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caishu11, 謝謝你的欣賞, 我們繼續分享~

不丹之旅 - Trongsa Dzong ~ Bumthang
- 3 Apr 2010 (Day 4) (Part 2)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dzong-bumthang.html

我們走入Trongsa Dzong, Trongsa Dzong的內庭相對較狹少, Dzong的樓層又相對較高, 通常有三、四層. 內庭很靜, 沒有其他遊人, 路過的僧人喇嘛很少. 我們在Dzong內庭走, 欣賞Trongsa Dzong的建築, 又走上可以上的樓層, 看看遠方的風景.

我們來到Dzong一個樓角, 從這堿搕U去, 可以見到河谷, 環境很清幽寧靜. 我伏在城牆上征征的看著下面的山河谷景色, Chencho在我旁邊, 依著城牆陪我.

“我們這些遊客, 花這麼多錢來不丹, 為的就是這一刻的寧靜. 你們不丹人可能不明白, 你們天天就見著這些山呀, 河呀, 無盡的樹木樹林, 根本沒甚麼特別好看. 但這些景色, 對於我們來說很難得.”

都說Dzong是半政府半宗教的行政中心, 在Dzong堶, 我就見到農業部和林業署兩個部門在Dzong內的辦公室.

這兩天我總想著一些問題, 如果不丹和不丹人跟外面的世界越來越接近, 兩者的分別越來越少, 遊客還會想來不丹旅遊嗎? 不丹還有甚麼特色可賣?

“Chencho, 我去過一些佛教國家旅行, 我去過泰國, 柬埔寨, 請不要介意我直說, 他們的建築群組比起不丹的宏偉得太多, 泰國可以玩樂的活動實在太多姿多彩, 柬埔寨的吳哥窟幅圓之大, 細節之多, 老實說要不是不丹有這層給保護著的氛圍, 如果不丹人跟外面世界都一樣, 根本吸引不到遊人來旅遊. 那次我在柬埔寨旅行, 去到一個景點, 有個年紀很小的孩子, 走到我們面前高音的說一句話. 初時我們還在以為他剛巧在我們跟前玩, 後來我們才聽得出他在說: “One dollar~ One dollar~” 原來他在我們面錢討錢, 現在不丹人貴乎品格舉止得體, 遊客來不丹, 就是想感受這種清純.”

Chencho在靜靜的聽著, 不知道他能有多體會到我的說話. 靜了一會兒, 我們起身離開Trongsa Dzong, 走回剛才的路出去. 我們又回到剛才有人比賽射箭的地方, 我們走了過去看射箭.

走過小橋, 走到射箭場, 他們分成兩組, 場的兩端都有一個射箭弝, 就是那種小小的木牌, 斜斜的豎在地上, 木牌上有小小的圓芯. 兩組人分別站在箭弝的附近, 當然兩個箭弝相距遠極了, 按網上資料說是 一百五十米, 我只覺得遠得很誇張.

當一組在那邊射箭時, 另一組人在這邊散開, 不要進入射箭範圍, 給射中會要命的. 當那邊的人射中木牌時, 這邊的人會立即圍上去, 呈半圓形的圍著木牌, 然後一起對著木牌唱歌跳舞起上來. 舞步大約是躬身垂著雙手向地上的木牌跳著, 然後舉起手, 跳著踢著腳, 一邊跳一邊踢, 一邊轉圈, 一邊上下的揮動手臂, 一邊唱歌, 手舞足蹈, 有點站立不穩的, 少許像醉酒唱歌跳舞, 歌聲中有點嘲笑有點敬佩的語調, 很有趣的. 這歌舞很短的, 幾十秒便唱完一曲, 這邊的人唱完便散開, 那邊的下一位箭手便會就位再射下一箭.

如果射不中箭弝, 這邊的人中會有其中的 一兩 個會以歌唱的語調向對面唱過去, 那邊的人便知道射不中. 每隔幾回便會拾回射出的箭.

我站在場邊的長椅後面, 見長椅上放滿了各人的弓, 箭, 還有箭袋, 我仔細的看, 那邊弓都很精緻, 門外漢也會一眼看得出是上品.

“那些弓都很貴吧?”

“很貴呀, 幾百至一千美元吧, 全都是美國進口貨, 這埵釣ワ扈S別代理的.”

“萬一弄壞了怎麼辦?”

“可以拿會店堶袉z的, 修不好, 他們會運回美國修理. 維修期間, 他們可借另一把弓給你用著.”

這時正在比賽的其中一個射手過來, 放下了一支箭, 搖了搖頭, 走開了. 我低頭一看, 箭身破了個小洞.

“壞了不能用了嗎?”

“不能了, 要報廢.”

“很貴嗎?”

“幾塊錢美金一支, 不便宜呀, 所以不要弄壞.”

“玩射箭是很貴的玩意呢.”

我這等好事的人, 當然是站著看, 不捨得走. 看了好幾個回合才肯離去. 我們回到上面的停車場, Lhama還未回來, 我走到停車場前端, 繼續看下面的比賽.

Chencho見到趕緊拉我回來. “小心那些箭.”

我還以為我已經在箭弝後面的大石牆後面的高處, 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沒想到不丹箭手的射程可以那麼遠.

Lhama抱了個孩子回來, 後面還跟著一個女人和小孩.

“Lhama的姐姐住在這, 那兩個是他的外甥.”

Lhama把孩子交回他的姐姐, 我們便上車出發了.

這趟路程比較長, 我們要去Bumthang, 下午二時五十分出發, 下午四時四十五分左右才到達Bumthang鎮中心.

車繼續駛離鎮中心, 我們要去酒店. 我們駛入一條兩面都是農耕地的車路, 一路上甚麼都沒有, 就是只有農耕地和偶爾 一兩 間農舍, 我們一直駛入去, 我也不曉得怎麼會有酒店建在這些田中.

一路走, 經過一個很大很大的草地, 附近有些工人在施工.

“這堶p劃了要起一個內陸機場.”

“噢? 需要嗎? 這堸_得了嗎?” 這堿O一片大空地, 不過以機場來說又似乎小了一點.

“是呀, 飛去東部嘛.”

我們似乎遇上找路的麻煩, 終於下午五時我們到了酒店門前, Chencho和Lhama讓我等著, 他們去辦手續. 我下車在拍一下酒店的景色, 似乎不錯, 酒店的建築物圍著一片草地, 草地也經刻意裝飾.

他們忙來忙去, Chencho跟那邊談了很久, 最後Chencho回來說: “原來他們起了新翼, 你的房間在新翼, 我們到新翼去吧.”

再駛了一會車, 找來找去才找到, 這邊也挺不錯. 來到Bumthang, 天氣冷了很多, 他們先讓我到餐廳堨h, 他們習慣要serve餅乾和茶做下午茶, 我猜是學美國歐洲人吃下午茶的習慣吧.

細看餐廳, 他們也有個由地板到天花的大火爐, 我想是我到了才開始點火吧, 不過很快暖起來. 我不特別需要吃東西, 吃了兩片餅乾, 喝了幾口茶便起身. 我們到房間去.

我的房間在所有房舍的盡頭, 跟其他的房間不同, 我的是獨立屋, 自己一個住. 入到房內真的不得了, 有客廳, 客廳有梳化, 飯桌, 飯椅, 火爐, 有廚房, 廚房有水籠頭, 有熱水器, 有一個一般香港小單位的睡房大小的衣帽間, 再走進去是浴室, 浴室放有暖氣, 睡房是六呎雙人大床, 房埵雪x氣, 只是房內沒電視, 那也是的, 渡假其實應該遠離電視, 躲在這偏遠的地方, 遠離人煙, 沒電視就最好. 再走出去是陽台, 放了兩張椅子.

這個房間比我在香港的家還要大, 起碼有七百平方呎, Chencho跟我說了幾次: “You are lucky.” 我初時也會不過意來, 原來是酒店忘了我會來, 把所有的普通等房間都分了給其他客人, 到我來的時候已沒有了普通房, 他們唯有把沒住客的Suite給了我, 我也奇怪為什麼以我這等minimum pay的客人會有這樣的上房, 原來如此.

將行李在房內安頓好, Chencho在幫我燃著火爐, 火爐邊已有好些破好的木頭, Chencho用火爐邊放著的蠟燭和火柴幫我點火爐, 原來是有技巧的, 這麼大件的木頭不易燃著, Chencho在木頭堆中找些較薄的木片, 置在木頭上, 然後點著木片, 木片點著了較耐燃, 有較多時間去燃起木頭, 單靠火柴, 只怕劃掉整盒火柴也沒能燃著半點木頭.

見Chencho坐在地上很小心的在生火, 我也坐在一旁學著, 只見Chencho用火柴點著蠟燭, 然後用蠟燭伸入去火爐堨h點著木片, 木片雖然較薄, 但也不易燃起, Chencho轉為滴一些蠟到木片上, 再用蠟燭去燃木片, 弄了好一會兒, 終於弄妥了.

弄好後Chencho起身說: “他們的熱水剛開著, 要等上一小時才有熱水. 七時在餐廳見吧.”

送了Chencho出去, 我一個人在房, 外面很冷, 不能到陽台坐, 我在房塈邟佼o弄弄那, 又小睡一會, 六時多我再試一試, 已經有熱水, 開著暖氣機洗了個熱水浴, 還好的.

洗完澡出來, 覺得好像冷了, 房堛熒x氣好像仍在warm up中, 就是半溫不熱, 走到客廳, 原來火爐的火差不多全熄掉. 我試著學Chencho般的透火, 原來不是這麼容易, 我弄來弄去, 手又不能伸得太入火爐, 又不容易在火爐堮釣 一兩 片薄木片出來, 滴著蠟來燒又不是很容易做的, 我冷冷的坐在火爐前, 試了很久, 終於起到個像樣的火來.

七時我便出門, 門有點難鎖, 我也弄了好一會才鎖好門, 天已全黑, 沿路的房舍有點燈光讓我走回餐廳, 差不走到餐廳, 就見Chencho迎面的走過來接我.

餐廳塈中F好些西方遊客,食物不是太差, 不過也不對我胃口, 吃了一點點便吃完.

“我在不丹見到車子都很潔淨, 我很意外呢. 因為我以為落後地區車子都很髒, 滿是泥沙. 我們的車子也很清潔, Lhama每晚都洗車嗎?”

“不是每晚, 是每個早上.” 他笑說.

“剛才我問過, 原來酒店新翼起了三年, 不是一年.” 他突然剎有介事的說.

“哦.”

“我們佛教徒不說謊的, 所以我弄清楚就要告訴你.”

“不丹有沒有毒品問題呢?”

“是多了一點年青人吸毒, 不是很嚴重, 但不是沒有. 不過我自己沒試過, 詳情就不知道.”

“那酗酒呢? 是不是很嚴重呢?”

“酗酒的也有好些人, 多數是男人, 閒來沒事便喝酒.” Chencho露出很厭惡酗酒漢的神色.

“你會看星座嗎?”

“不會呀.”

“在西方, 星星給連成不同的星座. 不丹有嗎?”

“沒有吧, 我們只有星相家, 看星卜未來.”

我又遞了張紙給他,我把我要買和帶回香港的東西都寫下來, 我想要不丹的硬幣, 關於不丹和藏傳佛教的畫册, 不丹郵票和寄postcard給朋友, 如果不太貴的話想買轉經輪和彩幡旗, 還有不丹本地生產的食物和飲品, 印有不丹風景照的日曆, <<高山上的世界盃>>, <<旅行者與魔術師>>, 還有<<小活佛>>的電影VCD或者DVD, 一小包的紅米, 如果可以的保留到的話, 還想帶芝士回去.

Chencho小心的逐項細讀, 然後認真的跟我說: “唔, 好的, 我會帶你去找這些東西.”

“你是怎麼學電腦的?”

“我上了半年的電腦班學的.”

“你們的電腦堣]可以輸入Dzongkha?”

“可以呀.”

"不丹人現在都很喜歡看電視嗎?”

“電視機是貴, 不過看收費電視的月費很便宜. 在引入電視頻道之前, 我們只能看錄影帶.”

“這十年堣ㄓ扛瘍雂ぇ雂j吧.”

“是的, 真的很大.”

“最起碼你們現在這輩比你爸爸那年代輕鬆容易很多.”

“真的是如此.”

晚上又出去散步, 我由廚房後門直出車路, 途經廚房, 看見廚子在工作, 再走經導遊和司機的休息室, 出到車路, 夜媞ㄥ瞻@片, 附近只有 一兩 點燈光, 終於在Bumthang我看到最大最美麗的夜空. Bumthang本來就是比較冷, 入夜後更冷, 我穿上了羽絨, 一路背著酒店向更入的路走去. 這晚天朗氣清, 整個天空都滿是星星.

之前看資料說不丹有很多狗, 不過這幾天散步都沒有狗在攔路. 路的兩旁是農地, 夜媯L人, 連聲音也沒有, 就只有冷空氣和漫天星宿.

這堭艉W的路實在太黑, 路上有時有積水和泥洼, 偶然又會車駛過, 見到老遠有車駛過來, 便先亮起手電筒, 讓迎面而來的車見到, 不然在深夜中, 迎面而來的車是不會容易留意到我的. 走了一會, 便回房中.

