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英國威爾斯騎馬豎琴之旅

英國威爾斯騎馬豎琴之旅 – Day 1 (Jul 2012) - Abervagenny ~ Trans Wales Riding Centre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3/07/day-1-jul-2012-abervagenny-trans-wales.html

由於要省一點錢, 買了Emirates Air的機票, 午晚12:30在香港起機, 清晨四時去到迪拜, 等五個小時, 早上9:40再起機, 飛往倫敦.

下午兩時多才到達. 這張在Emirates Air網上訂購的機票HK$10,590, 當時找到的最平宜了, 下一個最平宜的是Air New Zealand, 也要一萬二千多港幣, 也不知是因為接近倫敦奧運, 還是遲買機票(五月初買的, 即大約兩個半月前, 不算太遲吧), 還是現在機票真的很貴. 便宜一, 兩千元的代價是遲八小時才到倫敦, 不過也不緊要, 這次我不太趕時間.

一向覺得Emirates Air和迪拜機場質素不錯, 這次感覺也不差.

我想由下機到取了行李出閘花不了半小時吧, 未夠下午三時我已去到乘Heathrow Express的月台, 來回票GBP34, 一個月有效, 單程GBP19.

不用半小時15:40來到Paddington火車站, 在詢問處一問, 我要去Abervagenny的火車要在15:45開出, 我飛奔去自動售票機買車票, 幸好售票機很易用, 立即買到票, 也幸好月台不遠, 15:43跑了上火車, 火車便要開了.

之前在nationalrail.co.uk查好了火車班次, 我要在Newport轉車.

路程頗遠的, 差不多下午六時我才到Newport, 去Abervagenny的火車大約18:15來到, 大約18:45便到了Abervagenny火車站.

果然如騎術中心所說, 一出了火車站便見到計程車, 之前我還擔心小地方不一定有計程車在等客呢.

原來騎術中心真的很遠, 乘了半個小時車才到, 又真的如騎術中心所說, 車費GBP30 (有用計程器的).

這時已下午七時多一點點, 終於來到Trans Wales Ride. 他們一見到我就知我是香港來的旅客, 送了我到房間. 我的房間是youth hostel那種, 三張bunk bed, 可以睡六個人, 他們在其中一個下格床舖了床單給我.

是這樣的, 老闆娘Emily說客房已滿, 如果我不介意bunk bed的話, 就讓我自己一個住一間bunk bed房. 我本身也不太揀擇, 就這樣吧. 這房間很youth hostel, 房的後門開往走廊, 會入到另一間bunk bed房, 再走進去是洗手間和浴室, 浴室是有三個花灑供三個人同時淋浴的! 幸好這時只有我和另外兩個女工作人員住在這房子, 她們要早出晚歸的在馬房工作, 所以這三天下來, 我在宿舍根本見不到她們, 感覺就是自己一個住一層.

由離家門計, 我已出門二十九小時, 快快洗個澡, 換件衣服, 再回到騎術中心的接待處.

其實也不是甚麼接待處, 這堿O民宿經營, 是老夫婦年輕時經營牧場, 三個兒子長大了, 由大兒子和大兒媳接手打理,  大兒子一家和老夫婦都住在這, 第二和第三個兒子這個週末剛好都帶太太和孩子回來, 六個金色頭髮半歲到三歲的小孩在跑來跑去, 好不熱鬧.

主人一家住在房子的上層, 下層主飯廳是待客吃飯的, 旁邊的小飯廳是主人家吃飯的地方, 客人都住在房子的右邊, 上下兩層有幾間客房, 有些要共用浴室, 有些客房內有洗手間和浴室.

老太太Mrs Turner帶著幫傭做早餐和晚餐給我們, 晚餐時間晚上7時, 準備好, Mrs Turner就出來房子門外敲鐘, 房客聽到便下來主飯廳吃飯, 不過我的宿舍在外頭, 聽不到, 老闆Paul就過來找我, 叫我下去.

飯廳中央一張長枱, 很英式家居的樣子, 牆上掛著油畫, 相片, 書櫃整齊的排滿書本, 有些很久的小說, 也有不少coffee table book, 舖著地毯, 火爐前還有一塊羊仔毛地毯, 飯桌上已坐滿了旅客, 工作人員已正在給每人派餐, 我也趕緊坐下, 桌上的餐具也很傳統英式, 碟子, 咖啡杯, 糖瓶, 奶瓶都是仿清花白底藍畫, 畫的是十八世紀歐洲農莊的生活, 長桌的中央放了一個木製小轉盤, 上面有糖, 鹽, 胡椒等調味.

每天晚餐吃的是黃綠豆肉粒鏍絲粉, 這碟主菜真不敢恭維, 只能說可以放進口的程度. Paul跟我們一起吃飯, 原來大家都是今天才來到, 有些人是來星期日和星期一的兩一週末假期, 有些人是一星期的國家公園之旅, 後來才知道有一對德國夫婦來兩個星期, 第一個星期跟大家遊國家公園, 以騎術中心為基地, 每天都由騎術中心出發, 下星期會跟下一班旅客去Black Mountain, 這個星期會每晚去不同的地點過夜.

剛開始吃飯, 又有兩個旅客來到, 我們就人齊了, 一共十四人. Paul一邊跟我們吃飯, 一邊閒談, 說說大家來自的地方, 旅客們主要來自英格蘭, 有一位男士來自法國, 不全懂我們說甚麼, 有來自愛爾蘭, 瑞典, 倒有五位來自德國, 我就最特別, 唯一一個亞洲人, 所以所有人也立即記得我的名字, 全團只三位男士, 其中兩位是跟太太一起來, 看來不止香港, 其實已發展社會, 女士們特別是年輕女士都是會賺錢又會享受生活的一群.

Paul在跟我們說”house rules”, 搞笑地說Rule number one是不准墮馬, 不過其他好多"house rules", 我大概都明白這種英國人的B&B其實都有好多”dos & don’ts”, 例如不要穿馬靴進飯廳之類.

主菜真的不太好吃, 不過甜點略好, 是一道草莓蛋糕, 上面澆上草莓醬, 又有草莓伴碟, 全homemade, 比較好一點.

Paul給我們這幾個遲來的團員發表格, 填好我們的資料和騎馬經驗, 他晚上回去給我們編馬. 他說起大學時跟不同地方來的同學相處, 突然對我用廣東話說: “左!” “右!”, 一邊說一邊伸手指著, 方向倒是正確.

說起中文, 大家覺得有的中文書跟英文書一樣由右向左揭, 但有些由左向右揭很奇怪, 我說因為有些中文書是直寫的, 大家覺得直寫很不可思議, 還問我怎麼知道一本是哪一邊是封面, 哪一邊是底部.

其中一個德國叔叔是職業的歌劇演員, 早幾年曾來香港藝術節演出, 我懷疑我曾看過他的演出. 他說他很驚訝在香港的商業區會見到很多人坐在街上"picnic", 哈, 他在說週末在中環, 尖沙咀等地休假的外藉傭工呀.

其實我挺喜歡這種跟團方式, 大家坐下來都會閒聊, 飯後再來一杯咖啡, 不會一吃完就走. 我們是騎馬團, 就會更多的聊聊大家的騎馬經歷, 很愉快.

我們咖啡也喝完, 騎術中心的幫傭也在席間把我們的食具茶具收了, Paul就叫大家早點回去睡, 明天上午九時回來吃早餐.

