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哥本哈根 <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是童話嗎?!



12月7日,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正式召開。這次會議一直被寄予厚望。然而,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在童話王丹國麥,達成一份可以取代“京都議定書”的“哥本哈根議定書”,近乎一個童話。


我們已身處一個全球變暖的時代。只有充分認識到這一點對人類的全部意義,才有可能在這個時代更好地維護自身利益,促進自身發展。而如此宏大紛繁的議題,不太可能通過一個沒有太多現實約束力的會議立刻得到實現。


各國似乎正“同會異夢”。就在哥本哈根氣候大會召開前夕,美國,印度,德國等國紛紛宣布了各自的減排目標。光有承諾遠遠不夠,而且,在峰會上白紙黑字的協議中誰該減排,該減多少仍將是一大焦點。與此同時,增加綠色能源開發利用,建設堤壩防止洪災,低海拔島嶼國家民眾大遷移等等,都需要花費大量資金,誰來買單將成為峰會面臨的又一個艱難的熱點問題。


慮及以上種種難題,很多人都不看好哥本哈根會議的成果。果真如此,全球應對變暖的努力將遭遇一大挫折。但是,哥本哈根並不是最後的機會,一場失敗的峰會,如果沒有值得寫入歷史的成果,或許也可以刺激世界更加珍惜下一次機會。


對中國來說,參加哥本哈根會議應該成為一次真正認識全球變暖問題的重要機會。我們應該超越這次會議,認識到當今時代,全球變暖所造成的各種後果正在逐漸展現,綠色能源和綠色經濟的重要性日益突出,在這個時代,中國已不再是10多年前“京都議定書”剛剛誕生時的那個中國,中國在經濟迅速發展的同時,也成長為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大國,在全球變暖問題上所面臨的壓力也日漸增大。


時代變了,觀念也需要跟著改變。只有充分認識到全球變暖時代對中國未來發展的影響,才能在這個時代更好地維護中國的利益和長遠發展,為世界作出貢獻。

一些西方國家之所以能在某些清潔能源技術領域佔據領先地位,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超前認識到了相關技術在全球變暖時代的重要價值。觀念的超前,加上資金和技術,就變成了經濟上的領先。


在全球變暖的時代裡,需要改變的還有經濟增長方式和生活方式。歷史已表明,高污染,高能耗的增長不具有可持續性,且需要付出沉重的環境代價。當然,眼下我們仍有賴於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以維持經濟增長。但為了經濟的可持續發展,為了保護環境,為了不再次落後別人一個時代,我們必須盡快實現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積極應對全球變暖,並不是為應對外部壓力,而是為了我們自身的長遠利益。




哥本哈根峰會: 各國都在想什麼?

參加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峰會的各國都有自己的議事日程﹐而這正是它們為何難以達成協議的原因。

本週﹐來自192個國家的官員將齊聚哥本哈根﹐探討如何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問題﹐他們將尋求達成一項新的協議﹐以接替1997年簽署的《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即便各國在此次會議上無法達成一項具約束力的協議﹐許多國家也希望至少能夠約定減少各國溫室氣體排放量﹐並向最有可能受到全球變暖影響沖擊的發展中國家提供幫助。

當然﹐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特殊的當務之急和種種顧慮。我們不妨看看幾個國家針對此次哥本哈根之行的一些議事日程。

美國

美國未能通過氣候變化法案意味著哥本哈根峰會達成協議將被延後。不過﹐仍在國會有待批准的議案以及奧巴馬政府監管溫室氣體排放量的權力讓美國政府樹立起可信度﹐並增加了其談判的砝碼﹐為最終促成協議定下基礎。美國政府可能仍會承諾到2020年美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下降17%﹐同時為發展中國家的低碳項目提供資金援助﹐以使各國達成協議。美國還希望其它國家﹐主要是中國和印度承諾其溫室氣體排放量何時達到頂峰﹐並要求兩國政府制定嚴格的有關報告、監控和核查溫室氣體排放量和減排量的標準。