回到房中, 我拿出了帶來的”超越天與地”來看, 這本厚厚的書, 我才看了三四十頁, 這時候揭開上回擱下的頁, 女主角Jamie正在說當年(1989年), 她從Thimphu坐了很久車去到Bumthang, 天氣很冷, 她去到瑞士賓館, 那埵頃銕G的木地, 還有火爐, 我讀覺得很有趣, 我不正是人在Bumthang, 坐在潔亮的木地板上, 在火爐前面? 又會正巧我在這堿搧蛦o段.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不丹之旅 - Bumthang ~ Tamshing Monastery ~ Kurjey Lhakhang - 4 Apr 2010 (Day 5) (Part 1)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mthangtamshing.html

吃過早餐, 我們上車出門, 車子駛回Bumthang鎮中心, 星期天早上八時半的鎮中心沒人, 大部分店舖也未開, 我們開了十多分鐘車去到今天第一個景點, Jyamba Lhakhang.

入了Jyamba Lhakhang的外庭, Chencho古古惑惑的伸頭過我, 想跟我說甚麼的, 剛巧我又跟他說話, 打斷了他的話頭. 之後他鬼馬的跟我說: “在Tsechu時, 這堛漕kdancer會戴著面具赤裸全身跳舞.”

“褲或者襠布也沒有?”

“沒有呀.”

“你試過參與這種赤裸全身的舞蹈嗎?”

“沒有! 沒有!” 他有點怕羞的急急答道.

我們入寺內參觀, 寺內很黑, 牆身上畫有很多佛教故事的圖畫, 不過就算在微弱的光線下也看得出這些珍貴的文物, 破損程度十分大, 他們用一些布幅蓋著, 導遊只會掀起其中 一兩 幅讓遊客看看, 只見在高於人身的圖畫保存得比較好, 在人身高以下的, 破損和剝落便很嚴重.

我們又順時針方面在寺內參觀, 繞了大半個圈, 見到前方地上有一堆鐵鏈, Chencho帶我上前說: “穿起這件鐵衣, 圍著佛堂走三圈, 就可以為我們的父母積福. 這件鐵衣很重, 25公斤呢. 我就曾試過穿起這作鐵衣在這堥咫T圈.”

我試著拉起這件鐵衣, 很長, 如果穿起來, 一定拖地, 鐵衣很重很重, 我想拉起多一點看看也不行, Chencho幫著我一起把鐵衣放下.

嗯, 這堿O中部的Bumthang, Chencho總不是特地來這堿幭K衣走三圈吧.

“你是怎麼來到穿鐵衣走三圈呢? 特地來的?”

“不是, 是之前帶團來的時候, 特地穿起鐵衣走三圈.”

我們順時針方向走完內堂, 走到門口, Chencho又遇見朋友, 他真的是朋友王, 相識滿天下, 今次是這廟的和尚.

“他是我的好朋友, 我們自小相識的.” 他們很開心的聊了幾句, Chencho從goh堭ルXbettel net, 跟和尚分了.

我們出了寺門, 我又想再走走, 於是我們又繞著寺的外圍順時針方向走.

“你們分吃bettel net的樣子, 就像城市的男人們在分享香煙.”

“其實分吃bettel net是一種很好的交誼方式, 老友聚舊分享bettel net增進友誼, 不認識的朋友, 拿出bettel net來分吃, 談多幾句, 便結成好友.”

離開了Jyamba Lhakhang, 我們轉出左邊, 走入田中的車路, 今天天氣很好, 藍天白雲, 雖然Bumthang較冷, 不過今天太陽暖暖的, 涼風輕輕的吹過來, 挺舒服.

大概昨晚下過雨吧, 泥地上有一些小水洼, 我們小心的走, Chencho叮囑我跟著他的腳步走, 我偏不聽他說, 自己逞強, 要走在他前頭, 結果一腳踏在泥中, 他立即要過來幫我, 不過我已自己爭脫了泥漥, 就只是鞋都髒了.

我們慢慢地走在路上, 享受著田園風光, 我在欣賞著沿途景色, 偶然有農耕機車經過, 倒吵耳. 我們一邊聊天, 一邊走, 沿途有竹編的圍欄, 竹編木搭的小農舍, 三三兩兩的牛在低頭吃草, 小牛依著母牛在吃奶, 一切都平靜悠閒.

有幾條狗迎面而來, 不過沒有衝上我們, 他們在我們兩邊散開, 看資料說不丹有很多狗, 還有網友說晚上狗吠聲很吵, 但我這幾晚一點也聽不到.

“不丹有很多狗呢.”

“是呀, 但我們信佛不殺生, 所以政府有一隊人員, 專門到處找流浪狗幫他們做絕育手術, 現在已能好好控制好狗的數量.”

我們走到一條小河邊, 前面是有幾塊小木板讓我們過河的, 不過我不心急過河, 倒走到河邊, 我好想玩玩河水, Chencho唯有邊叫著我小心, 邊跟著我走到河邊. 我蹲在河邊在玩水, 水很涼呢.

“可以喝的嗎?”

“我們可以, 你不行.” Chencho意思是我的腸胃未必能習慣這堨秅籅熔茧.

“噢~~” 還以為不丹這個pure得可以的地方, 會像冰島一樣, 河水都清潔得可以喝下.

過了小河, 我們來到一片很廣很闊很平的草地, 前面有兩個穿kira的小女孩, 大約七、八歲, 兩個糖黏荳的在走, 在談心, 在玩耍, 原來她們是在一起放牧, 她們正在趕著她們的牛.

大牛小牛三三兩兩的在草地上吃草, 不止牛, 還有馬, 馬兒都有繩圈著, 我想上前去摸牛兒馬兒, 卻給Chencho叫著: “不要走得太近, 危險呀.”

一直向前走, 前方有三間寺廟, 是Kurjey Lhakhang, 我們從側門走入Kurjey Lhakhang範圍, 在側門外, 工人們正在破柴, 想是寺中燒柴取暖或建築之用吧.


我們走入Kurjey Lhakhang參觀, Chencho甫入寺已立即從懷中取出一張A4紙, 拿去給寺內負責看守的僧人, 僧人很認真的拿出一個大文件夾, 把那張A4紙放進去, 是我的參觀准許證吧.


我見神壇之上除了供那七碗水之外, 鮮花等物之外, 還在其中一個供盤上堆了一大堆零食, 是薯片餅乾之類, 不知是Chencho見到我的愕然樣子, 還是他也覺得堆得太誇張, 他跟我解說: “我們也供零食給神祇, 通常在這堜韙@個星期便會拿掉.”

“然後會吃掉還是棄掉?”

“會吃掉的.”

參觀後又在門前穿鞋, 我的鞋最易穿, 一穿便是, Chencho的鞋也不會難穿, 不過仍是要坐下來拉拉鞋邊.

“不丹有職業軍人嗎?”

“有呀.”

“可以當到幾多歲呢?”

“四十多歲吧.”

說著我們從另一邊側門出去, 門外有幾個不丹婦人在擺賣工藝品. 在前面的停車場, 我見到有個導遊模樣的不丹人倚著車邊在抽煙.

“不是說不丹全國禁煙嗎?”

“是呀.”

“但是他在吸煙呀.”

“那又不會特地做到這個偏遠的地區來拘捕他吧.”

“禁煙令真的很突然嗎?”

“是呀. 有些人偷運香煙入不丹, 把煙塞入電視機的盒和機身中, 從印度運過來.”

前面有一班西方遊客, 穿整齊登山裝束, 還帶備了行山杖.

“他們來trekking嗎?”

“他們應該是day hiking吧, 很多人來hiking的.”

西方遊客還是忍不住在跟地攤的婦人買工藝品, 他們實在喜歡這種東方異色吧.

我們在平地上走, 一邊是草地, 一邊是河流, 幾隻幾隻的牛群在吃草, 母牛帶著小牛, 小牛吃一點草又吃一點奶, 小牛很小, 小得像只大狗樣子, 很可愛.


我們拐了個彎, 走過了鐵索橋, 走到對岸, 走上山坡, 太陽有點猛, 我有點熱.

“你遇過最差勁的客人是怎樣的?”

“Gay的客人.” Chencho的樣子很厭惡.

“你怎知他們是gay的?”

“他們一個在看東西買東西, 另一個在後面負責付錢.”

“這也不代表他們是gay的啊.” 我失笑的說.

“不止的, 他們在後面一起坐, 我還見到他們牽手.”

“噢, 但那是他們的事啊, 又不關你事, 總不能因為他們gay就覺得他們是壞客人.”

“也不只是因為他們gay, 他們很無禮貌, 對我們工作人員的態度呼呼喝喝的, 不好.”

“你見過lesbian嗎?” Chencho問.

“我自己沒有正式lesbian朋友.”

“我也有lesbian客人, 我見到她們kiss呢.”

“呀, 我明白了, 因為就算在西方社會對同性戀持開放態度, 他們也不可以很公開的親密拍拖, 所以他們喜歡來到不丹這些遠離他們原居地的地方, 在這堨L們不認識任何人, 也不用介意任何人的眼光, 就可以自在地享受拍拖生活. 所以你在不丹作為導遊會見到多些同性戀人, 我在香港反而見不著.”

“那還有沒甚麼差勁的客人呢?”

“試過有客人叫我帶他找妓女, 我生氣到不得了, 他當這堿O甚麼地方. 我跟他說要找妓女去曼谷, 這堥S有他要的人.” Chencho說著也很不開心. “主要是客人的態度, 有些客人態度很差, 幫我們看成僕人, 傭人一樣, 呼呼喝喝的. 我們也是人呀, 遇上對我們好的客人, 我們會待他們十倍的好.

“有沒有客人來這堿O為了禮佛呢?”

“有呀.”

“那他們去參觀佛寺的時間會久一點吧.”

“是呀, 他們會打坐冥想, 我也會一起打坐冥想, 有時一坐便 一兩 小時.”

“他們是哪堣H? 有美國人嗎?”

“有美國人呀.”

“他們之前已在美國學佛嗎? 他們對佛學的認識深嗎?”

“是呀, 他們有些對佛學的認識頗深, 我也不夠他們懂得的多.”

“你也帶其他theme的團嗎?”

“也帶的, 例如觀鳥, 看植物生態, 不過到了這個環節就會交給特別specialize在這方面的導遊帶隊.”

“人們說吃得bettel nut多對胃部不好.” Chencho說. 我記得網上資料說會容易患胃癌.

“哦! 你還吃那麼多!”

“沒有喇, 只是有時吃一點點吧.”

“不丹的學校從小學開始便以英語授課嗎?”

“是呀, 所有學科都用英語授課.”

“唔, 我相信不丹學生的平均英語水平, 不是說個別的, 平均的應該比香港學生還要好, 至少你們的學生大都能以英語與外國人溝通.”

“孩子是怎樣學宗教的事情? 學校的課程埵陰迠? 要不要像基督教般上教會?”

“孩子都是學著父母祈禱, 讀經, 拜神等等, 學校堥S特別教, 不過我們的歷史科分為世界史和不丹史, 在不丹史我們會論及佛教的歷史, 故事, 佛理等等.”

“不丹人一般甚麼年紀才會結婚生子呢?”

“那也沒有一定, 我有朋友十八歲唸完書便生孩子.”

“噢, 那你二十八歲才生孩子算是很老囉.”

“那又不算, 我也有朋友三十多歲還未有孩子.”

“現在還有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的家庭嗎?”

“其實很少了, 而且如果一個男人有兩個妻子, 他會很窮. 如果一個女人有兩個丈夫, 她會很有錢.”

“為什麼呢?

“因為一個男人有兩個妻子的話, 他要付錢養兩個妻子, 但如果一個女人有兩個丈夫的話, 她有兩個丈夫付家用給她呀.”

“會不會一個女人有好幾個丈夫呢?”

“絕少, 人們會暗地婸’o是妓女呢.”

我們一路上有時荒蕪, 有時有農地有農家有農舍, 我們經過一家農家門前, 見到一對小姐弟穿了整齊光鮮的goh和kira, 在農舍前面玩, 我想舉機拍他們, 但是他們很怕羞, 一見到我舉起相機, 便立刻躲入農舍. Chencho見狀哈哈大笑, 幫手叫小姐弟出來, 不過小姐弟太怕羞, 在門前偷偷看看我們又躲回去.

Chencho跟他們說了幾句然後告訴我: “今天他們家上寺廟拜神, 所以他們兩姐弟穿好衣服等出門.”

一路散步, 風光優美, 景色怡人, 最難得是天高氣爽, 不冷不熱, 涼風迎面, 山路易走, 一邊談著不丹的風土人情, 非常十分愉快的鄉間漫步.

談談笑笑, 差不多十一時, 我們來到下一個景點, Tamgshing Monastery. 寺內面積雖然小, 內庭挺雅緻, 這個寺都是平房, 僧舍全都一層高, 只有 一兩 間建築物有兩層高.


離開了寺廟, 我們再走去下.

“我有些朋友唸完大學後當導遊, 他們浪費了父母的金錢, 我沒唸大學也一樣當導遊, 比他們早出來工作, 早賺幾年錢, 比他們還更有經驗. 有時我沒團, 在家中燒飯帶孩子, 我爸說我唸那麼多書也是在家燒飯.”