回到房中, 我也很累, 倒頭便睡.
英國威爾斯騎馬豎琴之旅 - 騎馬旅行 @ 威爾斯 – Day 2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3/07/day-2-jul-2012.html

翌晨醒來, 我換好馬褲, 馬靴和chaps, 拿了手套和相機便過去飯廳那邊, 大家都在門外稍等了一下.

到老Mrs. Turner出來敲鐘, 我們便跟著進廚房, 排隊拿cereal, 鮮奶和水果, 我不吃cereal, 就拿了個洋李.

來到飯廳坐下, 幫傭女孩陸續拿來一盤盤烤吐司和乳酪, 各式火腿和煙肉, 各式果醬蜜糖牛油, 咖啡和茶等等進來.

慢慢的一邊吃著早餐一邊閒談, 九點四十五分左右我們才慢慢的由飯廳轉移出門外, 有些團友要回房更衣, 我們便在門外的長椅坐著閒聊. 見到老Mrs Turner帶著小孫女在玩, 小孫女叫Nester, 在16個月大, 會走路但不會說話. 見Nester很可愛, 自己在草地爬來爬去, 東抓西摸, 英國牧場的老奶奶才不會這樣不准那樣不許, 就任由Nester走來走去, 不怕危險不怕髒. 我問Nester是不是很快會學騎馬呢? Mrs Turner說兩歲左右吧, Nester哥哥兩歲多一點便騎馬, 爸爸在一旁扶著, 騎一隻很矮的小馬.

走到馬房那邊, Paul給我們宣讀每人獲編的馬兒的名稱, 我給編配到的是雄馬Hank, 這三天都會騎他. 然後Paul正要給我們講解各項器具, 不知怎麼Nester也走了過來馬房, 未滿歲半的小人兒似乎很熟悉這堛瑰藿, 隨手拿起爸爸工作用的對講機, 拿起馬鞭, 玩個亦樂乎.

Paul轉身入器具房, 竟是拿了一條揹帶出來, 一邊跟我們解說, 一邊就把Nester背在背上, 莫非Paul要帶Nester跟我們一起去騎馬?

Paul跟我們解說, 工具房有三個房間跟我們有關, 一個是放馬鞍和韁繩的, 都有馬兒的名字作識別, 一個是放頭盔馬靴等物, 我們可以入內借用, 第三間房間是放鞍下的護墊布和其他馬具, 不過我們應該不需要入去拿, 因為他的幫工會事先幫我們拿工具出來.

馬兒頭都放在山上, 我們要拿著collar上山, 給我們自己的馬兒套上collar, 然後帶牠們下山, Paul說在外面一般都是硬塞collar在馬兒的頭上, 帶馬兒見有人硬塞一些東西過來, 可能會受驚, 所以他會用另一個方法, 就是叫我們每人手堻ㄝ酗@把穀糧, 去到馬兒面前, 一手餵穀糧, 一手把collar套在馬兒頭上.

說著工作人員Beth拿了一桶穀糧出來, 我們每人上前拿一把, 然後就跟著上山, 雄馬和雌馬分別在兩個山頭, 我和都是給編了雄馬的團員跟著Beth一塊上山, 馬兒們都在草場上等著, 我們走近過去, 我很久沒接觸過馬, 也未試過在草原上要給一隻馬套上collar, 馬兒不要跑掉就好了.

Beth指示給我看哪一隻是Hank, 我就過去一手遞上穀糧, 一手想用collar套著Hank. 當然啦, 我的Horsemanship早已生鏽, Hank吃掉我的穀糧, 我還未能好好用collar套著牠, Hank左搖右動的想走掉, 幸好旁邊一位團員幫助頂著Hank, 我再快快把collar塞在Hank頭上, 勉勉強強的套著Hank的頭, 再好好整理, 終於完成.

我就是這樣已搞了很久, 大家都已套好了自己的馬, 我們便拉著自己的馬兒下山, 回到馬房前面, Beth叫我們把馬兒都繫在馬房前欄干上的尼龍繩圈上.

Paul仍是揹著Nester, 教我們如何做grooming, 幫工女孩拿了一盤刷子出來, 堶惘陬w刷, 軟刷, 單刷, 不同款式, Paul教我們要幫馬兒全身梳毛, 一邊梳要一邊留意馬身上有沒有特別損傷, 然後要梳馬頭頂的騌毛, 決定馬騌毛會全都放在右邊還是左邊, 最後梳馬尾.

我很很很久沒都grooming, 上一次可能已是三年前上stable management時. 我很小心的盡量避免走到馬屁股後, 但場地太窄, 根本沒位置, 我身旁的Ellie卻一點也不覺得是問題, 不斷在馬屁股後走來走去.

“我在香港, 教練都不讓我們在馬屁股後走來走去, 怕馬兒起後腳, 會被踢傷.”

“其實你是對的, 在英國的教練也是一樣, 不過這堣蚗, 不理了.”

梳好毛, 要幫Hank帶上bridle, 我很久很久沒做過這個動作, 我從來都覺得幫馬兒帶bridle是高難度, 最怕會給馬兒咬. 上次在冰島不用自己給馬兒戴bridle, 工作人員幫馬兒戴好bridle才拖出來給我們. 我上次上bridle可能又是三年前的stable management了!

都跟Hank糾纏了一會才成功戴上, 他不肯張口呀!

之後放上馬鞍, 縛好girth, ok!

大家也陸續用台階上馬, Paul已沒再揹著Nester, 他自己也上了馬.

差不多中午十二時, 大家都上了馬, 便分兩隊出發, 只參加週末團的由Beth帶領, Paul則領一星期團的團友.

出發!

我已兩年沒有上馬背了, 很興奮呢!

我們只慢慢的在林中散步, 所以不難適應.

我一邊騎馬一邊拍照的功夫全沒生鏽, 一邊欣賞威爾斯的田園風光, 一邊拍照.

我們走上山坡, 是放羊的牧場, 小羊通山走, 自由的吃草.

有時路過的山坡有大而深的積水, 聽說我來到威爾斯之前的一個月, 是一整個月都在下大雨, 是由昨天開始才放晴. 哈, 都說我是sunshine girl, 我去到哪兒哪兒便會放晴的, 結果我整個威爾斯之旅都陽光普照!

我們有時都會trot一下, 最初一次trot我都幾乎亂了, 畢竟太久沒trot, 一時拿捏不到節奏. 之後多trot幾次, 適應了節奏便可以了.

這天陽光頗猛, 幸好威爾斯乾爽, 兼有涼風, 我穿上了長袖外套就剛好, 不過臉上忘了塗防曬, 所以我總是垂著頭, 希望頭盔上的一小片蓋能給我遮一點點太陽吧.

我們的路線有時是山上的牧場, 有時是樹林之中, 有時是人家農場外的小徑, 有時我們會走入小鎮的車路, 遇上對頭車, 對方會停在一旁等我們走過.

很快的便騎了兩小時, 我們走進一個小鎮, 街上沒行人, 店舖也沒開門, 我們鑽進一個有樹蔭的空地, Beth示意大家下馬, 把馬兒繫到旁邊的欄干上的尼龍繩圈上, 然後給馬兒脫下bridle, 把bridle和自己的頭盔掛在旁樹上的樹丫.

接著我們便過對面的餐廳吃午飯, 這家可能是唯一在這鎮上星期天還營業的商店. 我們的團費已包含了午餐, 今天的午餐是三文治加薯條. 大家都忙著打電話, 因為在騎術中心是接收不到電話訊號的.

