Bhutan - Paro帕羅 ~ Taktsang虎穴寺 - 1 Apr 2010 - Day 2 - Part 1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paro-taktsang.html

今天我們出發到虎穴寺去.



上車時, 我留意到他沒穿不丹男人的黑色長襪和黑色皮鞋, 改穿了白色小短襪和黑色運動鞋. “啊, 你轉了鞋襪.” 我指了指他的腳. “因為今天要爬山啊.” Chencho笑著點頭說是.

不一會Lhama已送了我們到虎穴寺山下. 我帶了背包, 當然是打算讓Chencho背的, 反正他絕對不會讓我自己背的, 背包堜韙F水和啤梨. Chencho拿了爬山拐杖, 準備好便出發.
先要走一小段上坡的路, 來到一個樹林, 前面已經見到好幾隻馬, 對於我來說不算horse, 只能說是pony.

馬主拉了給我騎乘的pony過來, 他們讓我在馬的右邊上馬, 我多年來習慣左邊上馬的, 一時間不曉得如何在右邊上馬, 熱心的Chencho和馬主已合力扶我上馬, 結果我上得笨手笨腳, 真醜怪.

上了馬我才發現, 原來馬主沒有給馬配馬韁繩, 只有一條拉馬頭的繩子, Chencho和馬主叮囑我小心抓緊馬鞍頭以確保平衡. 對於這些pony的安全性我絕對放心, pony們天天在這堣u作, 他們比誰都熟識這堛漲a形, 而且一看他們的神態, 便知道他們腳程有限, 完全快不了, 一定會安安穩穩的送我上山. 不過沒有馬韁繩始終可惜了點, 說到底我也是個rider, 沒有韁繩始終算不上ride, 充其量只是個乘客啊.

前面的美國家庭也全都上了馬, 大家準備好, 出發了! 他們讓他們家的大姐(其實也只有約十歲)先行, 然後是二哥(大約有八歲吧), 接著是媽媽和小弟, 爸爸押尾, 也就是在我的前頭.

我們做遊客的騎馬上山, 馬主和導遊們則要走路. Chencho很貼心的叫我把相機交給他,讓他幫我拍我在騎馬的照.

我很開心, 一直很希望可以騎馬就入森林, 爬上山, 在香港基本上沒機會, 上次在冰島, 很多時都在跑著泥路石屎路, 所謂森林都只是矮木林, 這次雖然我不是fully riding, 不過我可以騎著馬走到森林中, 我很開心.

Chencho在我後頭跟著, 我知他在小心的看著, 生怕我會掉下來. “Chencho, 你把相機給我.”我跟Chencho要回相機. “我以前去騎馬旅行, 是在正在跑著的馬兒背上, 單手拿著韁繩, 另一隻手拿著相機拍照, 完全沒問題的, 別擔心.” 一邊說, 我一邊在拍照, 拍森林, 拍前面的美國家庭, 拍山峰峻嶺, 也拍Chencho拿著拐杖背著我的背包健行的模樣. Chencho見我這個模樣, 似乎放心下來, 輕鬆的健行起來.

這隻小馬, 我坐著不用手也能騎得安安穩穩, 不是我炫技, 是前面的馬兒太慢, 我手頭上沒馬鞭也沒韁繩, 腳上本能反應的踢著馬肚要小馬加速, 但小馬一點反應也沒有, 只是努力的把頭栽進前面美國爸爸的小馬的屁股上. 而美國爸爸的小馬根本不覺得自己正在工作中, 迷迷糊糊的有一步沒一步的走著, 有時站著像忘記要上路, 我想趨我的小馬趕過牠, 不過Chencho拉著我的小馬說我的小馬要跟著前面的小馬, 沒法子, 有時馬兒特別脾性, 我們在香港很多時也會遇上某些馬兒一定要帶頭或者一定要押尾, 那好吧, 我便乖乖的坐在馬背上讓小馬背我上山.

路一直向上, 不平坦, 多石, 我們正穿過一片森林, 樹木不大但很高, 樹蔭遮著我們, 倒也清風送爽.

才走了不到十分鐘, 我的小馬又栽進人家的屁股, 回過頭來看看, 原來我們來到一道小小溪的小小分流處, 前頭還有一個以溪水轉動的大型轉經輪, 我前面的馬兒全都停下來.
“牠們在喝水呢!” Chencho探頭一看笑說.

我低頭看我的馬兒, “牠也在喝水呢!” Chencho笑說, 原來我的馬兒已探頭到轉經輪那邊, 喝著轉經輪下游的水.

馬兒們喝了點水, 馬主便趨著牠們前行, 沿路不斷上斜, 有一些不丹婦女在地上擺賣一些民族特色工藝品, 民族特色用品. 路面全程都是泥路, 有時是鋪得比較好的梯級, 有時滿佈石塊, 前面的馬兒很慢, 我也沒打算要趨快我的馬兒, 就讓牠跟著人家好了, 就是有時我的小馬很喜歡把頭和身探出山崖的一邊, 雖然我知小馬熟路, 雖然我知小馬不會發癲拋我下山, 但我也不想小馬的馬身那麼向外傾, 可是不論我是如何努力的以多年練就的腳法去踢小馬, 小馬也不作理會, 我也嘗試拉扯繫著馬頭的小繩, 也沒甚反應, 唯有放棄.

在香港學騎馬, 我們只會把腳尖放在腳踏上, Chencho見到, 緊張的走過來, 認真的把我的腳塞進腳踏才放心, 我見狀不禁失笑: “Chencho, 我在香港的騎馬訓練, 教我們只能把腳尖放在腳踏上, 因為萬一會墮馬, 腳掌不會卡在腳踏堭慾ㄓU來讓馬兒拖行.”不過我知道Chencho著緊, 反正這隻小馬不會有能耐把我摔下來, 我就這樣用腳掌踩腳踏吧.

沿路遇到其他徒步的西方旅客, 撐著行山拐杖站在一旁的樹蔭下喘氣, 雖然我要騎馬上山的原意是因為我想騎馬, 但我現在完全覺得我在無心插柳下做了一個極聰明的決定: 我是絕對應該騎馬上山的, 如果自己走只怕走不了幾步便要放棄, 就算能堅持, 可能會去到中途不上不下, 最多只能去到半山觀景台便要停下, 絕對上不了虎穴寺堶.

天氣很好, 陽光普照, 藍的天白的雲, 但仍涼風送爽, 始終仍是剛踏入春季嘛, 所以加起來剛好, 沿路美國家庭的導遊先生前前後後的看顧著幾位大小旅客, 山邊不時見到掛著彩幡旗.

“Venus~” Chencho在後頭叫我, 我轉過頭去, Chencho嘮嘮嘴, 原來他走更斜的捷徑上去, 因為我們騎馬不斷走之字形的大路, Chencho身手靈活, 走筆直的斜路對他來說其實更快更省力. 沒兩下功夫Chencho上了上面的路在等著我, 我還在 “之”字的慢慢走呢.

沿路碰到一些穿上kira的年青不丹女子, 她們是來供奉蓮花生大士的, 她們正在樹蔭下休息, 見她們也撐著傘的, 原來撐傘不只是香港女子的特徵, 亞洲的女子也怕給太陽曬黑.

我們的人馬不斷上斜, 回頭看去, 原來我們已在高山之上. 就這樣慢慢的散著步上去, 大約四十分鐘多一點, 我們一小片空地, 馬主和導遊們讓大家下馬, 好讓馬兒休息.

我想在左邊下馬, 但小馬停得太貼近山邊, 我在左邊下馬會掉下山, 我只能在右邊下馬, 但我不習慣在右邊下馬, 在猶豫的一剎, Chencho已積極地扶我下來.

這個平地的周邊樹上掛了滿滿的彩幡旗, 我最是喜歡, 還有一個特大轉經輪, 轉經輪放在一個涼亭, 路過的不丹公公婆婆和善男信女們走過這, 不論會不會停在這堨薿, 或者休息多久, 也會過來涼亭轉輪.

這片平地是一個很好觀景臺, 在這裡, 我們可以遠眺虎穴寺全貌. 在不丹婦女在擺賣工藝品, 有不丹善信在轉經輪的涼亭乘涼休想, 馬兒都停在山邊, 有遊客坐旁邊的長椅休息, 也有旅客四散拍照.



休息了一會兒, 見有隻馬正是 “單槍匹馬”的自己走了上山, 來到我們正停留的空地, 我一看沒有馬鞍, 也沒有馬主馬伕跟著, 這隻馬幹什麼自己跑上來呢? 這隻馬們的出現正好印正了我 “馬兒們都很熟路”的想法.

馬兒悠悠然的走過我們中間, 跑到馬兒們處. 我正做沒理會, Chencho叫我轉頭看: “嗨, 在喝奶呢.” 附近的遊客也看過來, 原來小馬不怕路遠艱辛, 巴巴的跑上來, 有如此巨大的推動力, 就是 “媽媽奶”, 小馬正在伸著頭喝著馬媽媽的奶.

休息了十來分鐘, 我們再次出發, 我這次學乖, 在Chencho又過來很熱心的幫我上馬時, 我跟他說好: “成成成, 我自己上馬好了, 在香港我也是自己上馬, 我可以的, 讓我自己在左邊上馬好了.” Chencho依然本著專業精神, 走過來在我身後, 以防我上不了馬要幫我.

過了幾個賣工藝品的小地攤, 我們又正式走入山上, 繼續往上走. 美國人的家庭教育不錯, 他們放心讓孩子嘗試, 讓孩子闖, 他們一家人包括徒步的爸爸跑在前頭, 小兒子看樣子五歲左右吧, 由導遊先生伴著, 遠遠的在後面跟著, 難得父母放心之餘, 小兒子也不會左怕右怕.

我們繼續上山, 沿路見到正在休息的不丹善信, 有滿面縐紋滿頭白髮穿kira的不丹老婆婆, 也有包括出家做了喇嘛的小兒子的一家大小, 也有不丹民眾快步當先, 走得快於馬隊之前.

這樣多走了十來分鐘, 我們到了一個小小的空地, 我們要在這兒下馬, 馬兒只能將我們送到這堥, 餘下的路要我們自己走.

Chencho立即盡責地要過來扶我下馬, 我趕緊跟他說: “讓我自己來, 我會下馬的, 我自己在左邊下馬.” Chencho才稍微停住了沒衝上來. 我也快快下馬, 一心急一時想不起這隻是小馬, 下馬力度大了一點, 雙腳吃痛.