中國

中國已經承諾﹐到2020年中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這意味著中國將進行自願減排﹐因此﹐不太可能寫進一份有法律約束力的氣候變化協議。但是﹐這也體現了中國對哥本哈根峰會達成協議抱有興趣﹐這可能會給中國帶來各種好處﹔中國將從發達國家獲得更多的資金援助和技術轉讓。作為太陽能和風電設備的出口大國﹐中國還將獲得更多的產品需求。讓中國政府最為擔心的則是結束《京都議定書》有關在發展中國家的減排可以帶來可交易的碳排放額度的條款﹔中國一直是相關機制的最大受益者﹐其獲得的碳排放額度佔總量的59%。

印度

印度政府長期以來都在抵制實施碳排放上限。印度說準備在2020年將排放強度削減20%-25%﹐但不會接受有法律約束力的減排指標。印度辯解稱﹐印度在考慮固定的排放峰值之前﹐需要發展和經濟增長﹐而發達國家肩負採取更多限制性措施的歷史責任﹐因為它們才是導致幾十年來氣候遭到損害的罪魁禍首。印度政府也支持利用資金援助和技術轉讓刺激綠色能源解決方案。近來﹐印度領導人已經顯示出變通的跡象﹐自印度去年粉碎世界貿易談判之後﹐他們急於證明自己不會成為哥本哈根峰會的破壞者。

俄羅斯

氣候變化問題並非俄羅斯政府議事日程的重點﹔其注意力集中在旨在推動前蘇聯時期工業基礎設施節能化所需的大量投資上。俄羅斯政府的目標是到2020年將能源效率提高40%。有關外交官稱﹐俄羅斯願意將碳排放從1990年的水平減少20%到25%。俄羅斯總理普京(Vladimir Putin)則表示﹐俄羅斯願意簽署後《京都議定書》協議﹐前提其它國家也要簽署此項協議﹐而且俄羅斯森林對於減少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貢獻亦被考慮其中。

巴西

巴西政府定下的溫室氣體減排目標是36%-39%﹐將通過停止亞馬遜流域的森林採伐﹐普及既能使用生物燃料又能使用普通汽油的高能效的車輛來實現。但這一減排目標是自願性的﹐要想實現更高的目標依賴於巴西政府得到資助﹐顯示出作為拉丁美洲最大的經濟體﹐巴西不願意為減排犧牲工業產出。並且﹐保護亞馬遜地區熱帶雨林的努力可能因為這一備受貧窮折磨地區的非法砍伐而受阻。

歐盟(European Union)

由27個成員國組成的歐盟希望在哥本哈根峰會上眾口一詞。其目標是採取行動﹐將全球變暖限制在攝氏2度(華氏3.6度)以內。歐盟有意承諾到2020年將碳排放從1990年的水平減少20%﹐並且願意將這個目標提高到30%﹐前提是其它國家也要做出減排承諾。歐盟已經準備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援助﹐但是尚未承諾具體金額。一些西歐國家支持提供資金援助﹐但是來自東歐的一些新成員的意願則要低得多。

波蘭

波蘭和其他東歐國家希望達成的協議不會給他們經濟帶來太多負擔。問題是歐盟成員國之間應當分擔多少對發展中國家的財政支持。富裕的歐盟成員國提議依照一個國家的排放量決定捐助比例。但由於東歐的歐盟成員國的能源行業嚴重依賴於煤炭﹐如果按照這一提議﹐他們就會比根據經濟產值決定捐助比例的做法支付更多的資金。波蘭還希望能夠在《京都議定書》於2012年到期後繼續出售碳排放額度。由於波蘭在過去20年已經將二氧化碳排放量削減了30%﹐該國可以出售價值數十億歐元的碳排放額度。

非洲

非洲國家將溫室氣體排放問題怪罪於發達國家﹐他們希望因為全球變暖的影響得到補償。但他們在優先問題上存在不同意見。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希望得到數十億美元(各國領導人沒有透露具體金額)以適應氣候變化﹐氣候變化導致了東非嚴重程度創紀錄的乾旱和其他地區的洪災。尼日利亞等產油國則認為﹐工業化國家石油消耗量下降會導致他們的收入減少﹐他們希望在這方面得到補償。