有團友問起Beth關於馬房生活和工作, Beth說其實都挺悶, 做得好沒人會告訴你, 天天在幹粗活, 冬天沒工作, 夏天工作挺熱挺辛苦, 她之前一年在馬房工作, 一季下來在沒有刻意減肥下瘦了三十多磅, 很誇張. 有些馬房挺刻薄, 工資不算多, 還要收員工住宿伙食費, Paul這埵V員工提供食宿, 所以算很不錯.

午餐後, 我們去找回馬兒, 今次上bridle比較順利. 不知如何Beth在這小空地找到張椅子, 可以方便我們上馬.

我們又出發了, 有時我們跑進樹林或者山坡上, 旁邊會有些樹枝伸出來, 有些樹枝還挺低的, 我們便要伏下來, 避開樹枝, 挺好玩的!

我們走在山坡上, 有一段路我們稍為停了一下等後面的團友, Ellie的馬兒竟在這時候開始想跪下來, Beth已大聲喝止, 又叫Ellie快拉馬兒起來, 但說時遲那時快, 馬兒屁股已經向下坐, Ellie也唯有帶滾的下馬, 幸好也沒摔倒, 但她的馬兒已高興地在草地上滾. Beth唯有快快地過來, 幫手拉著馬兒, 幸好馬兒沒有發難跑掉, 不然也不知怎辦.

來到山坡上平坦的路段, Beth說我們要canter, 我期待已久了, 自從上次冰島草原canter之後, 一直很希望再在草原上canter.

Beth叫我們稍為向前俯身的canter, 馬兒基本上不用踢, 就跟著前面canter, 一開始也挺愉快, 不過到尾段我也有少許亂, 有兩下給抛離了座, 嚇死我, 我不能墮馬受傷呀, 我今次來主要為豎琴訓練的呀!

跟在冰島騎馬一樣, 我們經過牧場時, 要開關鐵閘, Beth帶頭會開鐵閘, 走在最後的團友負責關閘. Aoife的馬兒走得很慢, 她常常走在最後, 負責關閘. 就在我們離開牧地, 正要出馬路時, 我們突然聽到後面"嘭"一聲, 又聽到Aoife叫了一聲, 大家立即停下來, 因為路窄, 我們都見不到後面的情況, Beth叫問Aoife的情況, Aoife在後面回應她墮馬了.

原來她在關閘時, 她的馬兒突然受驚, buck她, 把她摔了下來.

然後她的馬跑了來我們當中, 我們立即拉我們的馬兒攔著她的馬兒, Beth也下馬來幫忙, 搞了好一會才拉著她的馬兒, 讓Aoife上馬.

下午四時半我們回到騎術中心, Paul他們一隊也回來了.

Paul教我們一人拿一個水桶, 走到馬房下面的小河, 載一桶水上來, 讓馬兒喝個夠. 馬兒喝夠之後, 再下去載水上來, 每人去拿一塊海棉, 用來幫馬兒抹身洗澡. 馬兒跑了一天山路, 渾身是泥, 那桶水轉眼已變成泥水. 抹好了身, 再把清水倒在馬背上, 之後再用水刮刮掉馬兒身上的水.

之後我們把馬鞍, bridle等皮制工具都掛起來, 逐一用皮具專用的conditioner 去把皮具都抹乾淨.

然後我們帶馬兒返回山坡上, 牠們一跑回山坡, 便開心地在草地上滾.

之後我便回宿舍洗澡更衣. 自從不再學騎馬, 我基本上沒有運動, 今天突然大量運動, 手腳都痠軟不已.

洗好澡, 我來到飯廳外, 大家圍在太陽傘下聊天.

老Mrs Turner又帶著小孫女在草地上玩.

“呀, Nester, 又在好呀?”

“她不是Nester, 她是Matilda.”

呀, 看真一點, 一個小人兒未懂行的, 今早的一個已懂得行, 原來這個可愛大頭BB是Mrs Turner二兒子的女兒.

我跟大夥兒圍在太陽傘下, 一邊喝茶吃餅乾, 一邊聊著今天各自團隊的情況, 另一隊的Gemma也墮馬, 她還挺痛的樣子.

聊了一會, 二家嫂抱著Matilda路過跟我們打招呼, 我伸手作狀要抱Matilda, 二家嫂真的把女孩塞到我懷, Matilda又一點不怕的很高興的讓我抱著, 抱了一會, 二家嫂已經不知跑到哪, 我就抱著Matilda逗她玩, 其他團友見著都說Matilda很喜歡我, 她一路笑個不停, 可愛極了. 隔了好一會, 二家嫂才回來接女兒.

之後一個大肚婦人來跟我打招呼, 原來是大家嫂, 即是老闆娘Emily, 是她跟我在email接洽的, 之前我們在電郵沒有說得很清楚, 我跟她說我後天需要大約下午二時許去到Cardiff, 但她說他們沒有半天行程, 叫我後天也跟他們whole day tour, 大約下午五時在騎術中心走, 大約下午六時半便去到Cardiff. 既然是這樣, 我唯有明天去到有電訊幅蓋的地方, 發電郵跟豎琴那邊說更改時間吧, 那邊應該ok吧.

“你知道這堨i以上網嗎?”

“不知道呀.”

原來這堥S有電話訊號, 但有安裝wifi. Emily帶我去飯廳對面的common room, 原來這堿O專供客人用的common room, 客人可以在這堨峖菑v的laptop上網.

反正未到晚飯時間, 我便回房中取過電腦來common room, 果然可以上網, 立即發個電郵給豎琴那邊說更改時間.

七時許, 老Mrs Turner終於搖鈴了, 我們進去吃晚餐. 今晚的晚餐好了一點, 不過還是甜品較為精彩.

晚飯後, 我再去common room上一會網.

差不多晚上九時回房, 回到房中偶然發現雖然我的房間離common room是幾幢樓房的距離, 竟也能繼續收到wifi, 可以在房中繼續上網, 真好!
英國威爾斯騎馬豎琴之旅 – Day 3 - 騎馬旅行 @ 威爾斯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3/07/day-3-jul-2012-video.html

早上起來換好衣服, 九時多一點過到去飯廳外面, 大夥兒圍在太陽傘下閒聊, 等了好一會老Mrs Turner才搖鈴讓我們進去.

排隊進廚房先取cereal, 我不吃cereal, 又取個李子吃.

出去飯廳坐著, 幫工們開始拿吐司, 火腿, 芝士, 香腸, 煎蛋, 果醬, 咖啡, 茶等等進來.

我們一邊談天說地一邊吃早餐, 大家悠悠然的吃早餐, 差不多早上十時才離開餐室.

有些隊友回房中更衣, 我們在餐室外的太陽傘坐下等齊人.

大夥兒都準備好, 我們一起過去馬房, Paul, Beth和其他幫工女孩已開始準備工作.

今天我們都知道我們應該要做甚麼, 所以動作都快得多. 我們每人抓了一把穀物, 就一起走上山上找我們的馬兒.

當然我仍是不很確定哪一隻是Hank, 仍要靠Beth指點. 跟Hank爭持了一小會, 也能成功上了collar, 當然其他隊友已經緩緩下山中, 我和Hank就跟在隊尾.

拖了Hank到馬房前面, 我們又做grooming. Paul過來給馬兒檢查馬蹄, 有些馬蹄已有損壞, 需要更換, Paul拿出工具, 挫子, 鉗, 等等, 拉起馬兒的蹄來檢查, 有時馬兒掙扎, Paul叫幫工女孩過來, 幫忙拉著馬兒其中一隻腳, 因為馬兒如果只有兩隻腳到地, 就不可以隨便亂動.