我上前向馬伕付路費, Nu500, 其實也不到HKD100, 騎了一個小時多一點點, 省下這麼多力氣時間, 簡直超超超超值!!!

開始要自己走路了, 才走出一小段路, 我們來到一個小小的觀景位置, 有一個小石台, 可以在這塈今菮蝔鴞菑v和虎穴寺的合照, 我們等正在拍照的遊客走了, 到我上前讓Chencho幫我拍照. 小坐了一小會, 我們便起行, 是我正式自己行上虎穴寺的路程.

“當年燒了虎穴寺, 花了很多錢來重建嗎?”

“是啊.”

“全國都有籌款活動嗎?”

“有啊, 捐了很多錢. 那時每個不丹家庭都要派家人出來義務幫忙重建虎穴寺, 每個家庭要五個月, 我在這堳搕F兩個月, 我弟弟在這堳搕F兩個月, 餘下一個月我們出錢請人來做. 重建虎穴寺, 沒有工資的, 政府會提供吃, 住就住在虎穴寺山上, 也有些家庭派女孩子來工作.”

我們沿路向前走, 虎穴寺一直我們右邊的對面山, 一邊走一邊從不對角度看著虎穴寺. 再向前走, 來到一個之字形轉彎位, 在這路的盡頭一間小木屋搭在山邊, 有幾個不丹善信進出, 也有一兩個西方遊客坐在門前休息. 我瞟了幾眼, 不過Chencho沒反應, 我也沒堅持要入去看看.

陽光普照再加上一直在走路, 其實很熱, 尤其是Chencho, 他已走了一個多小時的路, 熱得把gho的上半身解下, 綁在腰間, 原來他在gho堶惇鴾F一件黑底白印花的絲質恤衫.

我們一直向下走, 由最初的泥山路, 漸漸有了石級, 我舉頭看上去, 見到彩幡處處, 很是喜歡, 有
好些彩幡是跨越兩個山峰的掛著, 究竟是怎麼掛上去的呢?

“Chencho, 那是怎麼掛上去的呢?”

“有時是抛過去, 有時是善信在這頭拿著一邊, 另一個走到另一個山頭掛起來. 我試過以弓箭把彩幡射過對面山頭.”

“哇!” 好一個不丹神箭手!

我走得慢, 又走走停停, 有時要拍照, 有時要休息, 不過Chencho當然不會介意, 反而時時問著我要不要坐坐, 有時我會笑著說不用喇, 還可以呢.

這天是星期四, 不過也有不少不丹人上山, 見到有些是一班年輕男女的, 手堮陬菑@大疊彩幡旗. 看來上虎穴寺敬拜不一定是老土的家庭活動, 不丹人不論年紀大小, 都是真的真誠地相信和禮敬佛祖.

我們來到這段路的最低點, 過了一條小橋, 然後開始上斜的石級路. 石級路有點窄, 因為路窄, 有時我們也會站到靠山的一旁, 像上面下來的人先走, 我們來到這長長的石級中間的一個門框前, 我們躲在門框前讓上面的人下來, 也順便休息一下, 我見到門框上有一張告示, 說寺內的狗很兇的, 不要逗玩牠們.

這時回頭看石級下, 剛才的美國家庭也陸續在小橋石級上來, 小兒子Daniel一馬當先, 個子小小年紀小小, 倒精力旺盛而堅毅, 一路自己一級一級的爬上來, 不用導遊先生拖著, 以他的身高不是容易的, 反而導遊先生在後面扶著他們家的大姐.

Daniel走到我們前面, Chencho逗著他: “Daniel, 上面寫著甚麼呀?” Chencho指著門框上的告示. Daniel很認真的讀起來, 很是可愛.

過了這個門框我們繼續走上去, 來到一個轉角位置, 不少路人走到這堻ㄦ|稍為休息, 這埵A走幾步便到虎穴寺的入口. 之前在休息的路人剛好起來出發, 我和Chencho便坐過去, 休息一下, 美國家庭沒有逗留, 直接上去了, 有些不丹人也停在這堨薿, 因為這埵a方也不多, 他們便在前面的石級坐下, 見他們幾個年長的不丹女人都穿上鮮彩藍色外套, 不知有沒有特別的禮敬意義呢.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不丹之旅 Bhutan - Taktsang 虎穴寺 ~ Thimphu 廷布 ~ BBS Tower
-1 Apr 2010 (Day 2)(Part 2)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apr-2010-day-2.html

我們坐了一小會便上虎穴寺入口, 在入口的守衛室我們要把隨身的包包都留下, Chencho從gho堮野X我參觀虎穴寺的permit, 是一張A4文件, 他進了草籚樣的守衛室辦手續, 我則倚在守衛室門外山邊的石上休息一下, 我真的甚麼時候也會爭取機會休息, 這時有隻小小狗經過, 在我面前走來走去, 還過來嗅嗅我, 我在想雖然門口的告示說不要碰這堛漯, 不過這隻小小狗應該是幼兒, 沒甚麼危險吧, 所以忍不住摸摸了牠.



他辦好手續出來, 便來拿我的背包, 我連我背著身上的一個錢包大小的小包包也解下放進背包, 留在看守室, 我不知道其實這麼小的一個小袋要不要留下, 不過反正我的相機是放在這小袋, 便一併貯存起來吧. Chencho從gho中摸出電話等物, 一併放進我的背包媔J存.

我們收拾好背包, Chencho便把背包拿進守衛室放好, 然後出來接我上虎穴寺, 走了幾道石梯, 我們來到虎穴寺的門口.

“哪些是你有份兒建的?”

“所有都是呀.”

“這個沒你份兒吧?” 我指著寺廟門口樑柱上精緻的雕刻圖案向Chencho笑說.

“這個沒有喇, 那些是有特別手藝的工藝師做的.”

我們進到廟中, 先經過一個石室門口, Chencho帶我入去, 很小的一間石室, 由^面至天花板, 都放滿點燃起來的butter lamp酥油燈, 聞起來味道很香呢. Chencho說當年發生大火, 可能就是因為butter lamp引起, 所以現在都集中在這間房娷Ibutter lamp.

出了butter lamp room我們走了幾級上了一層, 要入一個小佛堂, 我們先在門口脫鞋.

小佛堂堳雃h人, 剛才見到的不丹善信正在敬拜, 導遊正跟外地遊客小聲講解.

“Chencho, 我們待會兒再來吧?”

“不了, 這堛矕螺ㄛO這個擠法.”

Chencho跟我講解, 佛堂堥捄菄熒穔M是Guru Rinpoche蓮花生大士. Chencho就說起Guru Rinpoche起虎穴寺的故事.

說完了, 小佛堂也實在太擠, 我們退了出來, 穿了鞋, 向前走了幾步, 上了一道木梯, 又要脫鞋, 這一層沒甚麼太多東西, 只有排轉經輪, 我很開心的跑去轉轉經輪, 要順時針轉, 就要用右手由右至左走.

走完這閣樓, 我們下去, 我穿的是很簡單的皮鞋, 一脫一穿也只是一秒間, Chencho這對運動鞋就比較麻煩, 特別是穿的時候, 一定要坐下來慢慢穿. .Chencho要穿鞋, 我自己先行過去前面一個小小的觀景位置, 待會Chencho也過來, 我們在這堿搕U深深的山谷, 原來我們爬了這麼高的高山.

不讓遊客帶相機上來其實很可惜, 不能拍, 但要保護文物嘛, 那也好, 逼著遊客們要專心地觀賞文物和聽導遊的講解.

我和Chencho倚在石欄在看著這山谷的景色, 一隻狗就在我們面前的石欄邊走來走去, 這隻狗體形也不小, 以Chencho性子, 平時他定會親切的摸摸狗兒, 不過在這山上他也不敢, 他只說了句逗狗兒的宗喀話.

留了好一會我們也下山, 走了個多小時, 留在山上半小時便走, 山上很多地方也不開放給遊客參觀.

我們回到守衛室, Chencho進去取回我的背包, 我在背包拿出小袋掛在身上, Chencho取回他的錢包和電話, 我們整頓好便出發回程.

一路上遇到迎面的旅人, 有時人家讓我們先行, 有時我們讓人家先行, 前面來了一隊男學生吧, 七八個人, 大概高中年紀, 個個眉目精神, 面貌方正, 其中有兩個更比香港大部份的男星俊朗, 英俊得我直想幫他們拍照, 不過當時我們正在很窄很斜很長的石級上, Chencho又正在跟帶頭最俊朗的那個男生在聊天, 我不好意思去拍這些英俊男生, 這班男學生很快便走了, 錯失了拍照的機會.

“這些彩幡旗都是白, 黃, 紅, 藍, 綠五種顏色, 有特別意思嗎?”

“有呀, 五種顏色代表五種不同的原素.”

“印在上面的是經文嗎?”

“是mantra.”

我們回到小橋, 迎面見到一班少年男女一塊來供神. 再走我們便要開始上石級, 是很長很長的路.

走走停停的, 我們回到剛才見到的山崖木屋.

“你想進去走走嗎?”

我高興的大力點頭.

“那你跟我入去吧, 我去點一盞butter lamp給我已過世的媽媽.”

走入小屋, 地方不多, 先是一小段窄巷, 然後入到butter lamp room, 看出去是270度的無敵山谷景色, 不過窗都給煙燻糊了, 看不清楚. 回頭見Chencho正在負責的大叔要butter lamp, 他從gho堮野X脹鼓鼓的銀包出來拿了一張鈔票給大叔, 然後點了一盞butter lamp, 大叔拿了一個很精緻的銀壺出來, Chencho伸手出來兜著, 大叔從銀壺倒了一點水出來, Chencho接了小小的喝了一口, 餘下的抺在頭上, 大概這是受了祝福的聖水吧.

我們離開小屋再走, 又走走停停, 回到觀景小台, 大約用了二十多分鐘. 我坐到觀景的小石台上坐下休息.

再起程向下走, 見到馬主拉著完成載人工作的小馬下山.

“馬兒只會載客上山, 不會載客下山.”

“是啊, 因為馬兒的步履適合上山, 但下山重心低, 馬兒自己平衡也有點難.” 我接口說.

我們再回到剛才馬兒休息的空地, 我一定要休息一下, 於是在特大轉經輪涼亭坐下.

今早我問過Chencho有沒有女導遊呢? 他說有的, 但我印象中在這兩天都見不到女導遊, 感覺上不丹的導遊業很男性主導呢. 在下山的時間, 我終於見到女導遊, 當然要穿國服kira, 她的客人都走在前面, 不知是不是因為身穿kira, 步履較少, 走得較慢吧.