一路走著, 十二時多一點我們就回了酒店, 約好我下午一時吃飯, 他先送我回房休息.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不丹之旅 - Bumthang ~ Burning Lake - 4 Apr 2010 (Day 5)(Part 2)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g-burning-lake.html

午餐後, 我們又再出發, 我們去Burning Lake. 不知是不是吃得太多, 我竟在短短的十數分鐘車程中睡著了.

不一會便下車, Chencho帶我走進樹林, 有一點點上坡的路, 然後下坡, 探頭下去已經見到縱橫交錯, 很多很多彩幡旗, 下面是一道河, 走到下面有一道木橋, 過橋前的山邊放滿了很多很多很多的小stupa. 走過木橋, 頭頂面前全是彩幡旗, 很漂亮也很壯觀.

過了小木橋, 我們來到Burning Lake前的大石台上.

“我一直以為Burning Lake是一個很大的湖, 我還在想像拿著油燈潛入水中找寶物的畫面, 怎麼現場是一條窄小的河?”

“很久很久以前, 我還未來過之前, 我也以為是個湖, 而事實上它是道河.”

“真的能拿著盞油燈潛到水中, 上水前燈還亮著嗎?” 我有點白痴但又有點認真的問, 我似乎有點相信這個傳說故事是真的.

“我也不知道, 不可能吧.” 沒想到虔誠的Chencho會這樣答我.

“網上資料說朝聖的遊客會來這堶葽Q靜修, 會想像到聖者到水中找寶物的畫面.”

“嗯, 不過很難的, 很難靜下心來.”

“我們之後還有地方去嗎?”

“沒有了, 今天下午只在這, 之後沒有了.”

那我就賴在這堣ㄗ咫F, 我們坐在石台的樹下, 不過坐得不舒服又看不到湖水, 我想坐近石台邊沿一點, 不過Chencho怕我會不小心掉下這一層樓高的石台, 不讓我坐得太近, 最後我們還是坐前了一點點.

“你做導遊之前未來過這些地方, 那你第一次怎麼懂得跟客人來這些名勝古蹟呢?”

“我們初入行時會做Assistant, 跟著經驗豐富的導遊, 帶客人人數較多的旅行團, 幫忙處理各種雜務.”

“有工資的嗎?”

“有, 不過很少, 所以要靠客人的小費.”

今天陽光很好, 幸好石台在樹蔭下, 涼風送著倒也舒服.

有個不丹的老婦入了Burning Lake, 坐在我們後方, 她在喘氣休息, 然後靜靜坐在後方, 應該在這神聖地方心中暗暗默禱吧.

原來婆婆還有幾個夥伴, 有婆婆, 有公公, 也有阿姨, 四五人一起, 他們都到達後, 便在準備各樣拜神的用品. 不丹人拜神不燒冥襁, 只很簡單的點幾支香, 主要是五體投地式祈禱, 或坐在一旁搖著轉經輪在低聲祈禱.

不久之後又有幾個中青年的僧人來到, 不知是不是他們認為石台的位置已被我們和婆婆他們霸佔了, 幾位僧人走到石台旁, 爬了到石台下面.

“我又想到石台下面.” 我甚麼時候都是好事的.
“不行, 那很危險, 你爬不到.”

Chencho可能真的覺得很危險, 我不可能辦到. 我嘟了嘟嘴唯有作罷.

我們就在這, 聊聊天, 享受一下樹蔭間滲下來的陽光. 坐了良久我都不想走, Chencho也沒有催我走, 他也靜靜的陪著, 跟我談天.

好一會兒, 那幾位中青年僧人從下面爬回來, 隔一會, 那幾位公公婆婆阿姨也一個跟一個的爬了下去, 連最老的婆婆也拉著kira爬了下去.

不知Chencho是不是見連老婆婆也可以爬下去, 我應該可以應付到, 還是在石台實在坐得久了, 他也悶得想走動一下: “我們也下去吧.”

我立即興致勃勃的站起來, Chencho先下去, 我緊接著在他身後, 他一邊下去一邊轉身要扶我, 揮著手要他不要理我, 一來要他自己也要小心, 二來我要專心自己下去, 也不想次次要靠他幫忙. 其實那小石壁的確很斜很斜, 我要降低自己重心, 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半爬下去. 幸好斜坡很短, 十多步便爬到下去.

下面原來是個平坦的石台, 面積比上面的石台大. 我們走到中青年僧人前面近湖水的石面坐下, 一邊欣賞著”湖”景, 一邊聊天說地. 又坐了好一會, 我們才回到上層的石台, 我不斷的給燃燒湖上面掛得縱橫交錯的五色彩幡旗拍照, 這堛漱面m旗是我到不丹之後見過的最鮮艷, 掛得最密最多的一處地方, 在進入燃燒湖石台的橋兩旁和橋上面, 還有橋的兩端, 滿是彩幡旗, 涼風吹起, 藍白黃紅綠的五彩旗就在我的眼前面龐呼呼有勁的飄揚著.

我忍不住不斷在橋上和橋的兩端拍照, 又有個導遊帶著遊客進來燃燒湖, 這個導遊當然又是Chencho的好朋友, 他們又在握手交談, “你請他幫我們拍合照吧.” 我遞了相機給Chencho.

拍完照我們也過橋離去, 在離開燃燒湖的斜路, 我回過頭去看, 五色彩幡旗陣覆蓋著, 幾乎看不到下面的燃燒湖呢.

我們回到車上, Lhama載我們回Bumthang鎮中心, Chencho昨天說我們今天逛鎮中心.

回到Bumthang鎮中心, 奇怪, 水靜可飛, 昨天明明挺熱鬧的, 今天幾乎所有店舖都關門, 街上行人也不很多, 我們的車沿著Bumthang鎮中心唯一大街走下去, 真的大部的店舖也關了門, 是不是因為今天是星期日?

Chencho見狀也頗意外, 我們在大街的中段停了車, 下去走走, 仔細的看看, 真的是九城的店也沒營業, 只有零丁的 一兩 間士多, 菜舖, 電器舖開著門. Chencho走在我的前頭, 他左顧右盼, 發覺真的沒幾間店營業, 他轉身過來跟我說了句話. 我還未意會過來, 他已經在大笑起來: “我想跟你說Let’s go, 但一開口便跟你說了不丹話, 都是你很像不丹人啦, 連我也當了你是不丹人了.”

“來, 我請你去喝茶吧.” Chencho知我愛看市集熱鬧, 昨天趕著去酒店, 沒停車下來走走, 想留待今天時間充裕來逛慢慢, 又偏偏今天沒開, 他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我當然不會怪他.

他走在前頭找茶館, 我在後面跟著, 但來回走過都找不著, Chencho問他在大街上的朋友, 反正誰都是他的朋友.

“連茶館也休息了.”

“我們閒逛一下好吧.”

我們索性在人不太多, 店舖都關的大街上閒逛. 經過Bumthang郵局門口, 當然也是休息了. 郵局門面跟其他店舖一個樣子, 沒特別, 最特別是郵局門外有一列簇新的郵箱, 銀色郵箱上面用紅色油寫上醒目號碼.

街上人不多, 大都穿上便服.

“你如果換上牛仔褲, 放下這個隨身袋, 看上去簡直是一個不丹女子.”

我們經過一間正在營業的電器家品店門口, 電器家品擺滿店門外的地上, 其中有個大電飯煲.

“這個大電飯煲要多少錢呢?”

Chencho問問店主, “Nu 5000呢.” 約1000港元.

“好貴呀.” 不丹當然不會自己生產電器, 大部份電器都是從印度入口.

遠處見到兩個穿著goh和kira的年青男女走過.

“你看看那男孩的鞋.” 我趕緊轉頭去看.

“他不是穿皮鞋的, 他是穿不丹傳統的鞋, 現在沒有人穿這種鞋了, 他應該是去表演跳舞才會穿這傳統款式的鞋.”

走完大街, 我們回到車上, Chencho帶了我去一間賣cheese的店. 這店賣自家製的cheese, 也賣其他飲料, 罐頭等等. 店內有桌子長椅, Chencho讓我在長椅那塈今蛣, 他去買cheese.

好事的我坐了一坐便不耐煩的跟了進去, 老闆娘原來正在招呼較我們先到的客人, 是一個爸爸帶著女兒來買cheese. 老闆娘拿了很大很大件cheese出來, 用天秤和法碼, 在量著切下來的cheese的重量, 然後拿著計數機計價錢, 收了錢再用紙包起芝士給客人.

接著到我們, 看真點, 老闆娘用來切cheese的刀呈正方形, 差不多美勞用的手工紙大小, 上面一個可以讓四隻手指穿過握實的孔, 老闆娘一刀一刀的把量好重量的芝士切成薄片.

Chencho想買啤酒給太太, 他說Bumthang出產的Red Panda很出名, 不過這堨u有樽裝, 沒有Chencho想買的鋁罐裝, 所以Chencho還是不買了.

我想買一些小樽小罐的不丹生產的食物飲料帶回去送禮自用, 不過見店內很多食物飲料都是入口貨, 少量本地生產的有蘋果汁, 不過是玻璃樽裝不便攜帶, 還有用不同本地水果做成的果醬.

“那果醬很大呀, 幫我問一下有沒有小一號?”

Chencho幫我問了老闆娘. “沒有呀.”

“算吧.”

Chencho接過老闆娘切好的芝士. “我們出去坐著吃吧.” 我和Chencho還有Lhama三個一起回去出面坐在長椅上吃.

“來枝蘋果汁好嗎?”

我開心地點點頭, 是本地生產的呢.

Chencho買了蘋果汁回來, 我們一邊談天, 一邊吃芝士, 喝蘋果汁. 蘋果汁很甜, 可能加了一點人造糖吧. 芝士實在很好很好吃, 我很喜歡呀, 不斷吃完一片到一片, 也不理Chencho和Lhama兩個看著我吃比他們要多, 很好吃呀, 不太咸, 味道香, 不太硬又不太軟, 很有咬口.

“我可以買些芝士回去嗎?”

“不行, 這些芝士挨不到這麼多天.” 我還有三天在不丹, 再會在曼谷多呆一天才回香港, 沿途又沒有冰箱, 芝士又沒有防腐劑, 的確是太久了點.

“Paro那邊有賣嗎?”

“沒有呀, 這種芝士在Bumthang才有.”

我嘟了嘟嘴, 沒辦法, 現在唯有再吃多幾片.

“真的不能帶回去嗎?” 我又不死心.

“不行呀.” Chencho真的怕我會肚痛.

又嘟了嘟嘴.

我再入去貨架, 買了瓶大樽裝的雜果果醬, 怎也帶點紀念品走吧.

吃完芝士, 喝完果汁, 我們便上車離去, 今天的活動就此完畢.

回到酒店, 才下午三時多, 晚上七時才吃飯, 我便悠悠閒的洗澡, 做mask, 看書, 看資料, 睡覺打發時間.

晚上七時去餐廳吃飯, 由我的房間去到餐廳才一分鐘路程, 也很冷呀, 看地都濕了, Chencho跟我說: “剛才下過雨來呢.”

剛才下雨, 就算現在雨停了, 雲也未散吧, 也看不到星星, 算吧, 今晚還是不去散步.

這幾天在不丹, 很喜歡不丹人的特質, 簡單, 直接, 沒機心, 純品, 不丹的門戶漸漸的門了, 西方文化進來, 遊客多了, 難免變得物質化, 我很怕不丹漸漸不再是快樂的國家, 很怕他們會失掉純真.

這幾天在不丹, 我很感激一個人, 就是不丹四世國王陛下, 他是一個真英雄, 是他帶領國民在接受現代世界文明之餘, 保持自己民族的優雅莊重. 不丹人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他們快樂, 自在, 自得其樂, 虔誠, 樂天知命, 自重, 整潔乾淨, 自給自足. 是國王讓他們接受免費教育, 年輕國民都有基本學養, 基本都會英語, 對世界的認知也有common sense.

因為四世國王, 不丹保存國泰民安的風貌, 他們純樸但不愚昧. 不丹的確是規矩多多, 不准划木, 不准釣魚, 不准吸煙, 不准使用膠袋, 高額旅客規費, 寺廟內都不准拍照, 是很專制, 但真的保護了國家, 保存了國民的氣質. 難得國民都敬重皇室, 信任皇室, 又難得四世國王和五世國王父子, 不止愛民如子, 為國為民, 又竟然父子兩人都很英俊, 而且創造歷史的由皇室自發還政於民, 不丹的一切, 就像童話故事一樣完美無瑕, 實在教人不忍見到完美受損.

我不想太囉唆, 不過也忍不住跟Chencho說: “四世國王對你們導遊期望很高, 你們是外地遊客認識不丹的第一步, 他希望你們向世人展示不丹的優雅, 高尚, 幸福, 快樂. 你們不要變得物質化, 不丹人失卻了純樸的特質, 不丹就再沒有甚麼可以吸引世人目光的地方.”

Chencho點點頭, “是的, 政府對導遊有很多培訓, 對我們很重視, 我們也很注意自己的言行, 盡力滿足客人的需要, 讓客人認識不丹的傳統文化.”

我想起Chencho媽媽送給Chencho的金戒指, “你們在那媔R金呢? 我見不到有賣金和首飾的店呀.”