同一時間, Beth也過來幫馬兒塗藥膏, Beth知道每隻馬兒在哪埵雪l傷, 但她也逐隻檢查, 因為馬兒可能有新傷, Beth知道Hank的右前腿上有一個傷口, 我這兩天幫Hank grooming時也見到, 傷口似乎都深, 但似乎已是舊傷, 不像是這兩天才割傷的. Beth塗藥膏時, Hank也痛了一下, 縮了一縮.

弄好蹄, 塗了藥, 我們扣好馬鞍, 也輪流上馬, 出發去. 今天我們早了一點, 未到十一時半已經可以出門. 今天仍是Beth帶我們這一團.

自從停了騎術課, 我差不多兩年沒上過馬背, 也甚少做運動, 昨天騎完馬, 已腰酸背痛, 臀部的皮膚也給磨損了一點, 今天再上馬, 其實有點痛, 要遷就著坐姿. 不過沿路風光明媚, 也忘記了痛疼.

兩年沒騎馬, 騎馬的功夫倒沒荒廢, 是muscle memory, 騎一會兒, 感覺都回來了, 其實有時我也只靠感覺騎馬, 大部份的精神都在看風光和拍照, 也不很留意地騎馬.

走上山坡的路斜, 我們要站在腳蹬上, 不坐在馬身, 以減低馬兒背上的負擔, 讓馬兒上坡的路走得輕鬆一點, 到下坡的路, 我們就要留神, 馬最怕下坡, 我自己在馬背上看著也擔心.

我們走到山上的牧場草坡, 見到山下遠方的湖, 今天我們就是要去這個湖.

今天的路有像比昨天難一點點, 有一段我們要走下坡, 到坡底轉彎入平地, 然後開始canter, 很刺激, 要很留心的騎, 小心奕奕到了坡底, 一轉彎, Hank就跟前面的馬兒向前飛奔, 我已經很留心, 但仍然坐不定, Beth教我們俯身向前, 我差點給抛下馬, 嚇死, 可以說是硬挺挨過這段canter, 多麼擔心我會給抛下馬呢!

有時我們跑到山下的小路, 走在草邊, 馬兒有機會便停步伸頭吃草, 不肯前行, 有時會礙著後面的馬兒, 不能前進, 結果大家齊齊停在路上吃草, 有時馬兒顧著吃草, 被其他馬兒超前了, 自已遠遠墮後, 要死拉硬踢, 逼馬兒專心上路.

到下午一時, 我們來到一大片平坦的草地, 見附近的設施, 似乎是渡假或者露營的地方, 再看出去, 原來我們跑了個多小時, 終於走到湖邊.

我們舒服地在草地漫步, 慢慢來到湖邊, 我們走到水中, 馬兒都伸頭到湖堻雂, 陽光猛烈, 我們又跑了好些路, 馬兒都口渴了.

喝完水, 我們回到草地, 我們十多隻馬, 一字排開在草地上漫行, 去到一片矮林旁, Beth就示意我們下馬, 把馬兒都繫在樹下, 我們去對面吃午餐.

我們把頭盔和bridle都掛在餐廳門外的小矮牆上.

這是家快餐廳, 要自取食物, 這堥S太多食物選擇, 我點了個三文治, 其他人都選了食物後, Beth付錢, 因為這部包在我們的團費, 我們自己再付錢買飲品.

午餐後, 我們回去取馬, 不知怎麼, Hank硬不讓我上bridle, 爭持了很久很久, 大家都取了馬兒, 上了馬兒, 走到草地上, 我唯有拉著Hank出去草地, 弄了很久才勉強把bridle塞到牠口中. 但這堥S上馬用的椅子或小台, 大家都是大步伸腳上馬, 但對我來說, Hank太高, 我怎麼試著伸腳, 也伸不到可以上馬, 大家已經在馬上等了我很久, 很醜怪呢. Hank又不聽話在動來動去, 最後Beth幫我拉著馬, 我把腳踏鬆到最長, 方才能伸腳到腳踏, 跨上馬背.

弄到手痛腳痛, 終於可以開步, 下午一段路有難度, 又好玩, 我們要上一個又長又斜的大山坡, 我們一直站在馬蹬上, 站到後來我也腳軟, 忍不住坐了下來.

沿路我們都遇到迎面而來的騎馬隊伍, 我們都各自靠左走過, 又遇到行山人士, 他們都等我們先走, 有時也會遇到迎頭車, 車輛都會讓我們先走, 如果是在我們後頭有車, 我們便會靠在路的一邊, 等後面的車先走, 通常我們的馬兒便會找緊機會吃草.

又有canter機會, 這次我不理了, 坐直身子, 放鬆身體的力在馬背上, 按當年德Sir教的 "1-2-3", "1-2-3", 跟著節奏的去canter, 這次雖然有點緊張, 不過終於安全完成canter, 這天最後一次canter我都能放鬆心情享受canter的快感呢.

之後我們轉入一個叢林, 這媢閉O個給樹林卷著的小管道, 有時樹枝生得很低, 我們trot的速度又快, 我甚至合上眼伏在Hank背上, 讓牠處理這個情況算罷.

下午四時半我們又回到騎術中心, Paul那一隊比我們早回去.

下了馬, 缷下馬鞍, 就取過水桶, 走到小坡下的河堥水, 再托上來給Hank喝. 其實我下了馬已累得腳震震, 實在不太有力去取水, 不過也一定要去, 於是腳震震手震震的下去取水, 爬上樓梯一面看著水桶堛漱舋嗾_出來, 唉!

終於打了水上去, Hank一口氣的幫我把水喝完, 我又要下去取水, 其實我已經無力了, 我知Hank還想喝, 但我是留著這桶先幫Hank洗了澡再說.

唯有狠著心不理Hank伸過來的頭, 先用濕了海綿, 幫Hank由頭到背, 肚到腳, 盡量抹好污泥, 再用水刮刮走Hank身上的水.

由下馬到取水, 然後再幫Hank洗澡, 我一直都沒停, 陽光又仍猛烈, 其實我是有點想暈, 只是勉強支持, 昨天幫工有幫我們準備一些杯和食水, 讓我們回來可以喝, 不過今天可能忘了準備, 我自己也沒水喝.

本來想幫Hank弄好之後, 稍為休息一下才再下去取水給Hank喝, 不過Hank的渴樣可能太顯眼, 身旁的Eille察覺到, 便跟我說Hank想喝水, 但我已累得沒法理會, Eille很好人, 主動把她的一桶遞給Hank喝, 真好人, 我也實在不好意.

給Hank洗好身, Beth過來給每隻馬派馬糧, 我就過去馬棚跟大家抹馬具, 我實在很累, 只能慢動作跟著抹一點.

抹好之後, 我跟大夥兒一起送馬兒回山上, 然後我便快快回宿舍, 我實在怕自己快暈到.

回到宿舍, 先大口大口喝下些水, 再洗了個澡

洗了澡後便好得多, 心跳由剛才的高頻率回到正常速度, 於是便下去騎術中心飯廳外, 跟大家在太陽傘下喝茶吃餅乾聊天. 英國人Tim和太太過來跟大家道別, 他們今天回家了.

Paul也再, Paul在說作為騎術中心當家, 生活挺忙碌, 要顧著生意, 打理馬兒, 馬房, 馬具, 幫工, 職員, 妻子大著肚子, 兩個小孩還小, 還有年邁的父母, 生活忙得插針不入.