我們在轉經輪涼亭休息, 我和Chencho並排的坐著, Chencho緊合雙膝而坐, 配上他的及膝gho, 白襪黑鞋, 像個乖乖的小學生.

前面有一小排小的轉經輪, 我又忍不住上前去轉.

“Clockwise!” 我掛著玩, 忘記了要clockwise.

“不clockwise會怎樣呢?”

“會為轉經者帶來惡運, 還會折壽呢.”

聽了我趕緊回去再clockwise轉一次.

我們要再出發, 我問Chencho我是不是太慢, 他說不是, 不過也已過十二時半. 我們談談說說的, 加上不斷都是下坡的路, 有時我們走一點捷徑, 有時路太斜Chencho不讓我走太多捷徑, 這樣走下去根本不辛苦, 走了二十多分鐘, 已回到剛才初出發時馬兒們在喝水的小溪處.

再走下去就是我們剛上山時的路, 很快便會完成今天的登山之旅. 走到最後一段, 是一片草地, 回頭看去, 還可以遠遠的看到虎穴寺. 草地上遠遠的見到一些小馬兩兩三三地在草地上吃草.

“你們在這, 這些景色你天天見著, 但是我, 在香港, 很難得才會見到草地.”

回到車上, 下午一時, 我們去吃午飯. 車子駛去一家只有一層的餐廳, 餐廳似乎也經營camping, 他們門外有帳幕做裝飾. 入到餐廳, 有一個西方男子剛用膳完畢, 我們剛坐定, 他便走了.

Chencho今天跟我一起吃飯. 今天他們拿了四餸給我, 還有一大盤紅米飯, 另外加一盤(不是一碗)樣似稀釋了印度咖哩的湯. 當然我是不可能吃完的, 其實加上Chencho我都不可能吃完, 再者Chencho根本不吃我這些, Chencho只喝了一些湯, 他吃很辣的不丹菜, 紅色的辣椒一大大條手掌般長的, 他有本事整條吃掉.

飯後Chencho換回黑鞋黑長襪. 快要到下午二時, 我們又出發了. 我們要離開Paro, 到首都Thimphu去, 是我這個旅程第一次的長途車程. 我們的車先駛回Paro市中心, 經過Rinpung Dzong, 然後離開Paro.

我之前研究過網上的資料, 有說不丹的公路路面不平, 而九曲十三彎, 加上高海拔, 雖然網上的資料說去不丹的人很少有患上高山症, 不過有網友說暈車頭痛, 一向甚少暈車的我也小心準備了暈浪丸. 但出乎意料之外, Paro到Thimphu的路段非常平坦, 公路最新瀝青舖平, 行車舒暢平穩, 也不算太多急彎, 其實Paro和Thimphu的海拔也不是很高, 根本沒有高山症的問題, 途中看書甚至看小如font 8的列印文件也可以.

沿路的風景都在左邊, 左面看出去是山谷, 最下方是河, 梯田河邊開始, 一層層的上山, 農家的屋很多時建在梯田後方或者是半山, 雖然風景似重覆又重覆, 不過百看不厭.

途中Lhama播起音樂來, 我不喜歡, 但也沒作聲, 隔了一會兒, Chencho問我: “你喜歡聽嗎?”

“我想聽你作的歌.”

沒想到Lhama和Chencho竟找到出來, 放給我聽.

沒想到又不錯: “是說甚麼的呢?”

“唔, 大概是說我身邊有很多女孩, 但沒有一個喜歡我云云.”

大概一個小時多一點點, 見到路的兩旁的建築物稍具規模, 不再是農舍, 我們已來到Thimphu範圍, 屋子都是比較規範化的一層平房, Chencho指有些是政府建給軍人的宿舍. 有些設計很統一帶點現代化的幾層高樓宇, 應該是平民住宅區吧, 還有很多仍在興建中的樓宇.

不一會我們已經由Thimphu 的周邊範圍進入Thimphu的市中心, Thimphu的油站比Paro那個更有不丹建築特色. 街上的市民有穿國服的, 也有穿便服的, 我們走過大街, 走過天橋, 橋兩的圍欄也是以民族工藝圖案裝飾的, 我看到橋旁有一座幾層高的大型建築物, 看一看牌坊, 是Road Safety and Transport Authority, 看來在不丹這可是一個大部門來的.

過了橋這邊沒太多民居或者商舖, 很快我們來到今晚下塌的酒店Hotel River View整個車程加起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

Chencho去幫我辦check in手續, 我在大堂稍坐一下, 然後Chencho陪我一同上去, 在4樓, 沒有電梯, 我們要爬上去. 反正不用我自己抬行李, 沒所謂.

入到房, 彩藍色的牆挺怪的, 房間比Paro那間窄小得多, 浴室也較小一點, 但意外地有浴缸, 可以浸浴, 兩張床很窄小, 不知西方遊客會不會嫌小, 窗邊有茶几和椅子, 沒有熱水煲, 不過最重要是有露台, 四樓的露台不止看到riverview, 還很清楚看到Thimphu市中心的全景, 開揚廣闊.

我們放下行李便離開酒店, 到市內遊覽. 我們的車經過市中心的街道, Thimphu的建築比Paro多也密, 而且較高, 多些五層高的大廈, 有些特別高大, 有玻璃幕牆的建築物都是酒店. 我們穿過市中心, 然後是上坡的路, 沿途是三至五層高的民居, 駛了十多分鐘, 我們到了BBS Tower viewpoint.

差不多下午四時, 半小時前在酒店還見到陽光照遍Thimphu市中心, 這時來到山上, 多了雲天陰了, 陣陣涼風, 我穿上中長薄外套才出發.

我們要先爬幾步很斜的山路, 走上幾步入了上坡的泥山路, 路好走得多, 來這個BBS Tower的山頭不是為了看BBS塔, 而是為了看Thimphu全景. 從這堿搕U去, 見到Thimphu在不斷發展, 房屋密密麻麻的, 在市中心的周邊位置有很多仍在興建中的新項目, 建築物越建越遠, 由平地直建到山腳, 甚至開始上山. 在這堿嵨himphu全景看清楚開揚, 但要拍攝一張清楚的Thimphu全景就比較麻煩, 因為很難避免將樹或者彩幡旗攝進鏡頭.



在這山上, 另外一個觀光項目是彩幡旗. 這個山頭掛滿了彩幡旗, 比我今早在虎穴寺見到的還要多, 很密而且很新.

“為什麼人們要特地爬上來掛彩幡旗呢?”

“因為他們想把旗掛在又高又清新又大風的地方, 讓彩幡旗不斷被風吹起飄揚, 所以山上正合要求.” Chencho說.

天有點陰, 風正清勁, 彩幡旗正被吹得勁起, 前面山路掛滿五色彩幡旗, 很壯觀. 我走近過去看看旗上究竟寫了甚麼, 拉起最近眼前的彩幡旗細看, 上面寫滿密密麻麻的, 應該是宗喀文, 有幾小幅佛教插圖, 大概講述一些佛教故事吧.

“寫甚麼呢?”

“Mantra.”

“是畫的還是印的?”

“印的.”

我也猜是印的, 因為每面彩幡旗都印著一樣的圖案版面.

山路一直微微向上, 前面有張長椅, 我們在長椅上坐下, 感受著空氣清風. 偶然有三三兩兩的不丹人會上來, 也見到有幾個遊客.我們面向下山的路, 右邊是Thimphu市中心, Chencho說如果向左邊走過去, 那邊可以見到山谷的景色.

我們坐了一會, 來自城市的心急遊客問: “我們還有甚麼地方去?” 總不想miss了行程.

“嗯, 可以去mini zoo.”

“那我們走吧.”

雖說走了, 不過依我的習性, 我還是在這埵b站站看看, 又拍拍照, 邊左看右看, 邊慢慢的走下山, 在山上大約留了半小時.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不丹之旅 - Mini Zoo ~ 手工藝店 ~ Memorial Chorten ~ 廷布夜市 - 1 Apr 2010 (Day 2)(Part 3)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ni-zoomemorial.html

差不多下午四時半, 我們駛車到Mini Zoo, 下車後進入了Mini Zoo範圍, 我們還要自己走一段山路.

再往前走, 我們見到前面的一片山頭都給極高的鐵絲網圍著, 有警告寫明不要騷擾動物, 也有不准餵飼, 不過不准餵飼的牌正正在一個可以伸手進去的洞上, Chencho指著牌笑他們搞笑.

其實來Mini Zoo主要是看不丹的National Animal - Takin, 不過今天的takin比較怕醜, 都躲得遠離圍欄邊, 我們只能遠遠的看到他們的背影. 反而圍欄內有另一種動物比較活潑主動, 是小鹿, 好奇地伸著頭看我們.

突然Chencho叫我看看腳下: “Takin babies!”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原來有兩隻takin babies就在圍欄邊伏在我們的跟前, 我初時沒為意, 以為牠們是小鹿或者其他動物BB.



兩隻takin babies扭打在一起, 互相咬著對方的頸, 又半咬半親著對方的嘴, 扭來扭去就是黏著對方, 牠們可能只有幾個月大, 似乎走動對於牠們來說仍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見牠們多是貼在地上, 鈍鈍的, 樣子可愛極了.

之前在這堿戣akin的東亞裔旅客已走了泰半, 還有幾個在, 他們的導遊先生蹲下來, 把手機伸開鐵絲網拍這兩隻takin babies, 拍出來挺可愛的, Chencho叫我也拍, 我也伸相機進去拍拍, 可惜takin babies剛好轉身, 只拍到他們的pat pat.

旁邊的小鹿可會奪人眼球爭取曝光, 雖然遊客是來看takin, 不過takin們都躲得遠遠的, 有這隻活潑的小鹿在欄邊不停走來走去, 遊客們也拍個不亦樂乎, 我試著從鐵絲網的小洞伸手過, 小鹿就過來舐我的手, 弄得我滿手小鹿口水.

看了好一會, 差不多所有遊客都走了, 我們也轉身下山, 經過在家門口有婦女在織布的小屋, 我們兜著他們小屋的後面走, 見到後面的灶頭, 他們正在做飯, 一家人在屋前屋後, 小孩在玩耍, 大人在聊天, 我見織布婦人擺放了幾堆織好的布: “他們只在這婼璆炮? 會不會拿出去賣的?” 這堿O有遊客來, 但看小屋的樣子, 又不像很會招遊客生意, 這樣子應該很難把布都賣出.

“他們會在這婼, 不過市堣]有商人來這婺禰L們買, 然後帶到市堛滌茤掃.”