“有的, 在Paro也有. 以前不丹人會買來自香港的金, 因為是足金, 所以不丹人都知道香港, 不過現在不許從香港入口黃金了.”

“不丹的首富是甚麼人?”

“是四世國王的叔叔. 他也對國民很好.”

“那不丹有甚麼人對不丹社會有很大貢Y呢?”

“唔….” Chencho在努力地想, “有一位女士, 她是反貪污專員, 做得好好, 之前她獲受勲表揚.”

“反貪污? 不丹不是很低罪案率嗎?”

“是罪案率低, 但都要有人做防止貪污的工作嘛.”

“不丹人覺得自己根源自哪一個民族?” Chencho好像一時間不明白我在問甚麼. “你們不是真的認為自己是由龍所生吧? 你們認為自己源自藏族嗎?”

“不不不, 也不真是由龍所生吧!” Chencho也失笑. “也不是藏族, 我們認為我們的祖先可能是遷自蒙古地帶.”

“我是香港人, 我很喜歡香港, 香港有很多令我很喜歡的特質, 但香港也有很多令我很不喜歡的事情. 那你呢? 我知道不丹人個個都很喜愛不丹, 但總有些事情你會不喜歡吧?”

“唔…..” Chencho又很努力的想, “唔…..沒有呀, 我真的很喜歡不丹, 很喜歡不丹的每一方面.” Chencho很認真的答我.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不丹之旅 - Bumthang ~ Gangtey Monastery ~ Wangdue ~ Karaoke - 5 Apr 2010 (Day 6)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程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mthang-gangtey.html

吃早餐後, 我們開車離去, 先經Bumthang鎮中心, 星期一早上Bumthang鎮中心跟昨天一樣, 大部份的商舖仍是關著, 街上的人比昨天下午還少, 時間也已早上八時許, 算很早嗎? 怎麼還未開市?

車開了半小時, 我們來到一家傳統紡織專賣店, 店外有一個小工房, 有兩架紡織機, 其中一架放著織了一半的布匹, 另一架有一位大嬸成在紡織, 細看她織的花紋複雜而色彩鮮艷, 她已織了很長的布匹, 但看樣子她還要織更多才會完成這匹布.

正如所有資料所說, 大嬸技巧純熟, 手指飛快的拿著不同顏色的線頭在布線和織布機之間穿來插往, 像不用思考, 圖案就自然在她指間出現

傳統紡織專賣店門外和旁邊掛滿了不同款式, 不同顏色的紡織布, 走進店內, 也是掛滿了紡織布, 近天花板的位置就掛了多幅四世和五世國王和的照片. 再走入內舖, 除了大量的紡織布, 還有不同的工藝品, 裝飾品, 器皿, 傳統樂器, 唐卡, 裝飾用和節日用的鼓和面具等等, 可謂琳瑯滿目.

我沒有問價錢, 一來我家不放裝飾品, 二來這些放明著賣給遊客, 特別針對西方遊客的紀念品, 肯定很貴.

我們離開傳統紡織專賣店後, 上車出發, 今天大部份的時間都要花在車上, 我們今天由Bumthang返回Wangdue.

接下來近三個小時的車程, 一路無話, 我有時在看風景, 有時在看資料, 有時也會小睡一會, 我們經過田間, 民居, 很小的很鎮, 山邊, 拉滿彩幡旗的地方.

沿路有零星的民居, 偶然會有路人, 也會有小溪水力推動的大型轉經輪, 更多是不時有修路工程, 弄得滿路塵土飛揚, 瀝青處處, 我們不時要關上窗戶, 免得吸入塵土.

又走了近一個小時, 中午十二時許, 終於回到前日入Trongsa Dzong前吃飯的那間餐館. 坐了近三個小時車, 大家都累了, 的確需要休息一下.

“你要不要酥油茶?” Chencho總是敏捷又體貼. “要呀!” 我高興的應道.

大半個小時後, 我們用餐完畢, 又再出發, 這次車沒開了一會, Chencho便叫Lhama停下. 我和Chencho和Lhama一同下車, “我們去買點東西.”

我們走離公路, 到了對面一間小屋, 屋內有個大嬸走出來, 屋門前有個小女孩正在玩洗衣服, 我們再向前走, 走到一間小店, 店內放滿了不同的竹製器具, 筲箕, 籃, 墊, 篩, 盤, 袋, 甚至有些類似蒸籠的器皿等等. Chencho揭揭翻翻的, 挑了個竹筲箕, 買回家用.

買了筲箕, 我們再走前幾步, 來到間小食店, Chencho要買bettel nut, 還說吃得不多呢, 我見他天天晚晚都在吃.

我們回到車上又開行, 才不夠幾分鐘, Chencho突然叫Lhama停車, 指著山邊的大石, 原來大石上有一幅大圖畫, 據說是旅行者與魔術師的導演在這堜褔嵼伔d下的圖畫和字句, 旁邊還畫有佛祖的圖像, 大石放滿很多小stupa.

車又再開動, Chencho從懷中取出bettel nut, bettel nut用一個小透明膠袋包著, 有幾片葉子, 有三四顆bettel nuts, 還有一抹石灰膏, Chencho 拿出一片葉子, 一顆bettel nut, 再伸著手指到小膠袋媔謅@末石灰膏出來, 抺在bettel nut和葉子上, 包好了便整個塞進口中大嚼.

車開了半小時, 我們又回到Yotong Laa Pass, 前天入Bumthang也有經過這, 這堛漱s頭掛滿彩幡旗, 有一戶人家在山腳以一個很臨時木棚的形式在經營一個織布攤, 地方雖然簡陋, 但織布的款式, 設計, 色彩, 比今早見到的也不相伯仲.

Chencho又叫Lhama停車, 他們探頭出去跟在木棚旁的那幾個女孩說話, 其中一個背著嬰孩的年輕媽媽應著, 走過來跟他倆說了好一會, 然後轉頭從一束掛在木柱上的彩帶, 拿了兩條下來, 我認得那種是不丹男人用來札著goh的腰帶, Chencho和Lhama一人買了一條.

車又開了二十分鐘左右, 我們又停車, 我們來到一個寺廟的停車場, 我們下車, 我一看這寺廟的大門, 已覺得這廟的大門特別光鮮, 走進大門, 抬頭一看內庭正中的寺廟, 啊! 美麗極了!

這就是Gangtey Monastery! 這種氣勢, 這種光潔, 這種鮮艷, 在藍天白雲加陽光底下, Gangtey Monastery像會閃閃發亮的聳立著, 三層的建築變得很宏偉.

“好美呀! 實在太美了! 怎麼會在這堻o麼美的寺廟!” 我轉頭對Chencho說.

“唔.” Chencho微笑點著頭, 顯得以自己國中有如此出色的寺廟而自豪一樣的神情.

寺廟在內庭的正中, 呈正方形圍著寺廟的是僧人的宿舍, 課室, 溫習室, 飯堂, 總之各樣生活的處所所在. 有一班十來歲的少年僧人在內庭的其中一個角落聚集, 當中還有幾個只有十歲八歲的小僧人, 這班小夥子在走來走去, 交頭接耳的, 或是低頭看著手中類似筆記的書本, 有的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說話, 有的索性獨個兒坐在一邊唸書.

“他們的樣子很像準備進入試場考試呢.”

Chencho去打聽一下, 然後回來匯報: “原來他們真的在等著考試, 考官就在房內, 他們要一個一個的等候叫名進入房內進行口試, 把今天早上學過的經文背誦出來.”

難怪他們聚在試場房外, 晃來晃去, 原來就是等著考試.

我們走過另一邊, 見到有工藝人員在做佛教工藝品.

少年僧人們談天說地, 討論經文, 溫習, 呆等, 考試似乎持續很長時間吧, 我們也要離開了.

回到車上,我赫然發現前天小喇嘛給Chencho那支”聖水”放在司機位後的儲物袋, 而且這支”聖水”已經用了一小半! 想來Chencho和Lhama兩個可能都有飲了一點, 或者用了一點來濕濕頭. 唔…...我要提醒自己, 要尊重不丹的文化, 這支是受過祝禱的聖水, 是聖神有福的, 唔…...當然不會髒…...雖然我想不明為什麼這支”聖水”是微黃色的……

接著是一段兩個多小時的車程, 我看看窗外風景, 又或者睡覺.

“今晚你帶我去Karaoke見識一下好嗎?”

Chencho想想後答應了.

途中沒有太特別的風景, 偶然經過一些小小鎮, 或者幾間民居, 或者農舍, 更多是荒山野嶺, 有時有印度風格極強的貨車經過, 更多時是印度人正在工作的路面重修工程, 弄得塵土飛揚, 我們也要趕緊關上了窗, 免得吸入過量塵土.

終於兩小時後, 我見到曾見過的景色, 我們回到Wangdue地區了, 我們駛進Wangdue鎮中心, 前一天早上開在鎮中心沙地的菜市場只在上午營業, 菜市場收市後就泊滿了車, 黃昏時更多的車是來回不同城鄉的計程車.

過了Wangdue鎮中心, 我們過了橋, 就是Wangdue檢查站, Lhama下車去辦手續, 我在看檢查站旁的一個選舉告示板, 告示板的貼著候選政黨的資料, 有宗喀語版和英語版.

再走幾分鐘, 我們又回到前晚住過的Dragon’s Nest Resort, 房間跟前天一樣, 是兩張單人床, 今次在一樓, 走出露台, 景色不錯.

跟Chencho約好晚上七時吃飯後, 我自己在房內洗澡休息, 也看電視, 看到Chencho想找給我看的Bhutan版的America’s Got Talent, 沒想到不丹人在上電視的歌唱表演節目也是穿著整齊的goh和kira, 評判也是穿goh和kira, 連觀眾也是, 見到參賽者情深款款的穿著goh大唱情歌, 我覺得有點搞笑. 評判很認真的給予評語, 參賽者也很用心的聆聽著.

七時我到酒店餐廳吃飯, Chencho已經在那兒等著我, 今晚我們一起吃飯, 也是不不(丹)不西的自助餐, 不過這堛熔i調較好, 他們的菜比較沒那麼西化, 不丹口味多一些, 所以好吃一點.

“你有多少套goh呢?

“九套, 其中三套是Tsechu時穿的.”

“多少塊錢?”

“我上次買了三套共二百七十美元.”

“很貴呢!”

飯後我們要出發去Karaoke. Lhama和他的朋友稍後也去, 我和Chencho先散步一段路, 待Lhama他們乘車趕上來, 我們再出車一同去Karaoke.

“Thimphu有gym, Paro下半年才有, Paro有了gym後我會去做gym, 鍛鍊身體.”

“我在路上不時見到有些少年人戴著口罩, 主要都是黑色的, 你們真的覺得不丹的空氣變得那麼污濁吧?”

“的確不丹的城鎮多了些工程, 路上也多了修路, 沙塵也多了, 有時也有戴口罩需要, 不過也不是那麼嚴重, 是那些小朋友扮型扮酷罷.”

“只是扮一下酷沒所謂吧, 他們還是蠻乖的嘛.”

“也不是, 現在青少年問題多了, 結黨鬧事也是有的.”

“不丹人是不是多數都不大喜歡長時間穿著goh和kira, 一下班下課便趕著脫下的呢?”

“也不是, 有時也會穿著goh和kira去見朋友, 去喝酒, 也不是很討厭.”

“不丹人有沒有結婚然後搬出來買樓自己住的概念呢?” 資料上總說不丹是母系社會, 家中以女人為主心, 感覺上年青人結婚生子也不會離開原來的家一般, 那實況又是怎樣呢?

“會呀, 不丹年青人的想法都是結婚, 然後搬出來.”

“要多少錢呢?”

“如果自己起樓的話, 以樓高五層來說, 大約五百萬Ngultrum.” Chencho說了一個宗喀字, 我們說來說去也不知是甚麼, 最後他用手機按了5字加很多個零, 終於弄明白, 他想說500萬, 可能這個銀碼太大, 一般不丹人用不上這個銀碼, 大家都不懂得”million”.

“可以跟銀行貸款嗎? 在香港, 一般人是跟銀行做按揭, 以二十至三十年來還.”

“可以, 可以, 在不丹我們儲到樓價的10%, 便可以入紙向政府申請, 政府會批核工程動工和按揭, 之後便每月還款.”

“你不要以為能付這高額不丹旅遊規費便等於很有錢, 其實只是不同地區的價格不一, 香港人表面上薪金似高出一般不丹人很多, 其實香港人花在住屋上的金額很大, 在香港一個比昨晚在Bumthang的酒店房還要小一點的單位, 但已經要1500萬Ngultrum.” Checcho聽到差不多要暈到, 他根本數不了有多少個零.

終於Lhama的車來了, 車上還有另外三位男士, 是Lhama的朋友, Chencho塞頭進去跟他們說了幾句, 然後坐車頭的男士走到後排坐, Chencho帶著我到車頭位置, 把我安頓到車頭住置, 然後他自己跟另外三位男士擠在後面. 我也不好意思, 我其實是Chencho和Lhama的工作來的, 現在他倆加班陪我, 還讓Lhama的朋友擠在一塊, 真不好意思.

由這媔}車, 也開了七, 八分鐘才到, 如果我和Chencho兩個自己走出去, 可能要40分鐘到一個小時也說不準.