Paul的兩個小孩, Neil和Nester在我們跟前玩耍, 西方的家長很放心讓他們自己跑來跑去, 在視線範圍已經可以.

我就跟Paul說我明天的時間安排, 因為昨天Emily說, Emily說他們沒有半天騎馬的, 叫我騎一整天, 大約下午五時在這娷鰶}, 下午六時半左右可以去到Cardiff火車站. 這時我再跟Paul確定一下, 但Paul說明天下午他會參加一個騎術比賽, 他已經叫了他組的團員去看他比賽, 所以明天只騎半天馬, 下午他安排了一架大旅遊車, 送團友們去觀賽.

不是吧, 我這兩天不停跟Harp camp那邊更改時間, 又找尋火車班次, 弄了一番, 現在又說只騎半天! 唉, 不過也沒辦法. 我們一邊說一邊是跟著Nester走, 因為Nester跑到屋的後面, 這堣U面是河, Paul擔心會掉進河, 雖然如此, Paul也不阻止Nester, 所以我們要跟著Nester. Nester圍著屋子跑了一圈, 不知怎麼跑回太陽傘的團友前便開始哭起來, 我和Paul的對話也要暫停.

Nester哭個不停, Paul抱起她來去也不成, 最後才發現原來她想要我們桌上的牛奶, Paul無奈的跟Nester說: “你想喝牛奶, 好好的問嘛, 怎麼不斷大哭呢?” 喝過牛奶之後的Nester登時開心了, 我過去跟她玩, 她越玩越高興, 拉著我的手過去玩, 可能她覺得黑色頭髮的姐姐很好玩.

跟大家談著天, 團友們有些回房小睡, 有些回去洗澡, 我去了guest common room上網.

晚上七時多一點, 終於等到老Mrs Turner敲鐘, 大家都肚子餓了, 很快的就坐.

今天晚上的食物再好一點點, 是豬肉片加gravy, 道味好了一點點, 還是老Mrs Turner的自家制藍莓蛋糕精彩.

今晚是我在騎術中心的最後一個晚餐, 我請大家在我的電腦留下contact email, 我可以在網share我在沿路把下的照片, 讓大家領回自己的照片. 可惜那兩位來自德國的團友已經走了, 沒來得及跟她們留個email.

之前一晚大家都不知道可以在guest common room休息, 我告訴了大家, 晚飯後我們仍在飯廳坐著, 之後被請了過common room,團友們在閒聊, 我在這媄鉹W網邊聽她們談天, 連不能完全聽懂英語對答的Laurent也坐在一塊聽.

到晚上九時許, 我便回房休息了, 反正我回到房中仍可以上到網, 反而住在這堳房的團友們說他們在房中收不到這個wifi.
英國威爾斯騎馬豎琴之旅 - 騎馬旅行 @ 威爾斯 – Day 4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和影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3/07/day-4-jul-2012-video.html

最後一天騎馬了....

今天有點賴床, 晚了一點也起床, 結果趕得忘了塗防曬, 來到餐室, 大家已坐定吃著早餐, 來自英格蘭的Eillie和姐姐已經走了, 我們剩下十個人

今天我們兩組合併一組, 其實兩天團的團友都走了, 剩下的都是一星期團的團友, 只有我和Aoife是今天離團.

Aoife情況跟我一樣, 今天下午要走, 所以我們一同問Paul我們安排. Paul說已安排了大旅遊巴下午二時多來接各位團友和工作人員走, 這是場精彩的賽事, 所以他也不能叫他的工作人員不去看賽事來帶我們兩人去騎馬, 所以我和Aoife只能跟大夥兒一起, 只騎半天, 中午回來.

其實我一直也沒有很認真的知道我的付的團費是兩天騎馬, 兩天半騎馬, 還是三天騎馬, 而Emily和Paul也沒很認真算著, Emily叫我第三天還是騎全天, 又沒說要加費, Paul說第三天只有半天, 又沒說有賠償, 不過我也不太計較, 來這媔}開心心的騎兩三天馬, 跟各位馬友也談得開開心心, 已經很好.

照樣上山拖馬, grooming, 上馬鞍, bridle等, grooming 時見Hank右腿上的傷, 大大的好了, Beth又過來塗藥膏, 她也說這個藥膏很有效.

今天我們十時多一點才步出餐室, 不過十一時已經準備就緒, 可以出發.

今天就只Beth帶我們一團, Paul留在騎術中心準備今天下午的比賽.

才剛出了門, 我們來到一個樹林, 腳前有流水, 馬兒都駐足在喝水, 可能天氣太熱, 太陽又猛, 馬兒喝水喝了很久也不願停, Beth說就讓牠們喝到夠.

本來我和Hank走在隊伍中間, 應該排一下隊, 等前面的馬兒喝完水才上前喝, 但Hank似乎很口喝, 硬擠上前, 還擠開人家的馬, 塞上前去喝水. 都是我不好, 昨天拿不夠水給牠喝, 牠應該渴了一晚吧.

大家都喝之後, 我們再開步, 走在樹林的樹蔭中, Beth帶我們canter, 怎知才canter了幾步, Beth讓我們停下來, 原來她的眼鏡飛脫了. 於是大家停下馬在幫忙看著地上, Beth讓團友幫忙拉著馬, 她也下了馬矇著眼在找, 終於她在泥地上找到眼鏡, 不過已經破了, 不能戴, 她唯有矇著眼繼續帶我們上路.

沿路繼續風光明媚, 我們今天較多走牧草山坡地, 可以看到大片大片草地, 遠方的湖光山色, 羊兒滿山走, 漫山的紫色小花. 來威爾斯騎馬是沒在冰島的新鮮有趣, 不過威爾斯的鄉郊景色十分寫意.

我們途經多牧場, 牧場都會用圍欄圍著, 牧場之間會有欄閘, 以免牛羊走失. 欄閘都挺窄, 通常都只容一隻馬兒過去, 所以我們會排隊過閘. 我們又來到一個欄閘前, 大家又是排隊過閘, 輪到我時, Hank會自己前去, 這時剛巧法國來的Laurent在我身後, 我轉身過去想跟他說”tres chaud”, 怎知這一轉身沒為意, 德國叔叔Volker的馬突然衝上來, 但Hank正在走過窄窄的欄閘, 我給Volker的馬一擠, 兩隻馬在窄窄的欄閘硬擠過去, 我的右腿給夾在兩隻馬之間, 就這樣給夾扭著, 我正痛得叫起來.

Beth和前面的隊友聞聲轉頭, Beth趕緊過來看我, 問我有沒有試, 我說: "有呀!" 實在很很很痛, Volker立即過來問候我, 但我實在痛得很, 心想不是那麼邪門吧, 竟在最後一天的最後一段路出事!

痛得不得了, Beth問了我幾次, 我說要給我一點時間,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傷, Beth說我的馬鞍也給擠歪了, 我也要下馬讓她整理一下.

我下得馬來, Beth幫我弄好馬鞍, 再幫我托著我的腿上馬, 上馬坐好, 我也請大家等一等, 讓我確定自己可以了, 我們才再出發.

再出發, 左腿仍有痛的感覺, 不過還可以騎馬. 幸好, 我來是為了豎琴的, 如果因為騎馬而不能彈豎琴, 實在太本末倒置了.

由於我們越走越高, 後來我們來到一個大斜坡, 是向下的路段, 斜度和長度同馬兒來說算是十分誇張, 我們都小心謹慎, 先在坡頂停, 才逐一緩步下山.