“我們之後還有沒有景點呢?” 來自城市的旅客千里迢迢的來到, 總不想錯過任何景點.

“唔 ---” Chencho看看錶, 下午四時半多一點: “我們去Handicraft Emporium吧.”

我們到Handicraft Emporium, 兩層的只是個商店, 讓遊客買紀念品, 不是展覽廳或博物館, 商品都非常遊客紀念品, 太精緻得太假, 價格也很遊客價, 我有點懷疑我拿起來看看底部會見到Made in China字樣.

Emporium埵酗ㄓ扛漲蝒A, 布匹, 地毯, 唐卡, 傳統樂器如不丹結他, 載小食竹製小籃, 還有裝飾和節日用的面具, 反正我不會買, 逛逛便出來, 這時一大團亞裔旅行團的旅遊巴到來, 走了很多不知是日本還是韓國Aunties & Uncles入來, 逗留了不夠十分鐘便走, 才下午五時.

“我們還有沒有其他地方去呢?” 遊客就是遊客, 總愛盡量去多點景點.

“唔, 我們去Memorial Chorten吧.”

上車出發, 沿路遇到很多學生放學, 一堆一堆的穿著kira和gho款式的校服, 背著書包, 放學回家.

入了紀念三世國王的Memorial Chorten, 沒有甚麼遊客, 反而很多不丹人, 我們走進去, 經過一堆坐在地上一旁的不丹婆婆, 她們都頭髮花白, 腰也彎了, 她們在談天, 手中搖著轉經輪.



“她們每天一早, 準備好當天的午餐飯盒, 就來到這堥, 圍著坐下, 談談天搖搖轉經輪, 中午時一起吃午餐飯盒, 就這麼坐到傍晚才各自回家吃飯, 她們就是這樣消磨每一天.”

我們一直走到Chorten前面, 然後慢慢的繞著Chorten走, 一邊走一邊看四周的人和風景, 我在這堨i以見到遠方高山上的雪呢.

Chencho說: “這堛漱H習慣在下課下班後在這堥咧咫~回家的.”

“前面那個穿綠色外套的是minister.”

“, Prime Minister?”

“不是Prime Minister, 是Minister of Development.”

不知跟Minister of Development先生有沒有關係, 我覺得是多了很多人, 比剛才還要多很多.

我們走了一個圈, 我又想坐: “我們坐坐好嗎?”

“好.”

我們離開那個 “Chorten散步圈”, 走了出來, “就在這塈之之a.”

我們就坐下來, 正好看著Chorten散步圈.

“通常我們來Chorten圍著走三個圈或者108個圈, 放了學或者下了班便來走.”

我見到有些學生也在這奡疏B然後離去, 他們大概初中年紀, 穿著校服, 背著書包, 還手提著竹籃, 可能是載著午飯盒的.

“但是他們是怎麼學得放學會來走走呢?”

“自小跟著父母來吧.”

我們並肩坐著, 談談天, 我看著Chorten, 感受著這堭a點匆忙的祥和.

“不如我們也走三個圈吧.”

“唔, 我們剛才走了一個圈, 再走兩個吧.”

Chencho和我走到 “Chorten散步圈”, 我正在探頭看著要向左還是向右, Chencho說: “Always clockwise. 甚麼都是clockwise的, 轉轉經輪也是, 繞著Chorten走也是.”

跟其他不丹人一起, 在下班時間, 順時針方向一起繞著Chorten走, 我在感受著不丹人的生活.

走了兩個圈, 我們離開“Chorten散步圈”, 走出來去到近門口的小屋大型轉經輪處, 那兒有兩排, 每排四個, 共八個轉經輪.

“我們來轉轉經輪吧.” 不知為何, 每次見到轉經輪都好開心, 好想伸手去轉轉那些轉經輪.

這次我學會了, 順時針方向繞著那八個轉經輪走, 一邊走過轉經輪, 一邊用力推著每個轉經輪, Chencho跟我後面, 他也逐一轉著轉經輪. 轉經輪上面伸了一條小鐵枝出來, 每轉一圈便會敲到上面一個小鈴一下, 八個輪在轉, 小屋內叮叮噹噹的, 很好聽.

我聽到Chencho每次轉轉經輪時都在唸著甚麼的: “你唸的是甚麼呢?”

“Mantra.”

留了差不多半小時便走, 大約下午五時半, 車子駛回酒店, 途中見到更多學生放學.

今天Chencho和我一起入餐室吃晚餐, 堶捷}著暖氣, 我脫了羽絨和頸巾, 陸續有其他客人入來, 全都是西方遊客, 年紀多數比較大, 始終來不丹旅費貴, 西方遊客路途遠會更貴, 所以都是年紀較長的遊客, 他們在熱熱鬧鬧的大聲談話, 喝可樂喝酒. 晚餐是自助餐形式, 不會特別太好吃, 不過起碼有Ema Datshi.

我跟Chencho閒聊.

“你是怎麼學識用刀叉的呢?”

“沒有怎麼, 就會了.” Chencho停一停, 看看我然後調皮的說: “其實是我開始當導遊時, 見到西方遊客用刀叉, 偷偷看著人家怎麼用, 便學著怎樣用. 不丹人是用手吃飯的, 我們拿起一小撮飯, 捏實一團, 然後放入口吃. 有時候如果手骯髒, 會拿一點飯在手, 搓揉一下, 然後丟去, 之後才吃飯.”

“你們的教育制度是怎麼呢?”

“我的那個年代八歲開始上學, 現在的小孩七歲開始上學, 十年免費教育, 我沒唸大學, 唸到高中, 高中也有分科的, 我唸商學.”

“你第一次來Thimphu是怎麼了?”

“很小很小時候, 那時跟媽媽來賣農作物, 賣米賣菜, 總之在自家田媞堨X來的.”

“就是weekend market?”

“是呀.”

“不用上學嗎?”

“星期六來, 星期日走.”

“住在哪堜O?”

“媽媽在這兒有親友.”

“但那時的交通比現在更不發達啊.”

“是呀, 乘巴士來, 很久才到.”

“我和弟弟兩個輪流, 一個星期陪媽媽來賣菜, 一個星期陪爸爸上山砍柴.”

“你們導遊司機會在哪媞峏O?”

“如果有剩餘的房間的話, 酒店都會安排一間房讓導遊和司機睡, 不過如果是旺季, 房間爆滿的話, 我們可能要睡在我們的車上.”

由於食物不不(丹)不西, 我吃得不多, 沒半小時便吃完飯, 由於房間沒有熱水煲,剛才又忘了要去買水, 所以飯後便要去市中心買水, 邊走出門口邊穿上羽絨, 戴上頸巾, 剛出到室外, 登時冷了很多.

由酒店走下來, 過了車路, 過了橋, 轉入市中心大街, 開始走到多商店的路段, 雖然燈光不強, 尤其是初出酒店一段路很暗, 又有很多車仍面上酒店, 但路其實很易認, 只要朝著橋走過去, 然後朝著大街的光過去便是. 慢慢的散著步過去, 大概用了二十分鐘.

街上的人多是男士, 而且也多是穿著牛仔褲波鞋等便服, 街道兩旁整齊的泊有汽車, 大多數的汽車都又新又清潔. 這是Thimphu最 “繁華”的大街, 我們靠左邊的商店走著, 經過右邊是一個廣場空地, 有一個小鐘塔在中間, 時間未夠八時. 我以為在不丹晚上八時已很夜, 我以為人們都應該已經躲在家中, 但這時街上人還多, 最意想不到的是商店全都仍開著, 原來他們一般會營業到晚上八時半到九時.

不止街上仍有途人和商店仍在營業, 大街上不時也有車輛經過, 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來到Thimphu甚至不丹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地標 --- 交通指揮亭. 任何所有關於不丹和關於Thimphu的旅遊介紹都是這樣容易Thimphu: “Thimphu是全球唯一一個沒有交通燈的首都.”

這個交通指揮亭給遊客拍照拍得爛了, 不過我始終是個遊客, 我也要拍, 一般遊客們來到Thimphu都一定會給這個交通指揮亭拍照, 不過他們全都在大白天拍, 只有我是在晚上拍. 這個交通亭的交通警不是二十四小時的, 到晚些時間會收隊, 翌晨約六時再開工.

這個十字街頭也的確是不丹最繁忙的十字頭口, 晚上八時許仍有很多車走過, 要過馬路也要等一等車輛駛過.

過了馬路繼續向前, 大街兩面都是商店, 我見前面有人在路上擺賣蔬菜, 他們是非法擺賣的, 給抓了要罰款呢.

我每去一個地方旅行, 都喜歡去逛夜街看夜市, 因為我覺得這樣才看到那地方的生活.

我有個習慣去到每個城市都愛去那邊的supermarket買地道的食品做手信和紀念品. Chencho似乎不太明白甚麼是supermarket, 我解釋即是賣各樣食品, 用具, 清潔劑等等家居雜物的商店. 但Chencho仍不太明白.

終於我在這大街一間店賣著各種的包裝食品的店舖, 原來這種店他們叫general shop. 進去看看, 店婼瘚萓U種的罐頭食物, 零食, 調味, 醬油, 甚至有corn flake, 這些包裝食品當然不會是不丹本地生產, 多是印度運過來的. 突然我見到中文字, 是 “紅燒豬肉”罐頭! 拿來看看, 是來自四川的呢.

然後又向前走, 走過一條小橫街, 小橫街兩旁都是賣蔬果的, 不過這些全都是店舖擺賣賣到出路旁的, 我相信不會被抓被罰的, 蔬果都很新鮮, 顏色鮮艷, 款式很多, 蘋果橙提子, 薯仔, 蕃茄, 冬瓜, 紅蘿蔔, 各式辣椒, 很多很多, 而且這堛滬鼓奕應該是有機耕作的.

我不停在拍照, 其實是很奇怪的, 走了這麼久我完全見不到一個遊客, 這裡完全是本地人買菜的地方, 不過我就是喜歡拍菜市場.

再走著, 對面有一棟大樓, 我看看對面的牌, 一看不得了, 有Bhutan National Bank Head Office, Royal Insurance Corporation of Bhutan, 還有Royal Securities Exchange of Bhutan! 他們也有股票市場呢! 不過一般人都不會買賣股票. 發薪的時候是存入銀行戶口的, 所以要花時間到銀行排隊拿錢啊.

再走經過一間商舖, 堶惟髜‘洛, 可以做gho和kira, 這些不是貴價布, 所以做gho和kira也不貴.