進到Karaoke, 大廳內燈光昏暗, 燈光打向表演台, 簡陋是我預計之中, 我們約八時多一點到達, 可能時候太早, 還未有其他客人, Chencho安頓了我坐在大廳中央的位置, 他去幫我點飲料, 我要了black tea, 他不知是不喝酒, 還是陪我, 也喝tea, 但我忘記了他們總愛在tea堣U糖, 太甜了, 我喝不下, 就放在我椅子前的矮桌上.

我和Chencho, 還有Lhama和他的朋友分別坐定, 他們在飲酒談天, Chencho借了我的相機幫他們拍照. 突然間不知誰按了按扭, 有一堆綠色紅色放射型光線, 從後將這堙阮O光效果” 打到台上. 有兩個年輕穿了亮麗kira的女服務員上了台, 其中一個去了台角落的控制台操作機器, 完來他們用電腦選曲的, 真不要以為不丹落後. 選好了曲, 曲開始播了, 那兩位女服務員在台上跟著音樂跳起不丹風格的舞步.

我相信是因為Karaoke未有太多客人, 又未有客人想上台唱歌, Karaoke不想留空了舞台令氣氛冷卻, 所以女服務員在沒有客人上台唱歌時, 也要兼顧舞台表演. 如果她們本身喜歡唱歌跳舞的話, 這真是寓工作於娛樂了. 她們兩個不太投入, 舞步也不太出色, 不過板斧都齊, 加上穿著kira, 倒有不丹本土特色.

女服務員又跳了一支舞, 終於我們的唱作人出場了 --- 有請Chencho Dorji先生!

Chencho本來就是一個歌手兼作曲作詞人, 上台唱歌當然難不到他, 表現台風淡定, 演繹方式很不丹地道.

唱完了兩曲, Chencho回來陪我.

“一般我不會帶客人去Karaoke或者pub, 尤其是美國人, 怕他們去到飲了酒, 醉了會鬧事, 我上一次帶客人出來已是大半年前, 是一對很斯文的中年夫婦, 他們知道我是歌手, 很想聽我唱歌, 堅持要我帶他們來的.”

Chencho從衣袋堭ルX幾張相片, “這些是上次拍的照片, 你坐一會, 我去分發這些照片給他們.”

Chencho去了分發照片, 然後給Lhama他們抓著, 硬把他又送上台, 要他再唱歌, 就這樣, Chencho又唱了三首.

“今晚你開了個mini concert呢!” 我笑著說.

“不是喇, 我的朋友硬要我唱呀!” Chencho的確是愛唱歌.

逗留了一個小時多一點, 沒有其他客人來, Karaoke這個晚上都靠Chencho這個駐場歌手支撐大局, 後來我也有點睏了, 不過我還未說甚麼, 不知Chencho是怎樣看出我睏了, 便說我們回去.

我倒不預期我一走, 是連Lhama和他的朋友一併帶走, 我想他們還會坐多一會, 不過因為要送我回去, 所以大夥兒一同回去.

Chencho先帶我出去, 我們上車坐著等了一會, Lhama他們接著出來, 我們便一同開車回去, 我看看時間, 整個回程也行了十一, 二分鐘, 剛才我和Chencho如果自己走路出來, 可能要花上一個小時呀!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不丹之旅 - 廷布~ 不丹工藝學院~ 不丹圖書館~ 不丹郵局 - 6 Apr 2010 (Day 7)(Part 1)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0/12/6-apr-2010-day-7-part-1.html

八時吃過早餐, 我們提了行李上車出發, 我們今天經Thimphu回Paro, 明天一早我便要去機場, 今天是旅程的最後一天, 雖然沿途景色沒有特別的亮點, 我也淨大眼睛仔細看著車外風景人物, 好好記著不丹的景色.

我們上午八時半開車, 大約九時五十分我們又回到進出Thimphu東邊的檢查站, 過了檢查站再走二十分鐘, 我們已回到Thimphu.

原來Thimphu不只一個有指揮員的交通指揮亭, 未去到Thimphu最市中心的位置我見到另一個.

穿過Thimphu最繁華的大街, 我們去了National Institute for Zorig Chusum, 亦即是不丹工藝學院Bhutan Arts and Crafts School參觀.

工藝學院門口有一個正在建造中的”四友寓言”像, 我們走進學院, Chencho隨便的帶我進入一個在地面的課室, 學院的學生當然正在上課, 但他們又讓旅客隨便可以隨時隨地進入不同的課室看他們上課, 反正很多時不是正在授課, 而是學生們努力的在做他們的工藝品.

我們進入了一個木雕班, 這個年級的學生正在學雕木面具, 是Tsechu時跳舞員戴著的木面具, 見房中沒有椅桌, 其中一個同學正在把雕好的木面具掛到牆上, 地上有很多個完成和工作中的木面具, 當然全地都是木屑, 房堨部都是男孩子, 平均來說樣子都神氣俊朗, 他們全部都穿著純深藍淨色goh, 人人手中一個工作中的木面具, 大家或站或坐在地上, 拿著工具在批在削, 導師才可以穿其他款式的goh.

大家都習慣上課時任何時間都會有旅客來參觀, 也沒理會我們. Chencho帶著我走過去細看牆上和櫃堛漣髡走~, Chencho說這堛瑣ル, 每人主修一科, 每科肆業時間不一, 不過一般在約四, 五年, 甚至六年, 這班做面具的同學是二年班生, 他們做的面具已經很有水準.

我們走到隔壁的另一個課室, 他們也是木雕班, 也是全男班, 他們是一年級生, 功課比較簡單, 他們正在做平面版雕, 在正方形的木板上先用鉛筆起了稿, 然後用各種不同大小尖幼闊窄的雕刻刀去雕出圖畫.

走出課室, 見很多同學散落在校園不同角落, 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談天, Chencho一問, 原來他們正是小息時間, 所以很多同學出了課室走動走動, 休息一下, 只有小部份同學留在課室內繼續努力.

我們又進入另一個課室, 甫入到課室, 噢, 很多佛像用背脊向著我呀! 原來班是陶藝班, 他們正在用陶土做佛像, 他們應是三, 四年級的學生吧, 他們所做的佛像挺複雜, 細節多, 佛像又細小, 難度不小, 但看他們的半製成品, 如果不說, 絕對不會令人想到是一個工藝學校學生的功課.

做一個佛像陶品, 原來是先做了個台基, 在上面做一個盤膝而坐的人形, 人形在頭形雙臂, 然後加上胸部, 接著其他部份就慢慢一點點的加上去黏上去, 再雕出輪廓來, 看放在櫃中的完成品, 手工一點都不馬虎.

再到另一個課室, 也是陶藝班, 大部份都是男同學, 女同學只有一, 兩個, 他們做的佛像更複雜, 不只是簡單的一個盤膝或站立佛像, 而會是有靈獸座騎的佛, 或者是有五, 六層每層四面的多手多面佛, 相對起來, 旁邊有一個完工了裝飾用的陶土面具就顯得太簡單了. 有些同學正在開始一個新的佛像, 原來他們在台基上插上鐵線鐵支, 用以支撐佛身陶泥.

我在壁佈版上見到陶藝班的課程, 原來一年班生已經要自己做到一個簡單的佛像出來, 陶藝班有六年課程, 六年級生要做的佛像實在複雜仔細得叫人暈到, 這實在是一份要很有耐性的工作呀.

下一個課室是縫紉班, 每次女生是大多數, 只有一個男生在班房內, 不過老師是個男老師, 比起剛才那些課室的老師, 這位縫紉 班男 老師似乎比較嚴肅, 他自己也在努力繪畫一些樣式.

走出課室, 又來到校園, 學校內有好幾幢建築物, Chencho指著其中一幢告訴我: “這堿O宿舍, 有些學生在很偏遠的東部過來學藝的, 全部都住在學校宿舍. 他們在這媥Ы, 不用交學費, 不過也不會有工資.”

校園堛瑣ル芮奶, 原來小息時間已結束, 大部份的同學已回到課室. 我們到對面另一幢校舍, 我們上了一樓, 走進其中一個課室, 有椅有桌, 一班男學生坐在堶, 他們是雕刻班的學生, 在這堣W繪圖科, 因為他們不能只學雕刻技巧, 他們也要學繪圖創作.

進入另一個課室, 七, 八個女孩面牆盤膝坐在地上, 每人面前都有一部紡織機, 她們這班是學紡織的, 每個女孩都在努力的織製著她們自己的布匹.

“要多久才完成一幅呢?”

“一個月吧.” 每天只對著一幅牆, 一幅布, 盤膝坐在地上, 拿著織梭整天在穿穿插插, 實在剋苦.

見她們不用參考甚麼草圖, 就是織著織著, 圖案便自然織了出來, 真厲害.

然後我們去了做唐卡的班, 同學們正在學畫佛像, 圖案很複雜的, 見他們用鉛筆在畫, 我問: “你們小時候在學校也要學畫佛像嗎?”

“不會.”

“為什麼呢?” 我還以為他們這個佛教在生活的國家, 一定會讓學生自小學畫佛像呢.

“如果畫得不好, 畫歪了, 畫斜了, 就是不敬吧, 所以在普通學校的教育堶惜ㄦ|教畫佛像呢.” 噢, 我真的不悉熟佛教, Chencho說的是.

又鑽入另一個課室, 內堣嬰迄X隔, 是不同年級的班, 看看他們, 是刺繡班, 走入一年班的課室, 全女班呢, 她們正在拉著針線, 刺繡著民族風格強烈的不同圖案, 男導師則坐在房的末端監督著.

走到最盡頭的課室, 是三年級, 堶悸瑣ル糽顯年紀大些, 全部都是女生, 除了坐在最盡頭的一個是一名男生, 還是一名俊朗的男生, 挺像年輕時的孫興或莫醫生, 他也拉著繡花線, 笑著一針一針的在繡, 倒不太覺得他娘娘腔.

參觀過後, 我們下樓離去. 幾分鐘車程, 我們去到National Library 不丹國家圖書館. 門外清靜得不得了, 基本上是渺無人煙, 我們進入一個大樓, 就是圖書館.

館堛犒炷悀ㄓ茼h, 有些書架也沒書本, 看走近過去細看, 書本都是我們一般的英文書, 圖書分類的方法跟香港公共圖書館所用的是同一個分類方法.

這堛漁悃S太特別, 場地也很小, 只是一個大房間而已.

“一個人也沒有呢.”

“今天是星期二嘛, 這個時候人們都在上班上學呢.” 雖然是這樣說, 但這堸ㄓF圖書館管理員, 就沒有其他人.

我們走了一圈便出來, 我正在悶納怎麼這個小型圖書館會是不丹的一個景點, 這時Chencho帶我到隔鄰另一個大樓, 進了門口, Chencho去櫃位辦手續, 原來這邊才是圖書館的景點.

先來Chencho介紹是 “全世界最大的書”, 書斜斜的豎在地上, 上面有 “敬請勿碰”的字樣, 我見這本書大約1.3米左右高, 看上去又不像真的很大.

“真的是全世界最大的書嗎?”

“是呀, 你看上面, 有寫著是世界健力士紀錄呢.”

這邊圖書館也是有桌有椅的讓人看書, 不過這邊的書大部分都不是現代印刷書籍, 而是手抄的經文, 古時他們把幼竹支削尖, 點些墨水便抄寫經文在一片片橫長方形的紙張上, 這些經文都小心地一磥@磢漫騆m在玻璃櫃內鎖好.

這邊圖書館分幾層, 主要都是放手抄經文, 有些層有祭壇.

“你不拍照?” 平常入寺廟是不許拍照的, 我沒想到在圖書館媟|有佛壇, 更沒想到這堛漲翽簫蒬\拍照.

“拍啊, 你幫我拍好了.”

看完圖書館, 我們回到大門櫃位, Chencho又要辦手續, 我見到近天花位置的牆身上掛了幾幅皇室的照片.

離開不丹國家圖書館, 我們又回延布市區, Chencho說我們先去一間酒店. 原來今早我們在Wangdue出發前, 有一位導遊托Chencho幫忙, 把一條房間鎖匙帶回去延布, 那位導遊的旅客不小心, 把酒店的房門鎖匙帶走了, 去到Wangdue才發覺, 那導遊知道我們這天早上便會延布, 便請Chencho幫忙, 我們當然樂意協助, 不過是舉手之勞吧.

“我試過有一次幫行家的遊客帶電視的遙控器回酒店呢.” 遊客們收拾行李時也挺大意的, 要勞煩導遊和他的朋友幫忙送還各種物品呢.

Chencho讓我留在車上等, 他自己快步入去酒店, Chencho很快便出來, 我們再開車.

途中我見到一對夫婦, 太太正在幫丈夫把尚是嬰兒的孩兒揹在丈夫背上.

“不丹男人會背小孩嗎?”

“會, 當然會.”

“背在背上還是在前頭?”

“當然背在背上啦.” 不丹還未流行把孩子背在前面, 他們仍是傳統式的背在背上.

我們去到不丹國家郵政總局Bhutan General Post Office, 車停在郵局的對面馬路, 我們要走過雙程線到郵局, Chencho很緊張的過來叫著我.  

“小心車呀, 小心車呀.”

“別忘記我是city girl來的, 我天天日日都在過馬路, 我衝紅燈多過你過馬路呢.”