快樂的時間實在過得特別快, 差不多下午一時, 我們回來騎術中心, 最後一次打水給Hank喝, 給Hank洗澡, 這就結束我的騎馬旅程.

快快回房洗澡, 也收拾好行李, 然後又回到餐室外的太陽傘下, 今天老Mrs Turner給我們準備了三文治做午餐. 我跟來自愛爾蘭的Kat說起, 原來她們在愛爾蘭租車, 乘可以載車的船來到英國, 再駕車過來, 她說她們這讓租車乘船, 比買機票飛過來再租車便宜.

Volker再問候我腿上有沒有事, 我笑笑告訴他沒事了, 也不覺得痛.

差不多下午兩時, Paul趕著他參賽的馬兒上運載馬兒的專車上, 大旅遊巴也來了接去看觀看賽事的團友們. 因為賽事下午四時才開始, 完成賽事回來已經是晚上八, 九時, 所以我也不能跟他們一道去.

我和Aoife在騎術中心門口送Paul他們出發, 也跟大家說再見, 我本來打算送走了Paul他們, 便請老Mrs Turner幫我打電話叫計程車, 不過老Mrs Turner幫我問Aoife可否送我一程, Aoife一口答應, 我就趕緊回房中取過行李下來.

Aoife自己駕車來, 今天下午駕車回倫敦, 送我到火車站算是舉手之勞, 我就可以省回GBP30計程車費了!

Aoife送我到Aberveganny, 我們在鎮中心也找了好一會才找到火車站, 真感謝她送我一程, 我的騎馬旅程也就此完結.

威爾斯騎馬旅行小資訊

整個騎馬旅程留宿三晚, 包早午晚餐, 騎馬兩天半, 共銀GBP377, 另加GBP30計程車由火車站去到騎術中心.

我在以下網頁找到一堆報指會辦horse riding holiday的騎術中心, 然後全都寄電郵過去, 說明我想騎馬的日期, 再在回覆的騎術中心, 逐漸淘汰篩選時間地點價錢適合的騎術中心.

英國騎術協會BHS --> www.bhs.org.uk

UK Horse Riding Director --> http://ukhorseriderguide.com/summary.asp?sector=Holidays

Equine Tourism --> http://www.equinetourism.co.uk/ukregionalsections/ukregionsdirectorypages/horseholidayswales.asp

最後我就選了Trans Wales Trail --> http://www.transwales.demon.co.uk

寄電郵到riding@transwales.com, 跟大家嫂Emily電郵來回多次, 確定資料, 最後落實付款, 經銀行匯款 (匯款細節, 可參看我之前寫過的網誌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3/04/dec-2012.html), 之後電郵確定他們已收到錢.
英國威爾斯豎琴騎馬之旅 – 夜遊卡迪夫Cardiff - Day 8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3/07/day-8-jul-2012-cardiff.html

這次威爾斯之旅緣起於我要來參加一個四天的Harp Training Camp, 這幾天沒出去遊覽, 所以就不詳談了.

Training Camp 的最後一晚, 我們出去Cardiff遊覽一下, 我們乘火車出去, 來到Cardiff Bay站, 我們向著Cardiff地標Wales Millennium Center走過去, 這堿OCardiff的文化中心, 經常有很多大型文藝表演在這媮|行.

我們穿過Millennium Center走出去, 又來到海邊, 海邊有一個大面具雕像和一間維修中的大聖堂, 向前走有個雕像, 我們一班女仔正一字排開要拍照時, 突然有四五個年輕男女衝過來跟我們合照了一張, 初時還以他們是罔撞的無聊青年, Elinor很友善的告訴他們我們是一班harpist, 沒想到相方回應說他們是來自德國的管樂團, 竟然大家都是音樂人, 他們的英文不大好, 很巧我們有來自德國的同學, 就跟他們說起上來, 他們從德國過來威爾斯幾天表演.

再經過一個海邊小聖堂, Elinor解說那是Norwegian church, 我看看堶, 真的很袖珍.

我們有幾個女孩子一直望著前面的摩天輪, 很想過去玩, 我們剛好來到摩天輪售票處時, 摩天輪就關燈了, 原來摩天輪的關門時間到了. 我們的女孩子就嚷著不坐摩天輪, 坐迴旋木馬也好, 於是我們走回岸的另一邊.

來到迴旋木馬前, 竟然未關, 我們正是處於不知是不是要去騎木馬的時候, 一班大叔走過, 可能見我們大班年輕女孩要騎木馬, 竟也嚷著要騎, 就人人付錢的去騎了, 我們的女孩也不介意那班大叔, 也排隊付錢, 每人兩英磅.

我也很久沒玩過迴旋木馬, 原來也可以轉很快, 我有一兩下也差點失重心, 很好玩. 玩完迴旋木馬, 我們繼續沿岸道走出去, 這邊是酒吧地帶, 我們在其中一間酒吧門外找到一張較大的桌還有足夠的椅子, 很好, 立即坐下, 其中幾個同學入內張羅飲品, 買了一jar Shangria和一jar Rum Fruit Juice回來. 雖然我不大能喝酒, 也湊興飲一杯Shangria.

大家在談天說地, 談到差不多十時. 這時開始有一點點雨粉, 我們坐的地方有點半露天, 所以我們要走了. 走了出酒吧區範圍, 雨挺大顆但不很密, 我們來到火車站前已停雨了.

回到Gwaelod y Garth, 大家互相擁抱說再見, 大家都說: "see you on facebook.”
英國威爾斯豎琴騎馬之旅 Day 9 (Jul 2012) – 卡迪夫Cardiff海邊 ~ 再見Cardiff!

歡迎到我的網誌看旅途中的照片 - - >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 ... ardiff-cardiff.html

旅程來到最後一天了, 七時許給太陽曬醒, 好喜歡這間優雅小房間. 收拾好行李, 下去飯廳, 跟Dexi玩了一會, Rhian和David也下來吃早餐, 我們打算去海邊散步, 在我們準備出發時, 天色開始發黑, 密雲, 然後下起大雨來! 我們決定也照樣出發吧, 到我們準備好走出家門時, 就停雨, 天色轉晴, 最後還出了大太陽.

駛車到海邊大約三十分鐘, 差不多到海邊之前, 沿路見有綿羊, 牛和馬的放牧草地, 遠遠見到有騎馬團在草地上走過, 之後我們轉入一個海邊渡假小社區, 沿海邊有酒店, 食肆, 酒吧, 在陽光之後, 這媦邟皕Q起地中海的渡假區.

Dexi坐在牠專用的寬躺車尾箱, Rhian說Dexi年紀還小時, 坐長途車會暈車浪, 下車會嘔, 嘔好了便沒事. 他們平時也喜歡帶Dexi到海邊玩, 不過之前一個月天天下大雨, Dexi已經一個月沒出來玩.

原來這堻W定狗隻在五月至十月期間不可以進入海灘地帶, 因為這段時間會有人去海灘游泳, 怕小狗在追逐會太騷擾泳客. 所以我們去了海灘的另一邊, 那邊是河流入大海的地方, 就沒有狗隻進入的限制.