印尼

印尼是全球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國﹐僅次於中國和美國。該國大量的溫室氣體排放都來自於濫伐森林。印尼可能會要求國際社會提供保護森林方面的技術和資金。此外﹐印尼希望能對未來設立的通過減少毀林帶來碳排放額度的項目自行監控﹐該國暗示會反對組建一個國際監控機構。印尼承諾到2020年將排放量從照常發展情景(business-as-usual)削減26%﹐但該國官員說﹐如果得到所需的國際資金和技術支持﹐印尼會將減排比例提高到41%。

厄瓜多爾

作為產油國﹐厄瓜多爾將向哥本哈根峰會提出一個新的想法:富裕國家支付35億美元﹐讓該國的8.5億桶石油儲量繼續留在地下。這些石油位於亞馬遜森林的一個自然保護區﹐而保護亞馬遜森林將成為哥本哈根談判的重要一環。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一個代表團已經去考察過該項目。厄瓜多爾明年將出任歐佩克的輪值主席國。厄瓜多爾政府已經將其石油部更名為“不可再生資源部”﹐他們已經向一些歐洲政府提出了這個想法。

森林保護協議

哥本哈根目前為止唯一趨于達成的協議是對保護森林的國家實施經濟補償。該協議的草案《減少因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引起的排放》(簡稱REDD)將于哥本哈根當地時間16日送呈將近兩百個國家的與會代表。如果能夠順利簽署,此項協議將成為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上最重要的成果。

由于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強大功效,借助經濟補償加強對森林的保護也是各種環境保護組織多年來致力于實現的計劃。砍伐、焚毀熱帶雨林大量釋放的貯藏在樹木中的二氧化碳,據估計約占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總量的20%。對于泥炭土、沼澤等同樣能夠貯存大量二氧化碳、對控制氣候變化有影響的地貌,該協議也將做出規定予以保護,環境專家正在計算這些自然資源貯存二氧化碳的確切能力。

但盡管各方在保護森林原住民權益的方式、森林的定義等重大問題上的分歧已經解決,該協議仍面臨各種細節問題。世界保護區委員會(簡稱WCPA)是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簡稱IUCN)的六個委員會之一,WCPA海洋部副主席提出:“為什麼人們考慮到森林和泥炭土,卻沒想到海洋呢?這是地球上最大的二氧化碳儲庫。哥本哈根大會達成的協議只保護森林這一種資源未免太可笑了。

” 另一些科學家們則希望哥本哈根大會能夠將對森林的保護措施延展到農作物方面。甚至在受保護森林的具體類型上也存在進一步的分歧,例如有專家提出,每單位的北方森林能夠貯存的二氧化碳相當于熱帶地區森林存儲量的兩倍。而即便該協議能夠順利通過,仍需不少時間資金才會流轉。減排的額度、什麼時候、用怎樣的方法考量二氧化碳的存儲量,仍需進一步商榷。

對于經濟較困難的國家來說,該協議所規定的補償款項將成為一大資金來源;對于較富裕的國家,該協議的主要魅力在于,它將部分地減輕本國減排指標的壓力。根據目前通行于歐美國家的限制排放和許可証排放制度(cap-and-trade),不能將溫室氣體排放控制在規定限度以內的公司將必須對國外的減排項目進行投資,以獲得額外排放的許可証。

REDD協議一旦通過,這些投資款將很可能用于國家保護森林的計劃。但不論從哪一方面說,保護環境之舉都收到了直接的經濟回報。這與此前聯合國的氣候保護項目截然不同,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中,各國通過改善對土地的使用以減少排放並不會得到任何補償。

而除了REDD協議之外,哥本哈根大會幾乎毫無進展,各國減排的額度、援助貧窮國家應對全球變暖的資金數額、環境保護項目受到評估和確認的具體方式等一系列至關重要的問題都尚未得到解答。

美國總統奧巴馬(相關)已經聲明,不打算進一步增加美國的減排額度,只承諾截至2020年,排放水平比2005年減少17%。各國領導人已經放棄達成國際性條約的希望,只待來年繼續商討,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則已在一次演講中倡議于明年七月形成條約。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15日晚上的講話中對各國代表說:“我們不能再等一年了,大自然可不跟我們商量。”


其實各國都係自私的, 以錢放第一位, 大國小國都係貪!
至於保護地球村呢......呢個不在佢地自己國家嘅agenda入面!
坐埋一齊開會, 重要放棄自己利益.....唔使諗!
我覺得個會結果會好似簽京都條約咁嘅outcome....
小魚記事簿
難分真與假,人面多險詐, 幾許有共享榮華, 簷畔水滴不分差.....