再向前走, 右邊是一間戲院, 我見到戲院門口大宣傳poster的劇照, 是不丹製作的, 一年大概有二十齣不丹電影上映呢.

再前行, 開始沒有商舖, 路面也靜下來, 我走到對面馬路走回頭了. 在不丹, 就算是Thimphu, 當然不會有百貨公司或者購物中心, 不過我見到這埵袖hopping Complex, 不同的商舖都在Complex中營業.

回到交通指揮亭那個街口, 入了街角的士多買水, 也買了betel nut,我昨天吃過, 不好吃, 今天想再試多次, 我見不丹人吃得那麼過癮, 為什麼我不行呢? 再吃一粒, 大力想咬開, 但由於betel nut又硬又大, 結果咬不開還扭著下齶, 十分之痛. 還是覺得不好吃, 結果吐了在路邊.

天漸漸下起雨來, 很大顆的, 越下越大又越密, 我一早把羽絨的帽拉上, 雖然穿了羽絨頸巾, 仍覺得冷, 又沒帶傘, 還是快步回去.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不丹之旅 - 廷布市場 ~ Druk Wangyal Chorten ~ Punakha Dzong -2 Apr 2010 (Day 3)(Part 1)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3-druk-wangyal.html

我們今天離開Thimphu進入Punaka. 我知道Thimphu的weekend market 很出名, 我這個十分十分愛逛街市的人, 當然非常想去行weekend market, 但我們的行程是星期五早上離開Thimphu, 星期二才會經Thimphu回Paro, 所以我應該沒機會逛Thimphu weekend market, 但我看過網上資料說Thimphu weekend market是星期五至星期日, 所以我之前便問Chencho, 可不可以去看看weekend market呢, Chencho想想說: “好吧, 我們早一點出發, 看完market 才離開Thimphu.

未夠八時, 我們來到Market前面, 我見是一棟兩層高建築物, 但我之前看人家拍的照是露天的菜市場, 那些鮮紅辣椒就是一座山的堆在地上, 怎麼會變成一個有蓋街市呢?

“不是露天的嗎?”

“以前是, 這個building是新建的, 你看門口寫著Centenary Farmers Market.”

我們入了街市, 先轉左, 主要是賣米等穀物, 那些檔主都仍在準備中, 大部份都是女人, 而且都穿上kira, 她們正在從袋中倒穀物在地上, 一堆一堆的排列.

我們走到那些檔前細看, 紅米, 白米和紅啡度不同的米, 也有麵粉, 地上放著很多袋滿滿的尼龍袋.

“時間還早, 他們仍是準備中. 我們過去對面吧.”

我們出了Centenary Farmers Market, 走出去, 走上一道橋, 不丹很流行這種木橋, 幾級樓梯走上去, 然後是一個有蓋橋墩, 接著走過有蓋橋身, 最後是在那邊走下樓梯到對岸.

走過橋去到對岸, 這邊都是一層涼亭式的Market, 下橋先往左行, 都是賣民族宗教工藝品, 我見到兩個大花鼓, 顏色花邊鮮艷仔細, 再走下去, 這邊的檔主都也是準備開檔中, 正在檔堭げ}貨物, 見他們賣的貨物很多樣化, 宗教用品居多, 單是供神用的水碗水杯, 不同大小的已擺滿一地, 不同花紋色彩鮮艷的織布, 唐卡, 小裝飾, 小擺設, 面具, 轉經輪, 佛像和其他宗教人物的雕像.



雖然大部份的檔主已在開檔, 而且大部份貨品已陳列好, 不過仍有些檔主還在不同的貨箱中取出貨物, 有些貨箱仍放在路中間, 我們也要小心走過. 這時還未有遊客或者本地人到來購物, 我們回到剛才的橋口, 再走到另一邊, 那邊賣衣服的, 都是廉價衣服和布料, 不見gho和kira, 現貨的多是普通便裝.

“這些人星期五早上來開檔, 星期日晚上便離開.”

“那他們在Thimphu的時候晚上到那媞峏O?”

“就睡在這.”

“在市場?”

“是呀, 他們要看著貨物嘛.”

賣衣服那邊較近邊沿的檔位沒有人, 不知是沒租出還是檔主未到, 這邊沒太多特色, 我們很快逛完, 便回到街市那邊.

我們又回到街市這邊, 今次我們入了街市往右轉, 這邊賣的是蔬果, 每個檔口都有一個瓷磚舖好的^面, 檔主將蔬果等農作物, 一堆一堆以山形堆起, 近門口的多賣蔬菜瓜果, 走到最遠那邊多賣生果, 賣的品種多樣化, 蔬菜方面有紅蘿蔔, 青豆, 青椒, 紅椒, 白蘿蔔, 青瓜, 蕃茄, 薯仔, 椰菜花, 西蘭花, 地瓜, 完全不是我初時想像的因為地處高山而種類少的狀況. 檔位大都有磅, 不過見他們都把磅放在地上, 不知是不是為了省^上的位, 放不了在^面的蔬果多是用藍色膠方形筲箕放在^下, 蔬果山上面多放了一兩個大碟形的盤, 或藍色膠盤, 或銀色銻盤, 讓顧客把選好的蔬果放在其中, 跟香港一樣.

這天天氣晴, 不過走到街市比較中心的位置仍是比較暗, 看來這麼大晴天, 他們沒有打算亮著街市的光管吧. 開檔的也有些是男士, 也有較多的年輕女士, 也有較多人是穿普通便服. 這邊的賣蔬菜和生果的檔位差不多都全開了.

我們走到賣水果那邊, 水果種類很多, 蘋果, 橙, 西瓜, 香蕉, 菠蘿, 葡萄, 芒果,香港常見的種類都有.

“我還以為山區沒有太多水果呢.”

“From the south.”

我們走上一樓, 一樓也是有蓋的, 走上去右邊是賣乾肉, 魚乾, 芝士, 牛油和蛋, 一樓的間格跟地下一樣, 每個檔位都是瓷磚舖成, 他們也是把貨品堆成一堆堆小山, 不丹禁釣魚, 魚乾是來自印度的, 芝士是可能牛或者yak奶做的, 有另一種硬乾芝士, 一粒粒的串起來, 很硬很硬的樣子, 也不知道怎麼吃, 還有一些牛腸內塞一些肉碎曬乾, 有點可怕.

一樓比較光猛, 因為屋頂用了一些透光膠板來舖. 我們走到一樓左邊, 賣betel nut, 石灰粉一大盒一大盒的, 香(incense)整齊的一包包一排排的排好, 青紅辣椒一大堆一大堆, 鮮艷欲滈的, 還有一大袋一大袋如大包米的香料辣粉.

走著覺得很乾淨, 乾淨得好像今天才剛入伙, 可能始終一星期有四天休市, 清潔方便, 而且今天是星期五早上, 剛開市, 整個街市很乾淨, 路的兩旁隔一個檔位便放著一個垃圾筒, 仔細一看, Chencho也說, 原來他們也有廢物回收分類, 不同顏色收不同垃圾.

“之前在一樓的租戶不停投訴客人不會走上來, 只在地下那層東西.”

“怎麼會呢? 如果顧客要買魚乾, 不就一定要爬上一樓嗎?”

“就是因為之前沒有分類, 客人當然懶得爬上一樓, 後來把貨品分區擺放, 才解決問題.”

再走過去見到另一些賣蔬菜的檔, 有檔口賣yeast, 用草葉也yeast一層一層的疊高. 走到路口, 見到一個檔位擺著幾支盛著棕色液體的膠瓶.
“那是甚麼呢?”
Chencho過去跟看檔的婆婆說了幾句, 然後回來告訴我: “是蜜糖來的.”

“蜜糖你們也有?!”

“是呀, from the south.”

我定睛一看看檔的婆婆, 她竟在鼻子扣上一個大金環! 我看得差點暈倒.

“她是印度人嗎? 她戴著個大金環呢.”

“不是喇, 她from the south.”

我實在太愛逛市場, 逛了四十五分鐘才走, 然後我們跳上車, 今天我們要出發到Punakha. 經過National Stadium, 出了離開Thimphu的公路, 我們離開Thimphu市中心, 開了差不多半小時車, 我們來到一個檢查站.

原來在不丹, 不同區域之間設有檢查站, 有警察駐守, Chencho拿了張A4大的文件去檢查站的office, 那是我在不丹旅行的permit, 上面寫有我要行經的地方, 我的行程是預先經過批核的. 應該只有外國人才需要permit, 本地人應該只需要停一下便可以通過.

我和Lhama兩個在車上等Chencho, 很快Chencho便回來, 我們又開車了. 再多走十五分鐘, 我們來到Dochula Pass, 是由Thimphu去Punakha途中一個高點, 這堿ODruk Wangyal Chorten的108個stupa, Chencho過來幫我開車門.

“就是皇后為國王祈福起的那個嗎?”

“噢, 你甚麼都知道, 那我不用說了.”

“不是啦, 我只是看了一點資料.” 旅途中就算有如此貼身的導遊, 我也會自己看資料, 何況不丹這樣特別的地方, 我會特別多看資料.

天氣極之好, 藍天白雲加上簇新的寺廟, 畫面色彩好看得不得了.

“如果天氣好, 我們可以從這婸歇楊麭葴罹堈恕s脊, 可惜今天看不到.”

天氣已經好得不得了, 可惜在喜瑪拉雅山那邊多雲, 看世界第一高山始終要有運氣也要有緣份.

我們先爬樓梯走上寺廟那邊, 從寺廟的空地看下去, 看到108個stupa. 早上的陽光射向寺廟, 以寺廟為背景時, 光線非常自然, 但當以108個stupa為背景時, 頗為背光, 要用閃光.

寺廟不對外開放, 我們在外圍走了一圈, 一邊看寺廟的建築, 也從高處看四周的山景, 上午九時許看出去, 早上的山間, 很清新舒服.

我當然又要在廟前坐著休息一會, 也好好看看108個stupa的景色.



“2005年那場仗是跟誰打的呢?” 當年四世國王堅持出兵, 長皇后為國王建這108個stupa祈福.

“是跟印度邊境一些分離份子打的.”

“那你們勝了?”

“當然啦.” Chencho面上顯出自豪的神色.

“你們有沒有士兵陣亡呢?”

“沒有, 對方死了一些人, 我方有一些幾十個士兵受了些傷.”

“你們有軍隊嗎? 誰去打仗呢?”

“我們有軍隊呀, 我畢業前的志願也是去參軍的. 不過最後沒做成.”