幸好有帶大衣和圍巾, 風很大而且很冷, 雖然陽光充沛, 但仍冷得像香港的冬天. 我們走過石灘, 行到沙灘, 一邊向海行過去, 我們一邊在跟Dexi玩抛網球, 抛出去, Dexi就會衝出去拾回來, 很有趣, 有時附近的小狗會衝過來搶Dexi的網球, Dexi很多時都搶輸呢! 所以Rhian帶備兩個網球在身, 丟了一個, 還有另一個可以玩. 有時我們把球抛了出海上, Dexi便衝到海上把球找回來. 有時Dexi看不到球, 放棄了, 我以為他們要自己涉水出去拾球, 原來他們會拾一塊石頭抛出去, Dexi見到會照樣去追, 這樣便可以找到網球.

走到水中, 都挺冷的, 根本沒人游泳, 也沒太多人來到海邊, 只有幾個人在放狗而已.

遠遠對岸見到剛才的騎馬團, 由草地騎到海邊, 再在沙灘上Canter, 是beach ride呢, 真羨慕, 可惜今次旅程somehow安排不到beach ride.

玩了好一會, 我們回車上, 駛去附近的高球場停車場, 雖然Cardiff也已有高球場, 不過David很喜歡來這邊打球, 是這高球場的會員, 一星期來打幾次, 有時下班後也來打, 18洞大概打三個多小時, 而且一班球友吃飯, 就這樣消磨一晚.

這邊下去是狗隻不准進入的沙灘, 其實長長的沙灘, 泳客很少, 是有些人在玩滑浪, Rhian也玩滑浪的, 不過已經好幾年沒玩, 她的滑板比人還要高, 給擱在花園的雜物屋, 她說玩滑浪時給滑板車到海邊的停車場, 自己把滑板拖過沙灘, 走出大海, 玩滑浪很累的, 通常玩四十五分鐘已經很夠要上水了.

之後我們去吃午飯了, 先把車泊在樹蔭下, 不要熱壞Dexi. 我們來到一家海邊餐廳, 可以看著海岸線, 這埵Y午餐不貴, starter 約GBP4, main course約GBP8, 雖然英國料理常給人取笑, 不過這堛漱飯水平不錯, 我要了個Leg of Welsh Lamb, 挺好吃.

當大家的main course到齊時, 我想動手開始吃, 不過Rhian和David卻不開動, 原來他們在等 "vegetable", 就是一盤烚熟的長豆, 甘荀片, 西蘭花和薯仔, 有葉的蔬菜他們只會做沙拉, 不會煮熟來吃的.

Rhian和David今晚去倫敦看奧運比賽, 賽事晚上八時開始, 他們要晚上六時去到會場過安檢和排隊入場, 由Cardiff這邊去倫敦要兩小時車程, 而且因為奧運封路的關係, 他們不會把車駛入市中心, 要在倫敦外面下車, 轉乘地下鐵路, 所以他們下午三時左右要出發, 我就請他們送我去Cardiff的遊客服務中心, 那埵釵瑽麙H儲服務, 我可以放下行李, 在Cardiff市中心逛一會才乘火車去機場.

終於到分別的時候, 這幾天住在Rhian和David家很開心, 可以enjoy本地人的生活, 又有自己的空間, 還可以跟Dexi玩, 他們實在是很好的host family.
沒想到由這刻開始, 旅程竟變得不暢順!

去到遊客服務中心想寄儲行李, 他們說差不到關門時候, 不可以再寄儲行李, 那算吧, 我晚上22:15起飛, 20:15應該去到機場, 可以選擇16:15或者17:15由Cardiff乘火車經Paddington轉乘火車到Heathrow.

那我就乘16:15的火車吧, 去到Paddington, 轉了19:07開出的Heathrow Express, 約晚上七時半來到Heathrow, Emirates Air的櫃位在Terminal 3, 走路就到.

來到櫃位前排了人龍, 排了半小時才到我, 職員跟我說我的航班因機件故障會延至00:30起飛!

不是吧, 我在杜拜只有兩小時轉機時期, 這豈不是回不了香港?! 那怎辦?

櫃位職員態度惡劣地說: "不知道啊, 你去到看他們怎樣安排." 還給我發由杜拜到香港的登機證說: "如果你能趕得及便用這個吧.” 這個”如果”可以怎樣發生呀? 我根本沒可能趕得及!

無可奈何, 唯有去找家好的餐廳吃晚餐, 我肯花錢Terminal 3也沒甚麼選擇, 最後隨便入了一間有侍應招待, 不用自取食物的吃晚餐便算.

希斯路機場沒有免費上網, 要付費的, 免費的只有機場網頁, 我不時查看有沒有航班更新, 不過一直都是寫延遲至00:30, 電視顯示屏上晚上飛走的航班陸續的顯示出 "Go to Departures" 和 “Go to Gate”, 而我的航班就一直都沒任何顯示.

等到晚上十時四十分, 我感覺怪怪的, 機場大部份地方已關閉, 我身邊還有三個旅客在等, 但似乎沒有其他人, 我過去Departure閘看一看, 呀!!!!!

Departure閘口全都關了, 全都沒人了!!! 那怎麼辦? 我一直在等顯示屏顯示”Go to Departures”呀!

立即截一個工作人員來問, 也不知他們某航空公司還是保安還是甚麼, 他說: “Departures和Security check都關了, 你入不了去, 明天再來吧!”

不是吧!!! 不成呀!

“你乘Emirates嗎? 你下去找他們的職員問吧!”

我唯有下去check in 櫃位問吧, 去到樓下, 全都關燈關門, 怎麼辦? 這時有幾個外籍國泰空姐路過, 我截著她們求救, 她們說: “沒法子呀, 明天才能走呀.”

怎辦?!!!!

“不然你試試找BAA的人, 或者Emirates的人, security check已關了, 沒人可以幫你過去了.”

正在惶之際, 見已沒人的Emirates客戶服務櫃位那邊有人從職員房轉了出來. 我立即飛奔過去, 說明情況.

“沒辦法呀, 全都關了, 你要re-book明天的機票呀.”

“Re-book? 那我要再付錢嗎?”

“你給我看看你的登機證吧.” 他看了看, 再打了個電話.

“你跟我上來.”

走回上層. "你在這媯扔, 有穿Emirates制服的人來找你.” 說完轉身便走了.

很快有人來. “不用擔心, 我帶你行職員通道吧.”

他帶我進, 說明原委.

“是最後一個嗎?”

“是呀.”

“我要致電請示呀.”

幸好立即批准放行.

過了security check, 來到候機室, "不用擔心, 這堜狾酗H都是等我們這班機, 稍後會召集登機了.

好險!!! 我不知道security check 晚上十時便關門的!

結果飛機晚上十二時多一點起飛, 飛到杜拜是當地的上午九時三十五分.

(……待續)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英國威爾斯豎琴騎馬之旅 Day 10 – 回家前突發附加篇 ~ 滯留杜拜!

http://venus-travelling.blogspot.hk/2013/07/day-10-jul-2012.html

結果飛機晚上十二時多一點起飛, 飛到杜拜是當地的上午九時三十五分, 飛快了一點, 但問題是我飛往香港的航班是10:05起機, 有可能趕得及嗎? 如果趕不及, 下午還有沒有航班往香港? 我看航班資料, 知道有班10:25飛往廣州的, 我可轉乘那架呀? 我沒有帶回鄉證呀. 出了機門會有職員拿著”往香港”接走我們嗎?

答案是有的往其他地方的有職員在機門處接待,  “往香港”的請到票務櫃位, 排了好一會隊, 得到的答案是, 今天沒機回香港, 你明天再乘同一時間的飛機回香港吧, 你住機場酒店, 有車會送你去, 酒店包三餐, 你可以打一個只限三分鐘的長途電話. 不只是往香港的航班, 往廣州的也是一樣.