不丹國家郵政總局是不丹首都旅行的一個熱點, 是觀光點, 更是紀念品熱點, 因為不丹郵品世界聞名, 不丹自己也引為自豪, 在這媔R小全張送給朋友或者買郵票和名信片寄回去給自己和朋友, 都是每份十多塊港元的事情, 但郵票和名信片上的都是不丹的特色, 是十分划算又吸引的紀念品.

我們甫入郵局就直接走到賣郵票的小房間堶, 我很高興, 因為這個節目是我一直都想做的.

賣郵票的小房間堨縝釵銴頩C客在佔著櫃位翻揭著幾本郵票樣版, 我便先過去挑名信片, 我特別挑了我去過的景點的明信片, 每張大約四, 五塊港元左右. 這時佔著櫃位的西方遊客已散了好幾個, 我便上前去翻揭郵票樣版, 要買一些郵票來寄明信片, 另外一些小全張做紀念品送給同事和朋友.

我左挑右挑, 越挑越多, 越看越不捨得送人, 結果挑中的都買最少兩份, 一份留給自己, 其他的送給別人, 其實真的很超值, 每張小全張由Nu30至 Nu 100, 即是6至20港元左右, 都很漂亮, 又有不丹特色, 都是不丹的風景寺廟, 紡織, 節日的面具舞, 節日景物等主題, 我想我在這媔R了二百港元左右的郵品吧, 買到其他遊客也走光了, 櫃位阿姐對我露出不耐煩表情, 我倒是第一趟在不丹看到有人做不滿的表情, 我心想, 噢, 你不是天天都見著這些挑郵票的遊客嗎, 我也不是特別麻煩的一個吧, 只不過是挑久一點嘛.

Chencho幫我問了, 寄明信片回香港, Nu20一張, 我就買了一版五世國王陛下加冕紀念郵票來貼在明信片上.

在我挑明信片時, Chencho不知是不是太悶, 他也一同來買, 他買了一張小全張, 是2009年牛年的小全張, 他說Jitsen牛年出生, 他買回去送給Jitsen, 他們不丹的十二生肖跟我們中國人的是一樣的.

我買好了郵票, 跟Chencho一同回到郵局大堂, 大堂一角有梳化和茶几, 反正沒有其他人, 我一點也不客氣的霸著整張茶几, 我在編配著哪張明信片寄給哪個朋友, Chencho坐在我身旁陪著我, 我見Chencho呆著陪我, 我便分配他幫忙.

“你幫我貼郵票吧.” 我買那版加冕紀念票是有五世國王陛下大頭和黑色底金色皇冠兩款, 兩款都各有Nu 5, Nu 10, Nu 15的面值, 我就叫Chencho幫忙pair up, 要每張明信片都有這兩款郵票.

我便開始寫明信片了, 因為之前看過資料, 一早打算寄明信片都紀念品, 所以一早抄好朋友的地址帶在身邊, 不然突然想寄明信片也寄不成, 這就是旅行前看旅遊資料的重要性.

我見Chencho又在呆等我.

“噢, 要你等著了. 不過你也習慣啦, 是吧.” Chencho只微微的笑著.

“你幫我拍照吧.” 我遞了相機給他. 他幫我拍照, 還幫我拍郵局, 他知道我一定會拍郵局, 更知道我不會放過郵局大堂中間的五世國王陛下全身玉照, 所以已幫我拍下.

終於寫好所有明信片, 我把明信片塞入郵箱, Chencho幫我問過, 兩星期左右寄到香港. 我之前看過資料, 也知道在不丹寄東西出去, 要先經泰國, 是很費時的, 聽到兩星期也不驚訝, 只不過最後其實是一個月後, 是正正一個月那一天所有朋友和我自己才收到我寄出的明信片.

寄了明信片我們便離開郵局, 出了郵局門, 連著玄關的對面是不丹國家銀行Bhutan National Bank, 郵局在右面, 銀行在左面, 我拉著Chencho入去看看. 銀行內部的櫃^和讓客人坐著等的椅子都是藍色的, 這間銀行頗大的, 有customer service的櫃位, 也有銀行服務的櫃位, 還有電子派票叫票的排隊服務, 客戶入來拿了籌便可以坐著等叫號碼, 一點也不落後.

出了大門, 原來我在這堹茪F一個小時, 已經快要下午一時, 我和Chencho回到車上, 去吃飯了.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不丹之旅 - 帕羅 ~ 熱石浴 ~ 帕羅大街 - 6 Apr 2010 (Day 7)(Part 2)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0/12/6-apr-2010-day-7-part-2.html

今天的餐廳在一間三層高的大廈內, 走內大堂見到有電梯, 我們乘電梯上三樓的餐廳, 不丹人也不是沒乘過電梯的, 起碼Chencho有.

這間餐廳包裝得比較體面, 看來是專為西方遊客而設的, 今天我自己一個人吃飯, 也一樣是自助餐, 不過今天的的食物中又有momo, 即是中式餃子, 比較對口味.

我一個人坐了個窗口位, 看出去是National Stadium國家體育館, 早兩年五世國王陛下加冕儀式便是在這媮|行.

飯後他們端上 “飯後甜品”, 是幾條小小皇帝蕉, 雖然好吃, 不過蕉皮瘀瘀黑黑的.

“其實不丹人有沒有飯後甜品的習慣?”

“其實沒有的.”

“那麼每餐飯後他們端上甜品果品, 都是為遷就西方遊客吃飯後甜品的習慣了?”

“是啊.”

“那不丹人本身有沒有甜品糖水這些東西呢?”

“沒有呀.” 不丹人嗜辣不吃甜, 不丹料理中沒有甜品這回事.

吃完飯離去, 我們走了出大廈, 又過馬路, Chencho又很緊張過來叫著我.

“真的不用怕呀, 我真是個city girl來的, 馬路我天天過呀.” 我在想, 如果把Chencho扔在鑼銅灣Sogo門前讓他過馬路, 定會嚇死他.

我們回到停車場, 其實是一片留給泊車用的石塊地, 我們要開車時, 有個工作人員過來, 跟Lhama收錢.

“要多少錢呢?”

“Nu10.”

“我要付錢給Lhama呀.”

“不用了.” 噢, 是啊, 我的團費也包了.

“反正我也會付小費給Lhama.” 我打算給用剩的Nulgtrum都給Lhama.

我們又開車, 我在街上見到網上有人說過的8-Eleven (不是7-Eleven).

我們來到最後一站, 去書店買書. 我想買關於不丹和關於佛教的畫册. 我們走進一間書店, 店內挺窄, 放了很多書, 有關於不丹和佛教的畫册, 也有普通的英文小說, 宗喀文的書, 不丹的學校用的課本, 作業, 補充練習, 文具, 文儀用品, 連報紙也有.


關於不丹和佛教的畫册都放在櫃位後面的書架上, Chencho幫我請店員拿下來讓我逐本看, 這些畫册製作精美, 一看也知不是本地出產, 不過我仍好想買, 本來想買一本不丹, 一本佛教的畫册, 最後挑不到適合的佛教畫册, 反而有兩本不丹畫册取捨不了, 兩本都買. 書店用環保購物袋給我把書本袋好, 這兩本書倒不便宜, 每本也要百多塊港元.

回到車, 我們結束Thimphu的行程, 要回Paro了, 很不捨得, 我在不丹的時間一點一滴的溜走.

我們的車經過一道天橋, 我見到一隊紀律部隊在天橋上面操過.

“是軍隊嗎?”

“是警察呀.”

我們的車駛離廷布, Chencho又在嚼bettel nut, 不丹人尤其上了年紀的不丹人嚼了多年bettel nut, 牙齒都給染得橙橙紅紅, Chencho的牙齒尚算可以, 不過每趟吃bettel nut, 不多不少總會染到一些顏色.

“你伸著舌頭出來看.”

Chencho伸出舌頭. “嘩, 很橙色呢.”

“拿你買了的畫册出來看看.”

我們一起翻看兩本畫册, 看堶悸犒炵e, 見到四世國王年輕時的俊朗樣子, 其中一張四世國王還是少年時, 額角也長了青春痘, Chencho見了指著跟我笑, 倒沒想到, 國民尊敬國王的同時也會可以開開這些小玩笑, 可見國王親民, 深得民心又沒架子, 人民是愛戴國王, 而不是敬畏國王.

一個小時後, 我們已回到Paro, 經過Paro機場外的公路, 經過Paro Dzong 和Paro河, 回到Paro的酒店.

我先回房休息, 我和Chencho約好, 下午四時半出發, 他帶我去泡熱石浴.

下午四時半, 我們上車再出發, 我們去了一片農地, 走入了其中一個農舍, 是傳統不丹農家屋子, 三層高, 地下一層養牛養雞, 還見到大門門楣上掛了牛角做辟邪物, 有一位農家大嬸在等著我們, Chencho跟大嬸打招呼, 然後我們跟著大嬸走.

我們繞過農舍, 拐到後頭, 往後邊走, Lhama就在前面的空地停下等著, 我和Chencho跟著大嬸, 經過走到一間小屋後面, 小屋旁有一個小木棚, 我見到木棚埵酗@堆正被火燒紅的石頭, 是我洗熱石浴的石頭吧. 轉身進去就是洗熱石浴的小屋, 小屋堨炙k兩邊, 每邊三個洗熱石浴用的浴盆, 一共六個, 小屋沒燈, 只靠屋外的天然光, 所以屋內偏暗.

我用最近門口的一個浴盆, 浴盆都是木造, 呈長方形, 盆的前四分一有一塊木板間開, 用來放熱石, 大嬸一早已經把幾片燒紅了的石頭放在我用的浴盆, 並加了水入浴盆, 浴盆尤其是前面的熱石部份已升起蒸氣, 一來天氣冷易生蒸氣, 二來水實在給燒得熱, 所以蒸氣冒升.

大嬸再給浴盆注多些水, 再拿一個盤從外面那堆熱石拿了好多片燒紅了的熱石, 用鉗從盤塈角F些熱石再放到浴盆的前端, 更多的蒸氣升起. 我把背包放在小屋的唯一一張膠椅上, 我早在酒店已換了泳衣, 現在脫下外衣便可以浸浴.

天氣是冷的, 我攝著手腳要爬入熱石浴盆, 先伸右腳入盆試試水溫.

“很燙呢.”

Chencho幫我從隔鄰另一個浴盆撈了一殼水上來, 加入我的浴盆, 那個浴盆沒放熱石, 水是涼的, 加了冷水, 我再伸腳一試.

“仍是很燙呢.” Chencho又加一殼. 我又伸腳去試, 這趟好一點, 我爬進浴盆, 很燙呢, 我在浴盆坐好.

“再加一點冷水吧, 仍很燙呀.” Chencho又幫我加了一殼.

“再加就不夠熱了, 就這樣吧.”

Chencho安頓好我便出了去, 我聽到他到出面空地和大嬸和Lhama聊天.

我就靜靜的在小屋享受熱石浴, 熱氣滲透四肢百骸, 熱得身心舒暢.

一會兒大嬸拿著一盆子熱石入來: “some more?” 大嬸用鉗子指著熱石示意問我.

我正給熱水熱得快要昏過去, 不能再加了, 我豎著手指的說:“Later.” 沒想到大嬸以為我說one stone, 我忘了其實大嬸不太懂得英語. 她鉗了一塊燒紅的熱石入浴盆前端的石格, 盆堛漱竷蒏 “沙”的一聲, 水蒸氣冒升, 浴盆堛漱舋n時更熱了, 我快要給燙焦, 大嬸然後又從前端石格夾起一塊舊的石頭, 我多想她再夾多幾片走, 不過大嬸已經轉身走了.

我期望著夾走了一塊舊石頭, 應該可能或多或少減低新石頭帶來的熱力, 但我實在太小看那塊新熱石的威力, 我在浴盆堣S享受又難受, 享受著全身給煎熱, 熱烘烘的感覺, 浴盆外其實頗冷, 我很不想爬出來, 但久留在燙水中, 我又很難受. 我很想大嬸再進來, 我可以叫她幫忙拿幾片熱石出來, 但聽他們正在外面聊天,我又不好意思叫出去.

我躺在熱水堣w想昏想昏的樣子, 又怕一站起來會支持不住昏倒, 但又更怕再不起來給熱水再浸太久, 更會昏倒, 結果我在熱水呆到手指皮也皺了, 雖然很不想爬起來, 但為著不要昏倒在水中, 讓Chencho他們見到我的醜怪樣子, 還是要抵著寒冷爬起來.

我剛從熱石浴盆爬起來, 已經想昏倒, 唯有坐在浴盆邊先休息一會再說. 我怕會坐翻浴盆, 而且這麼坐也不是辦法, 坐了好一會, 鼓起勇氣, 再提腳轉身翻出浴盆, 用極慢又很想快又不能快的速度爬到膠椅那處, 其實浴盆和膠椅只有四步之遙, 但我差點在這四步之間暈倒, 我極力讓自己不要昏倒, 費九牛二虎之力才回到膠椅那處, 我也來不及拿開上面的背包和衣物, 只能重重的攤坐在椅上, 然後便失去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後轉醒, 其實也可能只是 一兩 分鐘的時間, 我發覺自己在冷空氣中攤坐在膠椅上, 背後還壓著雜物, 頭也向後昂起, 手腳癱著. 我仍聽到Chencho他們在外面談笑, 我實在太貪心了, 浸久了所以暈倒, 沒想到今次不丹之旅, 跟之前冰島之旅竟有相似之處, 也有騎馬, 也有浸熱水浴, 更有浸熱水浴之後暈倒失去知覺.