下了樓梯, 我們走過去108座stupas那邊. Stupa群建在一個小山丘上, 一圈一圈的圍著. Stupa山丘對面的小山上拉滿了彩幡旗. 我們走上Stupa山丘.

“每個stupa堻藏有聖物(relic), 如果有人偷盜聖物, 將會被終生監禁.”

緩緩走上去小丘上, 穿插於stupa之間, 天很藍很清, 畫面很清麗. 我們從小石級上到丘頂那個較大的Stupa前, 在大stupa前坐下看風景, 景色很美, 空氣清新, 四下無人, 很舒暢愉快.

我和Chencho起來走走, 從小石級走下山丘, 我們剛好在山丘的後面, 要繞著山丘走才會回到停車坪, 我還在張頭看左看右, Chencho已開口說: “Clockwise, always clockwise.” 那又轉右吧.

我們走著, 回到停車坪, 上午十時半, 我們也要開車, 今天我們要去Punakha呢.

車再次開上公路, 這次的公路比Paro和Thimphu之間的遜色一點, 這也不奇, 畢竟Paro和Thimphu是不丹兩大城市, 而且外國人最常在這兩個城市活動, 那條公路當然特別好.

十二時正我們來到Punakha Dzong面前. Punakha Dzong應該是我在不丹見到最有氣勢的Dzong, 穿過橋墩, 我們走過進入Punakha Dzong 的橋, 來到Punahka Dzong前面的小空地, 我們稍停一下, 讓Chencho戴上scarf.

我們一同走上Punakha Dzong的樓梯, 一道石梯一邊木梯, 挺斜的, 走到Dzong內, 是一個很大的內庭, 中間有棵大樹, 網上資料說是一棵歷史悠久的菩提樹. 內庭的廊柱、屋樑、欄杆都是橙色和啡色再加上不丹的民族特色圖案, 內庭沒有幾個人, 偶然有一兩個喇嘛走過.

在內庭拍了一些照, 我們在旁邊爬樓梯上了二樓, 走入了Dzong內中間的建築物, 這建築物把內庭一分為二, 我們在二樓看進建築物的中庭, Chencho說這堨i以拍照, 我看下去, 雖然比較暗, 不過下面看來是可供assembly的小hall.

我們走到建築物的另一邊, 從這邊走下去可以入到內庭的第二部份, 我們仍從二樓看下去, 看著堛漲繴等~觀. Chencho在向我解說這堛瑣史故事, 這時有個小喇嘛跑近我們, 我顧著聽Chencho說話, 沒留意到小喇嘛在做甚麼, Chencho說完了話, 小喇嘛跟他說了幾句便跑開了. 原來剛才小喇嘛在等我們說完話, 我再看一看, Chencho手中拿著小喇嘛跑開前塞給他的一個膠水樽, 堶掘著金金黃黃的, 像極一瓶尿.

“甚麼來的?” 我肯定我的目光帶著鄙視.

“聖水來的, 我們喝一點或者拿了沾濕一下頭.” Chencho當然不意會我不喜歡這支 “聖水”, 我看那小喇嘛跑開的樣子那麼淘氣, 也不知是不是在作弄Chencho, 但Chencho的樣子很認真看待這樽聖水, 再說喇嘛雖然年紀小, 但身為僧人頑皮也不至於拿他們的宗教來玩吧.

“你在我們的旅程中不要拿來用呀.” Chencho也沒有怎樣回應.

接著我們下樓, 到中庭的第二部份, 這堿O大殿, 我們在門外脫鞋, 也放下外衣和聖水在殿外的長椅上才入內參觀, 當然殿內也不許攝影.

大殿參觀後出來, Chencho還在努力的穿鞋, 我則穿好了鞋, 把我的外衣緊緊的摺好, 塞進我的袋, 在今天這大熱天, 要Chencho幫我拿著這厚衣, 我實在太不好意思了. 至於那樽聖水, 我當然沒有碰, 就讓它留在那兒算了.

“噢, 聖水呢?”

“不要罷.” 我微微的縐著眉.

Chencho也沒說甚麼, 從長椅取回聖水.

內庭的第二部份不大, 但四面的建築特別精緻漂亮, 就是拍照, 捨不得走. 我們邊走邊拍, 緩緩的從大殿的左面離去, 這邊的路向下走, 是兩幢建築物中間的小巷. 這小巷沒有遊人走過, 只偶爾有一兩個僧人經過. 沿途我聽到僧人的讀經聲, 也聽到佛樂聲.

“喇嘛的學習有分專科嗎? 是不是有些專攻經文, 有些專攻佛樂呢?”

“他們不是喇嘛, 是僧人. 也有分專科的, 會有僧人專門學習某種樂器.”

原來“喇嘛”這一詞本身已是僧人的某種階層, 所以不是逢僧人都是喇嘛.

“有女僧人嗎?”

“也有的, 不過不多. 以前結過婚的也可以做僧人. 自小出家, 如果長大後想還俗,也可以的.”

說著我們由小巷的底處又走樓梯走回上面, 已經回到內庭前部, 即是大菩提樹的地方. 我又拉著Chencho要坐下來休息.

坐了一會, 我們離開內庭, 起身離開之際, 我見到上頭的建築物掛著 “Royal Court of Justice”, 法院來的.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不丹之旅 - Mad Man Temple ~ Wangdue - 2 Apr 2010 (Day 3)(Part 2)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temple-wangdue.html

出了Punakha Dzong走下樓梯, 我意猶未盡, “可以再走走嗎?”

Chencho便帶我順時針方向繞著Punakha Dzong走一圈.

我們繞到Dzong後頭, 是陰涼草地和小河, 我們繼續繞著Dzong走, 說起綠化.

“我們的國家的森林幅蓋率高達72%.” 我每次看關於不丹的資料也一定見到這一條, 想不到連導遊也那麼緊張的說.

“你們很以72%森林幅蓋率為榮嗎? 我見所有關於不丹的資料也一定列出這條, 現在連你也這樣說.”

“是啊, 我們不能隨便伐木, 每年6月2日學校和辦公室都會停課停工, 大家出去植樹.”

“植到哪堨h呀?”

“在學校和辦公室附近吧.”

回到車上, 時間也差不多下午一時半, 今早上車時車上的溫度錶指車外氣溫是攝氏7度, 這個時候竟有30度, 一天果然有四季的變化, 瘋狂呢!

車子駛離Punakha Dzong, 才沒幾步, Chencho叫Lhama把車子停在一間學校前頭, 然後我們下車去了學校前面的小公園. Punakha Dzong另一個特色是建在Po Chu和Mo Chu的交匯點上, Po Chu是父親河, Mo Chu是母親河, 他們在Punakha Dzong前交匯, Chencho帶我在小山坡前看這個交匯處的風景.

“這間中學是女校來的嗎?” 在小公園所見, 都是穿kira校服的女學生, 這是午飯時間, 她們圍坐在涼亭下, 在聊天, 在做功課, 也有在吃飯的.

“不, 我們的學校都是男女校的.”

我再留心一下, 原來男一堆, 女一堆的分開玩, 男孩子都坐在另一邊, 穿著灰色白袖的goh, 很神氣的.

看了一陣, 我們再上車, 要去吃中午飯了, 下了車我們還要走一小段去餐廳, 經過人家的房舍之間, Chencho突然叫住我, 我回頭過來, 見Chencho嘮嘮嘴的向那邊的房屋, 噢, 原來屋的牆身上畫有不丹出名的陽具圖案.

之前我在網上看資料, 見有個網友的遊記貼了很多很多不同房舍的牆身上的陽具圖案, 我還以為在不丹房屋牆身會很容易看見, 不過來了兩三天, 我才第一次真的看見畫在牆身的陽具圖案

向下走去, 我們去到餐廳, 天氣很熱很熱, 特別我是穿著冬天的裝束, 但氣溫卻有夏天的熱, 幸好餐廳有空調. 他們安排我坐在面向落地玻璃的觀景位置, 雖然玻璃擦得不夠乾淨, 不過放眼一片青蔥的田野景色, 的確心曠神怡.

“待會我們會有a little bit hiking上mad man temple, 走過這些田野, 走上山, 你看山上那間寺廟就是.”

放眼看出去, 好像很遠呢, 今天穿了裙子毛衣, 好像太熱了.

我吃飯總是很快, 吃完飯, 他們送上帳單, 那瓶水收我Nu40, 約HKD8, ok la. 我付Nu100, 他們找來Nu60, 其中一張Nu10樣子很不同, 細看原來是印度盧布, 就是資料上說不丹Nu和印度盧布是相通的.

飯後我們又出發了, 我們繼續往下走, 走到田堛漱p路, 我們前面有三個小男孩, 大概初小的年紀吧, 穿著goh校服, 深色長襪皮鞋, 背著大大的書包, 今天天氣著實很熱, 小男孩們都把goh的上身褪下, 綁在腰間. 小路旁的田埵陸朱壑, 黃牛和小男孩們都暗堿鉞菃痝o個奇裝異服的外來人.

我們走著走著, 小男孩可能好奇心已過, 在一邊鬧玩一邊跑了去, 黃牛也沒有跟上來, 留在牠自己的地盤. 田媞′O綠綠的, 種滿了不同的作物, 只是我一種也認不得.

“這是甚麼呢?”

“那又是甚麼呢?”

可能我從未真正的走入田, Chencho逐一介紹, “這個是米.” “那個是薯.” “有黃花的那個是芥末.”

“別笑我, 我在城市長大, 沒甚麼機會到田, 不認得農作物.”

我們繼續在沒有任何樹蔭的田中步道前進, 有隻小狗一直跟著我們, 由田中跟到我們開始上坡, 離開田間, 走上沙地, 我的 “奇裝異服”竟連小狗也吸引了!

天氣很熱, 太陽也猛, 我們一邊走一邊聊天一邊散著步上坡, 一點也不覺得原來也走了二十來分鐘, 我們終於見到坡上的轉經輪亭, 再走上幾步, 來到坡頂就是Chimi Lhakhang (Divine Madman Temple). 廟前一大片黃沙空地, 遠處豎立了一排白色的經幡. 在進入坡頂的路口長著一棵枝架很大, 樹葉茂盛的樹, 樹下有一張長椅, 我跟Chencho在這堨坐坐休息.

這個位置在坡頂, 居高臨下, 看到下面廣闊的田地, 可惜轉經輪亭大大的頂在眼前, 拍攝則不太能取得好構圖.

我們走進寺, 堶戚捫n特小, 內庭只有一個彎角位, 走進廟內, 地方狹小, 一眼已看遍整間廟宇內部, 地方小得跪拜的地方僅夠幾個善信跪拜, 主事喇嘛也要借過一旁.