在排隊等check in 酒店房時, 聽到兩個澳洲人談話, 其中一個說一兩年前試過同一時間同一班次delay, 也是住這間酒店, 從今以後阿聯酋永不錄用!

我Check in 時問過, 這堥S有免費WIFI, 全都要付錢, 後來我看過, 半小時收約USD7, 兩小時USD14, 24小時USD28 (2012年).

由在倫敦阿聯酋登機櫃位開始, 所有阿聯酋航空, 杜拜機場, 杜拜酒店, 總之所有人(除了幫我過安檢的那位)都是黑口黑面的.

我明明問好去shopping mall的shuttle bus的時間, 還拿了時間表, 特別早了去排隊, 去到又說沒有車去, 等兩小時才有下一班, 完全不能理解!

可能我之前整個旅程實在太美滿了, 一定要給我安排挫折才成吧!

最後決定不去那個shopping mall, 改為花USD30參加四小時杜拜市內觀光團, 我不想整天坐在酒店白過! City Tour在酒店的地下大堂有櫃位, 相當顯眼, 我沒有現金, 可以刷卡.

訂了團後, 我出酒店走走, 天氣很熱, 我穿著長袖衣服, 不過也沒有捲起衣袖, 因為我怕會被曬傷. 這堥咱X去其實沒有甚麼, 走了五分鐘, 去到對面有家大超市, 賣的是很普通的食品和日用品, 沒甚麼特別. 再走過去是一家醫院, 再走到街口, 都是沒有甚麼很密集的人口活動, 也是沒幾個人在街上, 很孤單的感覺, 還是回酒店了.

City Tour下午五時開始, 有四十多人參加, 其實只是車我們去市內幾個景點, 下車看一看外觀, 拍一張照便要走.

雖然我挺累, 不過也撐著眼看車外景色, 這個城市很悽涼, 沒有人, 也沒有多少車走過, 只有高樓大廈和更多的摩天大廈, 有很多建得很堂皇的豪宅, 但沒人住, 摩天大廈沒人租用, 窮得只剩下錢, 在這堭o到極貼切的演繹.

我們去到海邊看帆船酒店外景, 我走下水, 水是熱的, 當然不熱才怪, 據說這天最熱的時候有攝氏四十八度, 傻了!

之後我們去看全球最高的哈理法塔, 為最高而最高, 據說除了當中的酒店, 其他的寫字樓完全沒租出. 杜拜有好多極貴極豪華的酒店, 但這堿し礞]沒有, 沒有甚麼好看, 沒有甚麼好玩, 怎麼會有人要來住酒店? 大概是朝聖心態吧.

我們來到哈理法塔前的水池, 這埵陪絳祤Q泉表演, 不過對我們自小看音樂噴泉大的香港人來說, 這一點水花, 我們的海洋公園天天也有得看.

看完表演已入黑, 導遊說帶我們去看 "Gold Market", 我還以為是十多年前見過, 一檔接一檔的檔攤, 結果原來真的帶我們去看金舖. 我入去逛一會便出來.

在旅行團婸{識了一位在Bath剛讀完Pharmacy Year 1的男孩, 這男孩思想成熟, 挺有見識, 誰說香港沒有有才能的年青一代, 是有的, 只是看我們自己有沒有本事遇上, 是看香港能不能留住人才.

跟他聊起, 才知道Emirates經常有over book的情況, 他試在英國機場, Emirates逐個旅客問可否退回機票全費, 然後請該旅客再乘24小時後的航班回香港, 他眼見Emirates就是這樣在閘口逐個旅客問, 一共做了三, 四十個客人, 對於作為學生的他, 遲一天回香港放暑假, 其實沒所謂, 但我們這些要上班的影響就很大了! 我還一直誤信以為Emirates是服務好的航空公司 (聽說曾當選全球最佳航空公司之類), 卻沒想到他們的經營方式如此差勁.

他說Emirates所有往返倫敦和香港的航班, 學生票都是九千多港元, 所以就算延誤的風險大也會再選乘Emirates, 而且他覺得這次經驗很好玩, 本來他說想下年來玩幾天, 不過City Tour之後覺得似乎不用了, 他笑說或者下次又乘Emirates, 搏他們又會delay, 他就又有機會在這堛. 我就怕怕了, 上班一族可不能有這種旅程延誤. 況且我對杜拜感覺極差, 不想再來, 以後我的旅程上我會避免讓自己留落這種地方的風險.

翌日起來, 到酒店的Emirates Customer Service問他們拿一封證明信, 說明旅程延誤, 讓我可以憑信claim保險, 但職員叫我去機場時找Emirates的Admin counter.

去到機場, 我不用check in, 也不用baggage lock, 就直接入閘, 今次實在不容有失, 先立即去到登機閘口, 閘口很近, 立即找到, 還有時間, 我便問職員哪堨i以找到Emirates counter 給我發信說明delay, 那職員說沒有, 我說得很清楚, 我不是要在這個登閘口拿這封信, 我只是問在哪堨i以找到Emirates 的admin counter或者customer service counter, 但她仍在說沒有, 我生氣了, delay是事實, 他們不可能不給我發信, 我只是問counter在哪, 最後她叫我去下一層的transfer counter.

我找了很久, 都找不到往下層的電梯或扶手電梯, 最後才在一個暗角處找到, 終於去到下一層, 卻發覺這堿Osecurity check的出口, transfer counter在security check外面, 我投降了, 回香港再致電他們的熱線吧. 在這, 職員都是外勞, 是過客, 沒有人有心有誠意工作, 我們不要整天在自貶香港, 香港的服務的確是第一流, 我很想快點回香港呀!

上到飛機, 原來他們給了我一個第一排的路口位, 算是安慰獎吧.

飛機起飛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我偶然留意到面前兩個洗水間都是上了鎖, 但一直沒有人出來, 所以我叫空姐看看, 原來在顯示 "Occupied / Vacant"上面寫著 "Lavatory" 的小鐵牌是可以揭起, 空姐可以這樣開鎖. 果然兩個洗手間都沒有人, 想是剛登機時鎖著洗手間不讓人用, 起飛後忘了unlock, 害得剛才很多人在白排隊.

Emirates的飛機走廊位沒有電插座, 只有USB插來差電, 中間的位置就兩樣都有. 上一程飛機我借用鄰座的電插座, 不過接不到電源, 可能問題跟上次在國泰航班一樣, 就算同樣的三方腳插頭, 加上一個轉壓插頭可能可以解決問題. 今次航班我的位置的插座不是香港 / 杜拜用的三方腳插頭, 又插不到電, 看來下次還是帶備USB線在身比較安全.

終於平安回家, 除了扭傷了腿和最後一天無端流落杜拜之外, 其實整個旅程都超級完滿.

***********************

後記: 回來香港之後立即電郵要求Emirates出正本信給我去申索旅遊保險, Emirates出信是爽快, 但航班延誤原因含糊不清, 保險公司說要寫明原因, 不能只寫delay, 聽說現在保險公司嚴緊了, 反覆搞了多次, 到十月初才收到保險賠償港幣一千元正!

~ 全文完 ~
http://www.facebook.com/venusbhutan
2016 - 不丹東部, 新加坡, 普羅旺斯, 尼斯, 蒙頓, 哈薩克, 吉爾吉斯, 汶萊, 沙巴, 東京
2015 - 京都, 有馬溫泉, 新加坡, 米蘭, 熱那亞, 五漁村, 古巴, 墨西哥, 曼谷, 芭堤雅
返回列表