我仍攤在膠椅上動彈不得, 只聽到自己的心不停的狂跳, 我不斷的給自己調息呼吸, 要快點穩定自己的呼吸心跳, 不然Chencho進來, 看到我這個樣子, 醜怪死了.

我就靜靜的攤在那堨薿, 又過了一會, 這樣也不是辦法, 我打著精神撐起來, 小心的控制著自己, 很慢很慢的抹乾身子, 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起, 最後背起背包, 一步一步的走出去.

經過剛才的小木棚, 見到大嬸把我剛才用過的石頭又放回火堨h烘著.

我慢慢的走回去Chencho處, 跟他一起坐, 我實在支持不住, 我自己也覺得好笑, 又要浸又要暈, 總之不要太貪心, 浸一會就要起來.

“你讓我一休息一會吧, 我還未復完呢.”

Chencho微笑的說: “你慢慢休息吧, 我們不趕.”

“你也會洗熱石浴嗎?”

“會呀, 我在家中洗.”

“你自己燒紅石頭放入木盆再自己浸浴嗎?”

“是呀.” 自己在家中又的確要自己招呼自己了.

“那你浸完之後也會要時間復完嗎?”

“也要呀.”

“多久呢?”

“五分鐘左右吧.” 幸好, 不是我特別孱弱, 連強壯的Chencho, 也在浸熱石浴後需要休息, 不過人家只需要五分鐘.

“那麼快!” 我已呆了好幾個五分鐘.

“我還未成呀, 你就讓我休息多一會吧.” 其實Chencho根本沒有催我, 是我自己在不好意思.

“你的客人多數要休息多麼呢?”

“十五分鐘左右吧.” 哎喲, 我真醜怪, 我連十五分鐘也已過了很久.

“把你的相機給我, 我給你拍照.”

“我那麼醜怪!”

“留作紀念吧.” Chencho拿了我的相機, 把我這個頹廢的樣子拍下.

又坐了一會. “我們上去farm house坐吧. 大嬸請我們吃些茶點.”

“我還要復完多一會呀.”

“上去再休息吧.”

我實在還是暈眩,讓Chencho背著我的背包, 大嬸帶著路, 我們跟著的, 去到大嬸的farmhouse, 爬上兩層樓梯, 我真怕自己一個暈倒, 掉到樓梯下面.

Farmhouse堶掘攐hencho家差不多, 也是很舊, 在樓梯頂到客廳前的玄關位置是灶頭, 有一個跟人一般高木架, 放著很多煮食用器具, 屋內家具不多, 客廳顯得空盪, 地板都是木造.

大嬸帶我們去到客廳,我和Chencho坐在客人長椅上, Lhama就坐在一邊地上的地毯上. 前面的茶几放著不丹的家居小食, 跟上次在Chencho家一樣的炒米, 粟米片之類, 大嬸遞上butter tea, 時候真對, 我要喝下去, 精神為之一振.

“你給500Nu大嬸好了.” 我遞了Nu 500給大嬸, 大嬸高興的謝過.

坐了一會, 我也恢復了八九成, 我們便起身走了, 我們乘車回Paro鎮中心逛街, 這真正是旅程中最後一個景點了.

我們在街上閒逛, 我最愛逐間店舖的逛, 我很詫異的發覺這個佛教國家有肉檔, 肉檔在店中, 門是關上的, 門窗都圍上了窗紗, 該是怕有蒼蠅飛入去吧.

“你們有肉檔呢.”

“有呀, 都是從印度運過來的.”

我知道不丹人信佛但不等於只吃素, 他們也吃肉, 只不過是吃得不多, 但我沒預料到他們的肉檔會把肉全掛在肉^上, 在外頭看進去, 肉味淋灕, 這些店舖, 他們叫Meat Shop.

又有好些店舖賣零食乾貨之餘也賣蔬菜瓜豆類, 我走進其中一家, 看見有紅米賣, 又見有類似米粉的, Chencho幫忙問價, 一包約2kg的紅米賣Nu60, 一梱米粉約夠一碗麵的賣Nu15, 我各買了一包, 帶回家吃, 不丹的紅米很香, 我未離開已開始想念紅米的飯香了.

天也黑了, Chencho催著我回去, 他怕我錯過晚飯時間.

“再逛完前面, 我就回去.”

Chencho沒法子, 只得陪我再逛. 前面見到一間bakery shop.

“Bakery? 我想不丹本土沒有麵包這回事吧, 是西方的烘焙來吧?”

“的確是的.”

我們進去看看, 那些麵包不太新鮮, 賣相也不好.

我們真的要回去了. 我們上車離去, 天也已黑了, 我轉頭過去, Ta Dzong在我們後面, 夜堳G了燈, 挺美的, 不過我在車上, 拍照拍出來矇矇的.

“在不丹選不丹小姐爭議聲音大吧?”

“是呀, 有很大爭議的, 有些人很不喜歡.”

“一定不會有泳裝環節啦.”

“當然不會有, 她們穿kira出來做答問環節, 佳麗們來自不丹不同地方, 有些來自不丹的東部, 進入決賽的大約有十多位吧.”

“每年都選嗎?”

“每兩年一次, 下一次是今年下半年.”

我們說起了唱歌, Chencho唱起了宗喀版的 “甜蜜蜜”, 沒想到 鄧麗 君的影響力如此無遠拂界, “甜蜜蜜”竟有宗喀文版.

“你唱全首給我聽吧.”

Chencho唱了起來.

“內容是甚麼呀?” 都是情情塔塔之類吧.

“最愛購物的是那國的遊客呢?”

“美國客人吧.”

“我以為是日本人呢.”

“你家有廁所嗎?”

“有, 不過也是這幾年的事, 我們小時沒有廁所的, 要大小二便, 便走到田. 小時候如果夜媬籊虓Q便便, 唯有搖醒爺爺, 央著說: “爺爺, 你跟我去便便啦.” 然後爺爺便帶著我摸黑到田堳K便.”

“不丹小孩上幼稚園嗎?”

“也上的.”

“政府的免費教育不包括幼稚園吧?”

“不包括, 上幼稚園要自費, 很貴呢, 一年要上萬nulgtrum, 所以我要盡量儲多點錢, 我一定要送我的女兒唸幼稚園, 讓她好好讀書.”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不丹之旅 - 再見不丹! 有緣的話, 我們會再見的! - 7 Apr 2010 (Day 8)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0/12/7-apr-2010-day-8.html

今天早上要走了, 我很不捨得不丹, Chencho來幫我提行李時, 我硬塞了一百美元小費給他, 我很感謝他一路以為的照顧, 也很感謝他作為不丹的代表, 向我這個城市人介紹不丹的純美風光.

我們上車出發往機場, Chencho拿著一個透明文件夾, 我見他隨手一塞, 竟整個文件夾塞進goh, 真誇張.

“你這麼早去到機場, 一定可以選到好位置.”

車很快便開到機場外, 我見到機場內的消防局, 有幾輛消防車.

“嗯, 我的飛機未到呢.” 停機坪一輛飛機也沒有. 照理飛機應讓上午八時從曼谷飛到帕羅, 然後接載我們這班上午十時五十分的乘客回曼谷.

“飛機快來了, 快來了.”

車轉入機場, 我見路的兩旁都拉起不丹特色的彩帶.

“下星期我們不丹舉辦南亞國家會議, 多個南亞國家的元首都會來.”

“那對你們的生活會不會有影響呢?”

“不知道, 不過應該沒有影響, 他們在首都廷布那邊開會, 不是在帕羅.”

車在機場門下停下, 他們幫我卸下行李, 我跟Lhama握手道別, 我把用包好的小費塞給Lhama, 是我用剩的Nugltrum, 我也沒有數用剩多少錢, 總之反正不會兌回美金, 就全給他好了.

“你的駕駛技術很好, 我一點也沒暈車浪.” 我也不理Lhama聽不聽懂, 只管說.

Chencho送我到機場門口停下, “好了, 我進不了去, 你要自己進去.”

我不禁一呆, 我不知道不丹機場是要遊客自己check-in.

“我們再來張合照吧.”

“唔, 好.” Chencho請前面經過的女地勤人員幫忙拍照. “她是我的中學同學.” Chencho真的是去到那兒也有朋友.

拍了照後, 也是時候了. “好了, 進去吧.” 我跟他握手道別.

我進了閘, 跟著前面的人排隊, 過security check, 寄倉行李過了X光機, 安檢人員便立即為行李拉上索帶, 不得再打開行李.



離開security check, 才是辦登機手續的櫃位, 我去了飛往曼谷那班航機的櫃位排隊, 很快到我, 我挑了後排右邊的位置, 人家說進不丹時坐後排左邊可以看到喜馬拉亞山的風景, 那乘機離去時應該坐右邊吧.



拿了登機証, 便往出入境處, 但見前方有指示要填出境表, 便過去櫃^拿表填寫, 幸好習慣帶筆在身, 填好後便去前方出境處, 也沒有人排隊, 立即便過了關, 過關後禁區有小賣部和紀念品店, 入去逛逛但沒甚麼特別, 於是便離開再入候機室.

入候機室前要再過安檢, 然後就是候機室了. 我早check-in, 候機室仍未有太多人, 在候機室的角落, 有兩部電腦, 我過去試試, 是免費上網的, 我立即在網上reconfirm我明天由曼谷返香港的機票, 我上完網後, 見身後已有人排隊用電腦.

候機室也有兩小檔紀念品, 但完全不可觀, 所以也沒理, 我便靜靜的坐下來看書等機.


坐了好一會, 有一個穿goh的青年人走過來問我: “你是不丹人嗎?” 哈, Chencho真的不只是說笑, 真的有人猶疑我究竟是不是不丹人.

“不是的.”

“oh, 我是不丹旅遊局的職員, 可以幫我做個問卷調查嗎?”

“可以.” 我填完問卷交回, 又再靜靜等著飛機.

等的時候, 我見到一個白人家庭, 他們家的白人小哥哥穿了一身goh, 很帥氣.


等著等著, 已上午十時, 要入閘的旅客已全都入了候機室, 但停機坪一架飛機也沒有, 地勤小姐 和空中 小姐不停的在連接停機坪的候機室進進出出, 甚至見到一大籃行李箱給推出停機坪, 大家極目張望, 都是見不到我們的飛機.

我們這班機肯定delay, 幸好我不趕時間, 如果緊接飛機回香港, 會有miss了航班的危機.

終於上午十時三十分, 一輛飛機降落了, 是從曼谷來的航班, 說來行動也快, 降落才十分鐘, 所有乘客已下機, 機組人員和機師也下了機, 我們那班航機的機組人員和機師也過了去打招呼並上機, 油車已在給飛機加油, 可能大家已習慣飛機delay 的話, 要行動迅速, 盡量追回失去的時間.


上午十一時十五分, 候機室的乘客已可以進入停機坪登機了, 我走出候機室, 走進停機坪, 爬上登機樓梯, 終於真的要離開不丹國土了.


才十五分鐘, 全機已安頓好, 上午十一時半起機離開, 飛機很快的上升, 不丹不一會已在我們身後, 我們見到喜馬拉亞山山峰的積雪.


這程不是直航機, 我們先飛到印度加爾各答, 這程機我們只有簡單包點, 飛機飛到加爾各答, 去曼谷的乘客留在機上便可以了, 飛機再起飛後, 空中小姐送上午餐.


曼谷時間下午四時三十五分抵達曼谷機場, 比原定降落時間下午四時十五分, 僅遲了二十分鐘.

我從樓梯走下, 回頭最後一次看不丹皇家航空的飛機, 不丹之旅正式結束.

************************************************************

旅途中的一天, 我問Chencho, 為什麼我會來到不丹呢?
Chencho說: “這是命中注定.”

可能我命中注定與不丹有緣, 半年後, 在一個完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 我竟再次踏足不丹國王的國土.

各位網友, 請繼續留意我的不丹遊記第二章
- - > 不丹: 是緣份安排的旅程 Bhutan: We must have good karma.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本帖最後由 chengfeng 於 2016-11-16 12:55 編輯

不丹之旅 – 番外篇 – 過境遊曼谷~ 高山路 ~ 水上市場 ~ Pratunam Market (Apr 2010)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arket-apr-2010.html

第一次去不丹旅行已經是三年前, 原來我一直還欠大家一篇遊記, 就是這篇 “不丹之旅番外篇 – 過境遊曼谷”.

話說去不丹旅行, 大部份香港旅客都會經曼谷進出不丹, 我也是. 第一次不丹之旅, 我安排了在不丹旅程前後一天都在曼谷停留, 稍作遊覽.