Chencho也上前付一點香油錢, 按藏傳佛教的方式跪拜幾下 --- 慢著, 這間寺廟不是讓沒生育的婦女和夫婦來求子的麼? Chencho, 你拜來是為了……..呵呵呵!!!!

Chencho介紹過寺廟之後, 我們回到寺外剛才的那張長椅, 又繼續坐坐聊天. 聊了一會, 一群二十來個不丹男子上了坡來, 全都穿整齊的goh, 年紀由少年, 中年, 老年也有, 是一整團的來朝拜吧. Chencho說從他們的口音聽來, 他們應該是來自不丹的東部.

過了好一會, 有一個導遊跟著一個西方遊客上來, Chencho跟那個導遊握手聊天, 那個男導遊年紀較輕, 他們談了一會, 男導遊便帶了他的客人入廟中.

“我做了導遊差不多十年, 經驗比較多, 樂於跟年輕的導遊分享經驗, 像剛才的那個男孩, 他剛入行不久, 有些資料他不熟, 他走過來問我, 我便教他, 我會跟他們說那些要跟客人說, 那些不用跟客人說.”

再坐了一會, 我們下山回去, 走下黃沙小坡, 回去田間, 在田間的小步道上, 遇見在田中工作的農人, Chencho又走過去跟農人握手聊天. 認識Chencho三天, 天天都見Chencho跟人握手聊天, 我知道Chencho交遊廣闊, 但竟廣闊到在Punakha的田間也有朋友?

“你認識他嗎?”

“不認識.”

“握手是不是不丹的傳統習慣呢?” 我見Chencho見人便上前握手聊天, 不止Chencho, 其他不丹男子也是.

“不是不丹的傳統習慣, 我們是學西方的, 看起來像更civilize.” Chencho笑說.

“之前有個香港明星來結婚, 你知道嗎?”

“Oh, 那個Tom嗎?”

“不是Tom, 是Tony.”

“Ah, 是Tony呀.”

“香港的記者來追訪他們呢?”

“是呀.”

“那些記者是怎樣拿到簽證的呢?”

“總不是說要進來採訪吧.”

“那些記者有沒有打擾到你們呢?”

“也沒有怎樣打擾的.”

“也代這班記者跟你們道歉吧. 我也不明白香港人為什麼這麼愛窺探人家的生活. 我想不丹人不會這樣吧?”

“不丹人對本地的明星和名人的私生活不會太有興趣, 以前有好幾個荷理活明星來過, 不丹人也不會特別問他們要簽名的.”

路過田間, 我見到另一邊有一大梱人般高大的乾草, “甚麼來的?”

“給牛吃的.”

一路回去, 小路越來越窄, 緊夠一人走過, 差錯步會掉到水田中. “小心呀, 不要走太快呀.” Chencho在我後面, 大概是怕我這個city girl走不慣田堛爾艩|掉下去吧.

走完田堛爾, 回到村屋群中, 又見到剛才那間牆身畫有陽具的屋, 再拍張照, 卻給Chencho取笑.

回去再開車, 沿路不時有工程, 沙塵很大, 細看施工人員, 樣子都是印度人的樣子, 正如網上資料所說, 勞力工程的工作都由印度人做. 迎面不時有大貨車駛過, 那些貨車的裝飾都很印度化, 車堛漸q機和跟車工人都是印度人.

“公路不是都鋪好了嗎? 為什麼他們還在做工程呢?”

“公路是鋪了, 不過還未夠好, 所以繼續修葺令公路更平整, 並且加闊一些路段.”

的確, 離開Thimphu後繼續向東行的公路, 沒有Paro和Thimphu之間的公路般平滑舒暢.

“我們現在正進行五年水力發電(Hydro-electric)工程, 工程做好之後, 我們可以再生產更多電力賣給印度.”

見過網上資料說不丹製造出口品不多, 偏生能水力發電賣給印度, 沒想到他們現在可以更上一層樓. 這當然是四世國王的英明領導的成果.

其實這晚我們留宿的酒店不在Punakha, 而是附近的Wangdue.

車子漸近Wangdue, Chencho指著對岸一個很大型的沿岸工地說: “這是Wangdue的新城, 遲些起好了, 便把舊城的人搬過來住.”

“他們怎麼肯說搬就搬? 看這新城沒有田地, 在舊城有田的人又怎肯搬來?”

“不是舊城的多都是開小店的, 不耕田, 他們會搬來的.”

四時許, 我們來到Dragon’s Nest Resort, 天色還未暗. Lhama在停車場停好車, Chencho帶著我走去reception.

Dragon’s Nest不大, 有兩間酒店房間主樓, 兩個主樓只有地面和一樓兩層, 每層四個房間, reception和餐廳在下面的另一個房子.

Reception前面是電腦房, 真的一個間房有一個可以上網的電腦, 好像是幾十Nu十五分鐘之類的收費. 我沒有需要急著上網, 所以沒留意收費. 我們去了餐廳坐坐,這天下午很熱, 餐廳沒有其他客人, 是我來了才開門, 所以餐廳內很悶熱, 但我很意外地發覺餐廳內有空調, 我進了餐廳, 他們立刻開了空調, 很快便涼快起來.

我們吃一些下午茶點, 喝一下茶, 之後便回房中. 我的房就在路口地面, 是所有客人離開餐廳後要回房的必經路口, 太開揚了一點.

房間沒有在Paro的大, 但一定比Thimphu的Riverview大得多, 房內也是兩張床, 這兩張床比Riverview的床的size就正常多了.

“七點正我們在餐廳吃飯.”

Chencho離開之後, 我去洗澡休息, 浴室亦是十分整潔, 熱水充足, 浴巾潔白.

洗好澡, 我在門外附近走走, 我門前是一小片園境, 放眼出去, 是河景和河對面的村落. 在鄉村間, 幾乎沒有聲響, 就只是偶爾鄰房的西方遊客的談話聲.

太陽下山, 氣溫終於下降, 微微有點冷意. 我回房再稍為休息, 看看電視, 小睡一點.

晚上七時去餐廳, Chencho換了便服, 灰色汗衫加黑外套牛仔褲, 一時間由古裝變時裝. 酒店的其他西方遊客也陸續來到, 又是自助形式的晚飯.

Chencho跟我解說原來gho是件浴袍樣的衣服, 先將右幅拉到左腰, 然後再用左幅蓋在右幅上, 之後用腰帶緊緊的綁三幾個圈繫緊, 再把上身拉鬆, 銀包等雜物放入內層的左幅內而不是外層的右幅, 這樣東西便不會掉出來.

“不是說手袖內有內袋嗎?”

“沒有喇.”

“你們的Prime Minister很好的?”

“他選舉前到全國的山村逐一拜訪, 不只, 他選舉後也去拜訪.”

早上我在街上有宣傳預防HIV的告示牌, 我問Chencho: “不丹人在哪媔R避孕套呢?”

“可以到衞生署取的.”

“那如何懂得用呢?”

“衞生署也會教呀. 在藥房也會買到, 印度入口的.”

“其實你們這堿O鼓勵生育還是鼓勵少生呢?

“鼓勵少生的.”

“但你們的人口只有七十多萬, 為什麼還要少生呢?

“工作機會不夠, 孩子的學歷高了但找不到適合的工作, 還有有些孩子讀書讀不上, 糾結朋黨, 在街頭流連, 打架, 破壞, 也會有的, 已經比以前差了.”

“一般人家都不行婚禮, 婚禮太貴了, 只有國王結婚才行婚禮. 一般不丹人住在一起, 生了孩子就是結了婚.”

晚飯後又出去逛逛, 酒店是建在公路的斜坡下面, 爬上入酒店的斜小路, 走上公路. 這晚天色還不錯, 也見到不少星星, 遠望到對岸, 也點點人家燈火, 我還以為Wangdue應已是鄉下地方, 燈光竟還不弱, 一路走過, 也不用開手提電筒.

我以為不丹的晚上應該是水靜河飛, 沒想到不斷有那些印度貨車經過, 不止翻開沙塵又嘈吵, 也怕危險.

沒想到差不多八時的 “深夜”, 路上的車還是不斷的駛過, 主要是往廷布方向, 揚起的沙塵頗大, 我很怕那些車看不到我, 聽到車聲從遠遠而來, 已立刻躲到路邊. 走了好一會才回酒店.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不丹之旅 - Wangdue Town ~ Trongsa Dzong - 3 Apr 2010 (Day 4)(Part 1)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e-town-trongsa.html

七時許醒來, 我到門外看一看, 天已大亮了, 酒店房門向東, 看到太陽從山後升起. 河面山間泛著一陣煙霞, 讓光照得迷濛, 我在門前小小的花圃走了幾步, 對岸的村中已見升起了村民早飯的炊煙.

早餐之後, 我們又上路. 今天我們由Wangdue出發到 Bumthang, 也是我今次旅程中走到最東的地方, 途中會經過Trongsa.

車開動了不久, 我們又來到一個檢查站, 今次由Lhama下車去辦手續, Chencho留在車上陪我. Lhama很快便回來, 我們又再開車.

不知是不是星期六的關係, 我見到一些婦女穿好了kira, 一起走上公路, 不知是不是要參與甚麼節慶.

車才開了五分鐘, 我們轉進了一段兩旁都有店舖的街邊, 應該是Wangdue的市中心了, Chencho叫Lhama在前面停車, 原來前面的空地是Wangdue的market, Chencho知道我喜歡看market, 特別帶我來看的.

Wangdue market只是一塊小小的空地, 比Thimphu的weekend market小得多, 不過就是露天market, 看檔的也主要是婦女, 女檔販將農作物放滿一地, 蕃茄, 薯仔, 綠豆, 青瓜, 生菜, 梨, 雞蛋, 當然還有堆堆如山的青椒紅椒. 中老年的女檔販穿著kira, 較年青的女檔販多穿便服. 不止檔販蹲在地上看檔, 顧客也蹲在地上選購瓜菜.

Market所在的空地另一邊是停車場, 我們的車停在那邊, 還停了很多計程車, 旁邊還有自助汽油站. 圍繞著空地的是車路, 再外圍就是一圈的小店舖, market後面是一間初中. Chencho拉著我細聽, 聽到學校似乎正在morning assembly, 是用英語的, 好像是一個學生在make announcement還是在做sharing.

