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乌镇,一个来过就忘不了的地方

随着上海旅行的计划 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水乡——乌镇。 开始了我的又一次遇见……
  乌镇,一个来过就忘不了,来过就不曾离开的地方……

  今年八月份,我终于与你相遇了
  当看到你的时候 我心中的眷恋 怎么也不能对你诉说
  我知道 我今生只能把你记在我的心里

我们的故事开始在一个晴朗的午后

和我以前一样 我开始用相机来描绘 用脚步来丈量 这个水乡


渡船的里程其实很短,却是纯人工手动摇桨。

又过了约莫十分钟,上岸,便是染布坊。

这次的乌镇行程十分随意,对于景点和路线并没有详加研究,往往都是走到哪算哪。
关于乌镇的攻略,路书和其他蜂友们已经介绍的颇为详细和完备,这里我也就不班门弄斧地赘述了。除了心情故事,便以图片为主。

如果能够减少一半的游客数量,在这明媚的天气下,穿梭于阡陌巷间心情应该可以更平和、更宁静。
很多到乌镇的游客,都是为了追忆“似水年华”。一个在现实中几乎绝迹,深深烙印了浓重水乡氛围,颇有些美好,有些理想化,有些柏拉图式的爱情故事,引得人们向往。
似水年华,这个故事我并没有详加阅读,只在百度上搜索了分集剧情,一气呵成地了解了故事梗概。
一见钟情。牵挂。相爱。等待。寻觅。最终手放开。
我们还彼此自由——这或许是爱的至高境界,而我却觉得这境界显得那么无奈。
有些人注定相遇、相爱却无法相守,如果一开始我们就能看到这段感情的终局,是否还会义无反顾地付出和相爱呢?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这么安静的地方,搬一张躺椅,喝茶、晒太阳、打瞌睡、发呆或者看一本悬疑小说。此时此刻,我真想就这样坐在河边无所事事的浪费时间,什么事都不去想。

河面上不时地有乌篷船穿梭来去。船上的人看风景,或成为别人的风景

因为是新年,乌镇有传统特色的新年长街宴。
长长窄窄的巷子里,八仙桌一张挨着一张仿佛一条长龙。大红灯笼高高挂,热闹喜庆的气氛跃然而出。

夜幕降临。
乌镇的夜景在驴友间口碑相传,今日得见的确美不胜收。只是手头设备有限无法完整展示,这是种遗憾。
另一种遗憾,我不晓得是否能构成遗憾。
曾听许多人说起乌镇那浓郁的商业气息,白莲塔周边的这一片,聚集了好几间酒吧。比起西塘和南浔,的确商业了不少。尤其是5点钟店铺打烊巷里无人的南浔,真是天壤之别。而对于年轻人而言,这样的酒吧文化还是喜欢且欢迎的吧。
今日得见,乌镇并不似我想象中的那样商业,这也许是我期望值本就不高的缘故吧

夜,也赋予了乌镇诗意的时刻。一处小景一个拐角,都满怀意境地可以写句诗出来。
始终认为,古镇,是适合情侣们牵手漫步的地方,它本就带着一种温婉柔美的气质而存在,不经意间渲染出的浪漫,一丝丝沁人心脾。

同行的一对情侣说,去什么样的地方、看什么样的风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起看风景的人。
这句话说的浅白却再正确不过。
所幸这一次不用当电灯泡。有一个人陪着我看乌镇的风景,在我走出从前那段曲折之后。
即使这个人也注定从我身边走开,但至少这一刻,我不孤单。
这便足矣。

养成了一个习惯,去一个地方旅行,一定会挑选几张美丽的明信片,而后找一家安静的小店坐下来,在远方给想念的人寄去惊喜和祝福。

这次有些小不同,让我想念的人陪我一同来了乌镇,正坐在我对面摆弄着我的相机,我抬头怔怔地看着他两秒,低头静静悄悄地给他写了明信片。
在经过曾经的那段小曲折后,他走进我的故事。然而令人发笑的是,仿佛注定过客一般,在适当的时候他上车了,却与我不是相同的目的地。过了一站又一站,我知道,很快,他将会到站下车。
前面我就说过,结局,近得昭然若揭,我深深地明白这一点,依然心疼。
从开始到最后,这样的结局仿佛宿命般不容更改。是不是如果当初不遇见,那么现在就不必烦恼,不会相恋?

呆坐床角,不再流泪,面无表情,感官思维统统麻木不仁,时间终于又在心里划开一道深深伤口。伸出左手,握拳,发现我的心脏是这么瘦小,上面却打满了补丁。

七点,漫步在乌镇的清晨,眼睁睁地看着这片天空染上色彩。
失眠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看到清晨的美景,乌篷船在眼前划过,划开河水一片片涟漪。看着看着,就看呆了。

平心静气地想,这跟爱与不爱无关,只是无法跨越横亘在彼此之间的现实阻碍。
要用全世界做代价获得一段爱情,我不敢下这个赌注,也没有信心。
既然无法爱,那么唯有放。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我爱的此人从桥上走过。

乌镇住宿

【人生若只如初见】

有闺蜜问我,说,你明知道与这个人的感情不会有结果,当初为什么要爱?
我无法回答她这个问题。
有时候一段一开始没有想过有结果的感情,在最初时不去在意,到后来反而变成你人生中最认真、最刻骨铭心的一段。现在这个“最”字我不敢轻易使用,因为我未来的路还长,我还会遇到真正对的人。但不可置否的,他已然在我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记。

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爱过的人如若无法相守,必然因爱而伤,如果能提前预知了这哀伤,那么两人最好最初就不相见。
可结果却是,爱情充满了不确定因素,谁都无法控制它的开始,走到最后,唯有相见不如怀念的哀伤。

人生若只如初见。
初时,相见相知,美好而淡然,回忆的时候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微笑。就像《似水流年》这个故事,黄磊与刘若英隔着书架对望的那一眼,发酵了心底的爱情。
最终,黄磊娶的不是刘若英,刘若英离开了乌镇回了台北。这是他们故事的结局。

最末,以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中的某句话做结。
旅行,或者那种漫无目的的漂泊的过程,其价值在于它们能让我们体验情感上的巨大改变。

共勉。

————————Lulu  2010.3.4  21:06 P.M.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