旅程的第一天我乘國泰航空08:55由香港飛往曼谷的航班, 大約上午十時半來到曼谷. 因為只在曼谷留到今晚半夜, 而行李箱中很多是在不丹才會穿的厚長衣服, 所以我在香港出發前已將行李分類, 會在曼谷這一天用到的東西放在背包, 其餘的都留在大行李箱. 來到曼谷機場, 我便去寄儲行李. 他們是人手寄儲行李的, 二十四小時開放, 就在機場二樓 (機場網站指另一個行李儲存中心在機場四樓櫃位Q後面), 每件行李每日100 Baht, 十分實惠 - - >  http://www.suvarnabhumiairport.com/service_baggage_service_en.php

當年我沒有智能手機和laptop隨身, 而我仍未跟泰國的旅行社落實我由不丹回曼谷後, 在曼谷的半日遊, 幸好在曼谷機場大堂有免費上網的電腦, 即時發了電郵給曼谷旅行社落實半天遊.

然後我來到機場大門前找酒店穿梭巴士, 我訂了曼谷機場Novotel酒店, 不便宜啊, 當年也要港幣一千一百多元. 原來他們的穿梭巴士站在機場5號門的門外, 我在機場堬D著冷氣等, 很快車就來, 他們的穿梭巴士也是二十四小時的.

來到酒店辦入住手續, 我也特別跟接待處服務員說明我清晨四時要去到機場辦登機手續, 因為我要乘上午六時的航班, 請服務員預早為我安排穿梭巴士 (因為我擔心清晨客疏, 沒有巴士或者很久才開出一輛), 不過服務員請我放心, 到時一定有車在候命, 我到時走到酒店門口便會見到. 服務員也很細心的提出給我安排morning call, 幸好有這一通morning call, 我本來已預較了鬧鐘, 不知是失靈或是我睡過了頭, 聽不到, 好在還有這morning call才準時起床出發去機場.

酒店房間很舒適, 寬敞明亮, 從房堿搘X去是高爾夫球場. 外面天氣很熱, 真有點想待在房堣ㄔX去. 不過最後也洗了個澡便出門.

酒店大堂樓底很高, 採天然光, 令客人很舒適, 大堂有泰國傳統音樂表演, 樂手穿著傳統服裝演奏傳統樂器, 偌大的酒店大堂還正在舉行畫展, 是泰國的風景畫.

我乘酒店穿梭巴士回機場, 再走到機場地面層的巴士站, 乘AE2巴士出市區, 乘公車是想省錢, 150 Baht一程, 不過後來我發覺是個錯誤選擇, 乘公車很慢, 個多小時才出到市區, 乘計程車就算是多一點錢也不是不能負擔, 這個不應省.

我本來想去國家博物館和國家美術館的, 不過去到門外, 見博物館似是關了門, 然後旁邊房舍有個男人走過來跟我說博物館關門維修, 既然是這樣, 我唯有離去. 後來在網上見過有網友說, 在曼谷一些景點附近會有司機假扮好心告訴遊人景點已關門, 然後兜搭遊客到遠處景點, 而索取高交通費. 不過這天遇到這個人沒有搭訕, 又或者我走得太快吧.

於是我便走過去高山路, 途中經過一些廣場, 有人在擺賣, 也遇上紅衫軍的檔攤, 記得當年結束整個旅程回到香港後, 過了一兩天紅衫軍與政府爆發衝突, 曼谷進入緊急狀況, 嚇得Chencho (即是我的不丹導遊, 也就是Dechen的哥哥)擔心不已.

我當日去到的時候氣氛倒也平靜. 在烈日下步行到高山路, 這堿O西方背包客的集中地, 這時已下午三時多, 我還未吃飯, 肚子很餓, 本來很想找有泰國特色的餐廳, 最後也放棄, 隨便進了間價錢相宜的便是, 叫了一個mango shake, 一個炒麪, 乏善足陳.

吃完之後繼續行高山路, 行行逛逛, 散散步, 不算很有特色, 便想乘計程車離去, 不過可能因為身在西方遊客街, 計程車都不肯跳錶, 全部都開出高價, 又不肯載我到最近的鐵路站, 找了近半小時, 才有計程車肯送我到鐵路站.

晚上我特別計劃了去看Siam Niramit劇場, 旅遊書說這劇場以歌舞表演泰國民俗文化歷史故事, 場面盛大華麗. 我按旅遊書指示去Thailand Cultural Centre 地鐵站, 見到Siam Niramit劇場的廣告, 但見不到他們的穿梭巴士的車站, 等了好一會, 也差點想放棄, 幸好這時車就來.

劇場表演晚上八時才開始, 我早了一個小時來到, 劇院外佈置設計成一個泰國鄉村, 在表演開始前有演藝人在這些”鄉村”房舍表演不同的鄉村手活和音樂, 劇院外的廣場有泰國傳統舞蹈作為暖場表演, 不過這些都太人工設計, 沒有韻味, 看得索然無味.

晚上七時半, 觀眾們可以進入劇院, 劇場嚴禁觀眾攝影及攝錄, 規定觀眾要在劇場外寄存照相機, 十分麻煩.

表演大約一個半小時, 看得出舞台, 服裝, 特效等等都是花錢的製作, 可惜沒有靈魂, 也沒深度, 門票1500 Baht, 老實說, 也值不上要觀眾寄存相機的自負, 反過來如果他們讓觀眾拍攝, 照片流傳開去, 可能會騙到一些觀眾進場, 我只能說這是一個可看不可看的表演. 看完表演我便乘計程車回酒店睡覺, 翌日清晨三時半摸黑床, 出發去機場, 開我的第一次不丹之旅.

*****************************

請到這堿搕ㄓ忖妙的第一章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ay-1-paro-paro.html

*****************************

結束了八天七晚的不丹之旅後, 我回到曼谷, 今次訂了的Asia Hotel在曼谷市中心, 我把大行李箱寄儲在機場, 背著簡單行裝, 乘計程車出市中心.

當年訂這家酒店很超值, 一人房(其實是雙人床)才HK$550一晚, 連早餐, 房間寬敞舒適, 不過酒店大堂和酒店房的設計很八十年代風格, 是有點過氣的感覺.

Asia Hotel
296 Phayathai Road Ratchathewi,
Bangkok 10400, Thailand

洗澡便出去逛街, , 找吃晚飯的地方, 不過不知怎地很沒食神, 明明是市中心, 偏偏街沒甚麼好逛, 又沒甚麼好餐廳, 最後來到一個地區商場, 這時已是晚上近八時, 見很多穿校服的中學生由商場樓上乘電梯下來離去, 猜想這堣W面可能有大型補習社也說不定, 我實在又累又餓, 唯有在這商場隨找個餐廳吃晚飯, 一個沒特色不好吃的晚飯.

在回酒店途中才在街上見到路邊食檔, 真可惜. 回到酒店大約晚上九時, 很快便去睡, 因為明天要早起.

***************************

在曼谷多留一天, 很大原因是因為我想去看曼谷水上市場.

香港人已不流行去水上市場已久, 我也知道他們的水上市場也已進化至極商業遊客化到一個樣版程度, 不過我還是想去看看. 因為之前的資料搜集見去水上市場要很早出發, 所以特別安排在不丹之旅後, 再在曼谷多留一天.

在從香港抵達曼谷機場時, 我說要發電郵向泰國旅行社確認的, 就是這水上市場半天遊.

我參加的是Bangkok’s Smiling Tours (info@bangkoksmiling.com) 的 Damnoen Saduak Floating Market半天遊, 750 Baht一個人, 跟其他旅客拼團, 早上6:45在我住的酒店接我.

我早上六時便到酒店餐廳吃早餐, 時間雖然早, 不過自助早餐款式多而味道不錯. 因為今天下午我便往機場, 所以早餐後我去辦退房手續, 然後坐在酒店大店等候. 其實我不肯定旅行社如何在大堂找我, 因為大堂挺大, 人也挺多.

等了一會, 有酒店大堂bell boy拿著一個類似小型鋼片琴而上面頂著一塊小白板的東西, bell boy在 “Do Me So Do, Do So Me Do”的打著音樂, 拿著小白板在客人之間展示, 噢, 寫著我的名字! 原來旅遊車已在門外等我.

我上了車, 旅遊巴再去接了幾個客人, 然後車便向市郊駛出去, 車程近一個半小時, 我們來到一個碼頭, 導遊說我們要在這堶撮砲散赯L去水上市場那邊.

摩打船在河道駛去, 河的兩道有各式高腳屋, 主要都是民宅, 也坐了十多分鐘, 終於來到水上巿場的範圍.

我們離開了摩打船上河道旁, 我們可以自行選擇付150 Baht坐人力撐的小木船遊覽水上市場20分鐘, 一場來到我便也坐坐吧, 感受一下在河上買賣的感覺.

沿河道兩岸有很多賣不同貨物的攤檔, 攤檔前的河上也停著攤檔的小艇, 或者其他做買賣的小艇.

坐小艇上看兩岸風光, 很多攤檔都是賣遊客紀念品, 有時也有些西方遊客有興趣看看, 船家便把船停到岸店攤檔或者小艇攤檔旁, 讓遊客可以細看貨品或者議價, 不過也不只紀念品, 其實很多攤檔是賣日用品, 食物(我見到有小艇賣生豬肉), 水果(最常見的是芒果, 蕉, 紅毛丹, 椰子, 菠蘿), 甚至熟食. 有小艇開了油鑊在賣油炸小食, 也有小艇賣湯粉麵, 整罐石油汽就放在船上. 有時也有些亞洲遊客向這些賣小食的小艇買小食, 不過我見到更多的是其他小艇檔主光顧.

有時在這些河道收窄位置, 幾艘載客和做買賣的小艇堆在一起, 船家們便要大家將就一下, 互相借一下位, 讓大家可以通過.

二十分鐘的小艇遊很快就結束, 導遊約了我們十時半集合, 我便在水上市場河的兩岸閒逛各式小商店, 大部分的岸上商店都是賣紀念品, 我沒興趣買, 不過看倒是很有趣.

有時河中間有橋連接兩岸, 遊客可以遊走河的兩岸, 岸邊的小艇不少是賣小食, 有些甚至在岸上擺放了好些矮椅桌, 方便客人坐下慢慢吃. 不過我真怕肚痛, 不敢吃.

十時半我們回到旅遊巴, 導遊說我們回曼谷前要去參觀一家手工藝品店, 我們要在那堹d一個小時才離去. 我想可能是這家店”贊助”了這個團吧.

去到手工藝品店, 他們是前舖後工場, 店堣]不太小, 工藝品也多款式, 有大大小小不同工藝品, 大的可大至一整套餐桌或者大型屏風, 工藝品的藝術成份未必很高, 不過在店內閒逛, 涼一下冷氣, 也逛了二十分鐘, 不過我們所有團友都沒有購買意慾, 導遊和店方也沒給我們壓力, 也沒有特別過來找我們.

我們在店內的庭園坐下, 不知怎麼店外有小檔賣椰青, 大家不約而同的都去買個冰涼椰青, 坐下喝喝.

差不多中午十二時我們才開車離去, 大約一個多小時車程才回到曼谷市中心, 我們經過了紅衫軍的據點, 當時氣氛還很平靜, 沒想到幾天之後便出事, 還封了機場呢.

旅遊巴是可以送遊客回各自的酒店, 不過我沒有這個需要, 所以在Pratunam Market下車.

我餘下的時間便用我所餘的泰銖在這媔R衣服. Pratunam Market果然利害, 任我怎麼行, 總是行不完似的, 越行越有, 越走越入, 也不知自己去到哪, 一時間也找不到路出來.

我只有大約兩小時時間在這堻}, 以觀光角心情逛了一會之後, 即要改為買衣服為目的去出擊, 專攻我最喜愛的吊帶碎花裙. 嘻, 都挺有收穫. 當然沒有時間坐下來吃飯, 只隨便在街邊買了一些類似蛋角條的小食, 不過很好吃呢.

到下午三時半, 實在要起程離去, 我跳上計程車回去機場. 我本來沒兌太多泰銖, 剛才又花光來買裙子, 身上只有留起來付計程車車資和付行李寄存費的泰銖. 在差不多到機場時, 咪錶已跳到我預留給計程車車資的泰銖總額, 最後下車時要付我預定的車資多20泰銖, 結果我身上只淨80泰銖, 但我要付100泰銖去領回我寄存在機場的行李箱!!!

真搞笑, 都未試過如此山窮水盡, 幸好背包還淨下幾個泰幣, 湊起來夠100泰銖, 才可以順利領回行李, 不然可能要要求行李儲存處讓我打開行李找那幾個留來紀念的泰幣出來付款了!

登機手續很快便完成, 入了閘還有個多小時才到登機時間, 於是便在閘內閒逛商場, 肚子餓著未吃飯, 便找個餐廳坐下來吃點東西 (用信用卡付款啊).

終於這個三年前的 “不丹之旅番外篇 – 過境遊曼谷”也告一段落.
****************************************

大家都知道我是不丹迷, 有每天看不丹網上報章和瀏覽不丹資訊的習慣, 如果大家任何關於不丹, 特別是不丹旅遊的問題, 歡迎在這個網誌上留言, 我會盡我所知為大家查找答案.


歡迎到小妹的 <<不丹: 是命中注定的旅程>> facebook page 給 like, 即時接收不丹旅遊最新資訊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當然還有小妹的不丹旅遊網誌 - <<不丹: 是命中注定的旅程>> : http://www.venus-travelling.blogspot.com - 可以隨時查閱不丹旅遊最新資訊.


接下來, 小妹會跟大家分享第二次不丹旅之旅遊記, 請繼續留意. ^~^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