逛夠了market, 我們走過去外圍的小店舖, 是一排的木屋, 全都是兩層高, 地下那層全都是小店, 小店把貨品掛滿在店門窗前, 全都是零食、小玩具、小用品等等, 這些店多也叫General Shop, 也是掛深藍底白字的門牌, 都有英文店名的.

我走到店前一家一家的細看, Chencho跟在我旁, 去到其中一間小店前, Chencho停下來要買東西, 哈, 又是bettel nut, 跟城市男人去買煙一個樣子的, Chencho從懷堭ルX銀包來付錢.

看得差不多要回去的時候, 見有幾個初中生模樣的男女匆匆在我們面前跑過, 我和Chencho都避到一邊, 定神看一看, 又有兩三個穿著汗衫短褲的男女初中生跑過來, 在我們前面轉彎, 繼續往前跑, 就在我們這個彎角有幾個穿著goh的青年男子似在等著他們, 初中生跑過的時候這些年青男子都跟初中生說幾句話, 似是在鼓勵, 再跑到前面, 還有穿著goh的年青男子給初中生們提供水, 初中生跑過時會喝點水, 或者干脆讓水澆頭. 這時Chencho已弄清楚, 原來今天這間中學搞馬拉松比賽, 初中生正在跑馬拉松, 前面這些穿著goh的青年男子都是學校的老師, 正在幫學生記錄時間, 提供水和打氣.

我們又回到車上出發, 開著車, 迎面而來的又是跑馬拉松的學生, 活潑的Chencho拉低車窗, 向學生叫著, 當然是”跑快點, 跑快點, 努力, 加油!”之類的說話啦. 迎面而來的學生不少, 這時我才看清原來每個學生胸前都貼了選手號碼. 來了這幾天, 才第一次看到這麼大批穿汗衫短褲跑鞋的孩童.

我們的車慢慢向前駛, 沿路仍有很多馬拉松學生, 男男女女都有, 他們都挺有毅力, 見他們都跑得滿頭大汗, 滿面通紅, 上氣不接下氣, 但全部都沒有放棄的跡象, 繼續努力前進, 前面的路還長呢.

我們的車又開了很久, 又有一班學生在跑馬拉松, 有一班孩童在公路旁, 有些孩童是support team, 負責為選水撥水打氣.

“他們學校的學生真厲害, 有這麼多學生都這麼能跑.”

“我們的車子已經開了很遠, 這些是另一班學生來的.” Chencho差點沒說: “傻瓜!” 是呀, 我們已開了一小時車了. 這個打氣站沒有成人在, 全都是小孩, 有些小孩還揹著褓襁中的小弟妹來看熱鬧呢.

車子又再繼續開, 走的都是沿山的公路. 我看出去, 見到遠方高山山嶺上鋪滿白雪, 是雪山呢.

我們已開了兩小時車, 爬到3,400米高的Pelela Pass. Pelela Pass沒特別的建築物或景點, 只是山邊又給圍上很多很多的彩幡旗, 中間的迴旋處的有一個大chorten, 路邊有兩間小矮房, 有一家人在這婼璊聸硉弁撢換~.

“Yak呀!" 我們下了車, Chencho看到對面的路上有幾隻yak. Yak住在高山上, 要在山堣~會見牠們的踪跡.

“你還不拍照?" Chencho問. 我還以為我們會開車過那邊, 這邊拍過去很遠.

“我們可以走過去看yak嗎?”
“不能, yak也有點危險性.”

我們在這空地走走.

“有洗手間嗎?”

“沒有呀, 只能在山邊去.”

“唔, 不去了.” 我想一想, 但今天的車程得長的: “還有多久車程呢?”

“個多小時呀.”

“還是到山上小解吧.”

Chencho陪我在前面小屋旁的小路上山, 小路圍滿了彩幡旗.

“為甚麼他們在這堭勳m幡旗呢?”

“之前不是跟你說過, 我們愛挑又高又大風又空曠的地方掛彩幡旗, 好讓彩幡旗可以隨風飄揚.”

小解後又繼續開車上路, 開了一會, 突然見路舖滿一堆植物, 我打了一個突, 還未反應過來, Lhama已經二話不說, 不閃不避, 就把車子駛過去, 車輪輾過些植物, 發出”霹靂啪嘞”的聲韾. 我伸著頭四處張聲究竟發生甚麼事, Chencho和Lhama哈哈大笑的, Chencho說: "鄉民割了竹枝下來, 齊整的舖在公路上, 讓途經的車輛輾過, 竹枝就自然給破開, 鄉民便不用自己費勁破竹, 竹給輾開後, 便可以拿來編織屋頂, 圍欄, 竹類器皿等等.” 鄉間的小智慧又可愛又實用, 不知是我少見多怪, 還是不丹子民特有的互助智慧?

這樣駛了大半個小時, 我們來到今天的景點, 是尼泊爾式的Chendebji Chorten, 在不丹, 尼泊爾式Chorten特少, 突然見到這尼泊爾式的Chorten會立即察覺分別, 特別是尼式八方眼.

我們下去走走, 我們順時針方向繞著Chorten走, Chorten前是草地和小河, 河邊的草地豎了好些很高很高的直身彩幡旗, 紅藍黃綠白五色都齊全.

我們邊談邊很慢的踱步, 順時針走了一圈後, 我們在Chorten的後方離去, 在後方小路見到幾間小木屋, 有一大堆青竹堆在地方或擱在屋邊.

“應該是儲起來, Tshechu時用.”

其實我想去摸摸河水, 不過這堛漲a理環境不適合我們走下去, 我們在後面走過一道小小橋, 然後回到車路上車去.

車走了一會兒又停下來, 我們到了吃飯的地方. 餐廳建在河谷上, 我們從公路走下樓梯走進餐廳. 餐廳的前部是紀念品店, 地方不少, 牆上桌上掛滿唐卡和織品, 還有手袋, 面譜, 及各式工藝品. 進入餐廳見到在餐廳中央有一個直立式火爐, 服務員給火爐加進柴支, 讓整個餐廳都暖起來. 直立式火爐的設計在加柴支的火爐上面還設有一層, 可以放進水煲保暖. 從餐廳的玻璃窗看下去, 可以看到河谷的風景.

我們在餐廳坐下來.

"要不要喝buttered tea (酥油茶)?” 好事的我, 不知是不是一時間未回過神來, 我搖了頭. Chencho自己要了一杯.

“酥油茶埵麻I甚麼?”

“有紅茶, 加鹽加奶, 加油. 味道當然是咸的. 用的butter有的用印度牛的油, 有的用不丹牛的油, 有的用yak的油.”

“哪種油最好?”

“最好當然是yak的油.”

“那印度牛還是不丹牛的油好些?”

“那當然是不丹牛好些.” Chencho帶點自豪的說.
Chencho的酥油茶來了. Chencho呷了一口. “是那一種牛油呢?”

“是印度牛油.” Chencho淺笑地看著我正在好奇地盯著他的茶杯.

“嘗幾口吧. 剛才問你又不要.” Chencho笑著叫人給我也送上一杯酥油茶.
我接過來喝了幾口, 雖然正午時間陽光普照, 但我們深入山區, 海拔愈走愈高, 已很有寒意, 來幾口熱熱的酥油茶, 整個人都和暖起來.

今天他陪我吃飯, 他先過去堶戛酗F飯菜, 再出來陪我吃. 陸續有遊客進入餐廳, 都是歐美人士, 餐廳吃的都是那些不不不西的自助餐, 不過這間餐廳做的口味較適合我.

“我們用的是日本車, 很耐用, 可用上二十年, 沒有廢氣, 很好的. 那些印度房車廢氣很厲害, 不耐用, 幾年要換. 不丹的車輛年年要驗車, 廢氣超標便不能再在路面行駛.”

“是嗎? 我們這兩天不是遇到不少廢氣很大的貨車嗎?”

“唔, 他們準不能通過測試.”

“之前那年選舉是怎麼的?”

“那天全國放假, 不是身份證便可以投票的, 要有投票證的. 我們一個個排隊進入票站, 堶惘釩鷇s, 我們按鈕便可以投票. 我們大概當天晚上九時多便知道選舉結果.”

“So embarrassing!”我自以為來自大城市, 殊不知我們的選舉資源和配套比不丹落後幾十倍, 人家一按鈕便是投票, 無需人手點票, 選舉結束便知道結果.

“在香港, 我們還沒你們先進, 我們要拿著選舉和蓋印, 印好投入票箱, 選舉結束了還要點票, 點到凌晨四、五時才知道結果呢. 其實你們才是先進呢.”

我看著Chencho的袖口, 見有些奇怪: “不是一塊的嗎?”

“不是的, 白袖口是分開扣上去的, 平常不常洗goh的, 白袖口就常常洗.”說著Chencho拆了一隻袖口出來, 原來是用扣小心扣著.

“我看網上資料說前年不丹地震, 你有經歷到嗎?”

“不是前年, 就上年九月, 我在Paro感受到, 不過東部那邊受到的破壞較嚴重.”

“國王立即去看他們嗎?”

“是呀.”

“在不丹, 拍拖的男女不會牽手嗎?”

“不會.” 又好像是, 我來了這幾天也沒見過男女牽手.

“那會怎麼?”

“沒怎麼.”

“那麼就只並排而行?”

“是呀.”

我吃飯實在很快, 半小時便離座, 我們又再上車. 大約四十分鐘後, 我見到遠處有一個群大型建築物, 是Trongsa Dzong了.

我們先在觀景台下車, 拍拍照, 然後我們再上車向Trongsa Dzong進發. 又走了二十分鐘, 我們終於在Trongsa Dzong門前下車. Trongsa Dzong前面有一堆民居依山而建, 是一個小社區.

下了車, 我們往下走去, 見到Trongsa Dzong前面一片空地上有一班大叔正在進行射箭比賽, 一群年輕僧人坐著圍觀. 陽光燦爛的照在青綠的草地上, 僧人穿著棗紅色的僧袍, 射箭中的不丹大叔穿著深棗紅深棗紫的goh, 色彩對比已鮮明, 我們在遠處駐足觀箭, 我細看見大叔們的腰間圍著一些不同彩色的布條, 紅色的, 藍色的, 白色, 黃色也有.

“他們要腰間掛著的彩色布條跟射箭比賽有關嗎?”

“是用來記分的, 所以腰間的布條越多即是分數越高.”

我們往前走, 我見到下方的草地上舖了一些大紅色的僧服在曬晾.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7 - 台北, 不丹帕羅策秋節, 清邁潑水節, 會安, 峴港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羨慕呀,應該很好玩,很美DR REBORN
DR REBORN
DR REBORN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