Be a Blogger!!
&quot;已發展國家&quot;同&quot;發展中國家&quot;總係互相推卸責任,
會議就一直陷入僵局......

減排會減慢經濟發展, 阻礙利益,
所以各個國家都抱不積極的態度.

實現國際合作的成果真係泡影!
利益跟環保=衝突

哥本哈根協議 爭議中產出

哥本哈根氣候會議在延長將近一天後落幕,由美國總統歐巴馬所主導的《哥本哈根協議(Copenhagen Accord)》,在哥本哈根氣候會議延長第十六個小時,獲得大會以附註的方式通過。包含美、中、歐、印、日、加等全球主要溫室氣體排放國,全都簽署了這項政治協議,但原本應該在哥本哈根通過的新氣候議定書草案,由於目前仍有十餘個版本,必須要延到明年在墨西哥舉行的下一次氣候公約締約國大會時,才有機會轉化為國際條約。

 在這份新出爐的哥本哈根協議堙A明定各國需努力減少溫室氣體排放量,好將全球的升溫控制在攝氏兩度以內。各國不但必須在明年一月底前,提報各自減碳目標,並且在未來每兩年就應檢討一次。

 在金融援助方面,簽署協議的已開發國家則承諾,應在2010-2012年三年內前湊足300億美元的緊急援助資金,提供給開發中國家對抗氣候變遷,資金規模到2020年時每年必須達到1000億美元,並將成立哥本哈根綠色氣候基金(Copenhagen Green Climate Fund)來管理。協議堣]提到,到2015年時必須依更新的科學數據重新檢視協議,包括將控溫目標降至1.5度等,也算回應了小島國家的要求。

 在過去兩周的氣候會議中,除了討論新的氣候議定書草案外,有關類似哥本哈根協議的政治宣誓草案不下三份。但直到美國總統歐巴馬十八日飛抵哥本哈根,與中國、印度、南非、巴西等全球四個主要溫室氣體排放國展開密室協商,才產生出最後這份協議。期間,中國總理溫家寶還曾一度因為歐巴馬在氣候會議致詞時,公開批評中國迴避國際監督,因而不願直接與歐巴馬對談。但在各方努力下,兩人在十八日當天至少見面了兩次,並敲定最後的文字。

 然而,這份由密室政治所產出的文件,卻在氣候會議上受到極大的非議,不少左傾的拉丁美洲國家對他們從頭到尾都未受邀請討論,感到極度的不滿;尼加拉瓜代表並在議場上,一度試圖阻止美國談判副代表潘興的發言。而非洲國家與小島國家,也針對文件堥S有訂下實際減碳目標卻只談金融援助感到失望。

 冗長的發言一直持續到十九日上午,當主席丹麥總理拉斯穆森,幾乎就要開口宣佈會議沒有共識了,英國代表米爾班緊急提出了協商要求。兩個小時候,新任主席上台宣佈以附註的方式,將哥本哈根協議列入會議記錄,各國代表沒有反對意見,接著情勢開始逆轉,包括加拿大、日本、歐盟、非洲聯盟等,開始發言表達願意加入哥本哈根協議,拉丁美洲國家最後只能以像協議文件不能有氣候公約文件編號、不能有氣候公約的Logo印在其上的方式,作消極的反對。

 而除了屬政治宣誓類的哥本哈根協議之外,在氣候公約體制內既有的氣候公約長期行動特設工作組、以及京都議定書特設工作組所提出的草案,也都將持續在既有的基礎上,繼續加以討論,並企求於明年的氣候會議上達成共識,以期在2012年後接續《京都議定書》,繼續管制全球的溫室氣體排放。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